瀲灩遊 IV 第四章(三)

平心而論,這位在原界意義上是唯一神的泰逢,真的盡全力救治了。

但不像鄭劾希望的那樣,揮揮手就把他們治好。他莫名的堅持不能使用法術或神祕,只用非常原始的醫術,結果造就了兩個木乃伊似的傷患,還有沒纏好的繃帶東冒一條西冒一條。

瀲灩好一些,只是捆得太結實只能躺著無法坐起來,鄭劾除了嘴皮子能動,大約只剩下沒捆到的頭髮還能飄。

…他絕絕對對是冒牌貨。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拒絕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但他們倆本能的知道他就是泰逢。(原諒他們實在無法用尊稱的「祂」)

像是在某個遙遠到不復記憶的前世,或是血緣的某種印記,他們都記憶了那雙含悲的美麗眼睛…

只是他從未開口,所以無從得知這令人嚴重無言的「美麗誤會」。

「我不能對你們說話呀。」他困惑,「本來是不能現形的呢,我爭取好久,還用『研究神話學』的名義偷渡,才勉強讓我可以用這個形象『取材』呢。老大說,我敢開口就要永久刪除這個形象,所以我忍耐得好辛苦…」他熱淚盈眶,「可以跟你們說話我好開心哪~」

…雖然聽不懂他的意思,但他們倆不自覺的點頭,很一致的覺得那個什麼「老大」的確非常睿智。

「…所以,不是只有一個神明,而是很多個囉?」瀲灩問。

泰逢慌張的搖手,「不、不是,我們不是什麼神明!我們只是觀察者。」他輕輕咬著手指,「沒經過你們同意就創造諸異界已經很不好了,哪有什麼臉說什麼神明…」

他們倆齊齊倒抽一口氣。非常非常震驚,卻也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你們…」鄭劾謹慎的問,「你們到底是…哪來的?」

「我們?我們…」他煩惱的低頭,「我們從…這到底該怎麼說?我用最簡單的方法解釋好了,」他喜笑顏開,「大約百年就可以解釋清楚,很快的。據說我們的起源哪…」

…人生苦短,哪有辦法等你花上百年慢騰騰的講古啊?!

「不用!」瀲灩厲聲阻止他,「告訴我你們是什麼就好!」

「我們?我們自稱…」他搔了搔頭,歌唱似的響起美妙的排鐘聲。好聽到令人心曠神怡,但這次他唱了十分鐘還沒唱完,比他的名字還長好幾倍。

「泰坦!」瀲灩連連揮手,大喊大叫的打斷他,「就這樣叫好了,前兩個音節就這樣…別再唱了!就叫你們『泰坦』!」

鄭劾其實比較想暴跳,但捆到這種地步…只能無語問蒼天。

「喔,好啊。」泰逢好脾氣的說,「反正名字只是個符號。」

據這個不怎麼靠譜的神明(?)說,他們這族「泰坦」,社會文明已臻完熟,神祕和科技相輔相成的發展到極致,已經接近永生不死。

幾乎已經掌握所有真理,但卻不了解自己的起源。雖有種種假設,卻不能證實。

於是他們創了一個培養皿,用文字和語言注滿,就是現在的虛無之洋,從中產生眾異界。希望可以從中萌發和他們相同的人種、文明,證實自己的起源。

為了「尊重生命」這樣的道德標準,所以他們協議只觀察而不干涉,甚至創了一個結合文字和生命的生物--弋游,負責採樣,並且管理聯繫諸異界的的虛無之洋。

「…那你為什麼可以現形?」鄭劾茫然的問。

泰逢低垂著通紅的臉,「那、那是…很多年了,這個實驗,已經很多很多年了…連初代弋游都從年輕到衰老,好久好久了…和我們類似的世界和文明一直沒有出現,我們都要絕望了…」

但在初代弋游終於衰老而死,諸泰坦正感悲痛的時候,以範因為中心的偏遠星系,卻出現了和泰坦初民相類似的文明和世界。

泰坦們是那樣的狂喜,但也是那麼緊張。許多文明和世界都如曇花一現,轉瞬就凋零。專長是神話學的泰逢用「研究」這樣的大題目硬偷渡了一個例外的條款。

表面上,是要研究「神祇對初民文化的影響」,事實上,是無語的使用各種暗示幫助這些稚嫩的文明站穩腳跟。

這也是為什麼範因大文化圈會普遍出現「泰逢」這個唯一神祇的緣故。從初民開始,就由他負責整個觀察小隊的「無言接觸」。而他就這樣凝視著、守望著,看著稚嫩粗糙的文明開花結果。

呵護著這個衝動又聰敏的眾生,驚喜又驚嚇的發現如他們泰坦世界般,也學會了蛻變,當中的佼佼者甚至發現了無言亦無語的泰坦們,甚至試圖溝通。

「我…好喜歡你們唷。」泰逢垂下眼簾,淚光晶瑩的閃爍,「好喜歡,好喜歡。這麼匆匆忙忙,熱烈又激昂,我真的,好喜歡…」他哭了出來,「所以我們做錯事情了。」

歡喜又煩惱的泰坦們開了好幾次會議,決定「有限度」的給予一些暗示。

卻沒想到這釀成了極大的悲劇。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