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四章(四)

相較於緩慢溫和演化的泰坦,顯得特別倉促活潑的蛻變後眾生,好奇心特別重。

尤其是人類蛻變,自號「神靈」的眾生,更積極的想和泰坦接觸,甚至入侵幽界,想把泰坦們找出來。

煩惱又歡喜的泰坦,溫和的阻止他們,並以一直用虛擬形體與之接觸的泰逢當代表,委婉暗示傳授了一些知識和真理。

或謎團、或圖案。

【Google★廣告贊助】

讓泰坦們驚喜若狂的是,這些稚嫩的蛻變後眾生這樣靈慧,居然將這些曲折隱諱的知識徹底破解而吸收完全,讓「神靈」躍居諸種族之上,成為佼佼者。

當中最聰明也最膽大包天的,甚至創作了一個讓諸泰坦強烈動容的「玩具」。

這個「玩具」不但能如泰坦般創造生命,甚至可以打造功能嚴重缺失,卻可以橫渡虛無之洋的弋游。

但「神靈」太稚嫩倉促也太衝動。泰坦們創造諸異界是謹慎的等待虛無之洋的恆動與恆定的自然平衡,這個「玩具」卻是粗暴的汲取周遭幾個星系的所有生命來滋潤一地的荒蕪。

這個「玩具」一出世,就讓泰坦們陷入嚴重的恐慌和爭論。一派強烈要求收回「玩具」和「知識」,避免濫用,另一派強烈主張當初的初衷,絕對不可干涉諸異界命運,堅持觀察者的身分。

就在眾泰坦爭論不休的時候,創造「玩具」的「神靈」,悄悄的將「玩具」送到他未蛻變前的家族藏起來。

「他是個很有趣的人,很可愛。」泰逢笑了,眼淚卻一滴滴的滴下來。「對什麼都好奇,跟孩子一樣天真。」他發抖的手蒙著嘴,「他是無心的。他只是…不想讓自己畢生的心血被毀…真的。他從來沒有真的使用過那個『玩具』…他完全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激烈的爭論直到那個「神靈」因為過分大膽的實驗意外死亡後一度平息,但在歐姆因為人為爆炸時,又再度激烈起來。

歐姆的毀滅,這個「玩具」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所有的泰坦瞠目看著歐姆消失在星空中,整個星系都被牽連,他們這樣深愛關懷的世界,快要牽一髮而動全身,走向毀滅了。

範因的觀察小隊拼了出去,寧可冒著被革職、趕出計畫的風險,在歐姆的遺址硬做了一個虛擬的星球,維持軌道,矯正星系內的偏斜。泰逢更在會議上大聲抗議,畢竟會走到這個地步,乃是因為泰坦們給予不當知識的遠因。

最後諸泰坦默許了這次的干涉,但嚴厲處罰了範因觀察小隊,將他們全體降級減薪,從第一線換下來,只保留了泰逢。因為範因大文化圈已經接受了泰逢這個「初神」,更換恐生變故。

但更絕望的消息傳來。

某幾個被監視、高危險群的「神靈」,在極度荒涼偏僻的某星系,發現了和範因大文化圈類似的,卻毫無靈氣的孤星,並且將之當作流放囚犯的監牢。

泰坦們才發現他們釀成的大錯不是只有歐姆而已。創作「玩具」的「神靈」子嗣,逃過了歐姆毀滅的厄運,卻在這極偏僻荒涼的孤星上,開創了扭曲得令人驚心的世界,附近所有星球和星系都完全死亡,沒有半點生命。

等他們發現時,孤星世界已經成形。文明扭曲,靈氣稀薄等於無。帶走「玩具」的一男一女已經決裂,玩具被扯成兩半,名為理性的創世者佔據了「凡間」、「妖界」、「魔界」,名為精神的創世者保有了「神靈界」和「靈界」。

理性發瘋不知所蹤,精神被自己親創的子女囚禁而沈默。

物種混亂,災害頻仍,文明扭曲而紊亂,理性更瘋狂的設定了「未來之書」這種定時炸彈,連「神靈」都沾不上邊的稚嫩創世者,暴橫的凌虐了所有的眾生。

最初的報告傳來,諸泰坦的集會處一片哀戚的哭聲。

有泰坦提議終結孤星的痛苦,但幾乎遭到全體泰坦的反對。即使扭曲混亂,即使如此被惡待,孤星依舊保有泰坦初民文化的特徵,並且強悍異常的存活下去。

於是,理性孤星觀察小組和精神孤星觀察小組成立了。退居到研究工作的原範因觀察小組因為有過經驗,被編制在理性孤星那邊,再三警告絕不可再犯相同的錯誤。

但泰坦們,實在不是能夠剛硬起心腸的種族。面對理性孤星更倉促、活潑、堅韌的眾生,觀察小組被感動得這麼厲害,整個著迷下去,偷渡了許多例外和意外。成了最常被懲罰的小組,卻是諸泰坦最想爭取的職位。

「…是我們的錯。」泰逢摀著臉,「如果我們堅持觀察者的身分…就不會釀成這個扭曲的不幸。」

「生命誕生下來,就有了自己的命運。」瀲灩渾渾噩噩的回了一句。她還無法完全消化這樣令人震驚的「真相」。

「…原來我們跟仿界一樣。」鄭劾被炸矇了,「不過是泰坦的仿界。同樣也是…實驗株。」

泰逢抬起頭,眼淚更洶湧,摀著顫抖的嘴,「原來…你們討厭我們?為什麼呢?沒有什麼仿不仿呀…嗚哇~」

他放聲大哭,連話都說不清楚。被捆得像是木乃伊的鄭劾都跳起來,瀲灩熬著肚子的痛坐起,瞪大眼睛。

「人家沒有啊…沒有那個意思嘛!嗚嗚嗚…」他又哭又叫,「我們、我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起源呀!我們不想變成你們討厭的起源嘛…嗚嗚嗚…」他嘰哩呱啦的嚷了半天,什麼語言都拿出來講了,還響排鐘聲,顯得非常沮喪而激動。

…他,真的不是冒牌貨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