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四章(五)

任何安慰都徒勞無功,等泰逢哭了好一會兒自己冷靜下來才低了哭聲。

「比、比方說,從來不知道父母是誰的孤兒,難道不會想像自己的父母長什麼樣子嗎?」他抽噎著,「我、我們…只是想知道世界是不是如我們想像般形成,父、父母是不是這樣創下泰坦…我們很歉疚但也很愛你們…一直都很愛你們啊…」

…原來也可以這樣想,原來。

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創世者」,所以原界一直都很幸福、平衡,造著眾生的意願崛起或毀滅。想來泰坦們的「父母」也是這個樣子吧…

【Google★廣告贊助】

相較於仿界的不幸,他們怎麼能夠再指責這些「父母」?這樣擔心看顧、小心翼翼的克制自己,溫柔凝視的「父母」?

(就算有點缺心眼…算了吧,總沒有十全十美的。)

瀲灩吃力的撕下一截繃帶給泰逢擦眼淚,即使知道他沒有真的眼淚,滾下來的都是璀璨星塵所凝聚。鄭劾笨拙的拍著泰逢,低聲賠不是。

「沒有討厭嘛,真的。」但他實在無法開口喊「爸媽」,「一下子太吃驚了…你們很好啊,真的。謝謝你們一直都看顧著我們。」

不說還好,本來止住淚水的泰逢握著繃帶,哇的一聲山崩地裂、日月無光,對這樣不靠譜的神明(?)雖然無力,但他們倆的眼睛也不禁溼潤了起來。

***

因為某種堅持,泰逢既沒有使用神祕,也沒有使用理性,而是用最原始的草藥學治療他們。

他自言,他的專長是研究初民神話,特別專精古老而原始的初民草藥學。在觀察小組中,他除了以「神明泰逢」的身分無言溝通外,還特別收集範因大文化圈星系中的諸般草本植物作為樣本,這個收集室就是暫時存放的地方。

瀲灩和鄭劾養病的地方,就是範因植物區,但完全不像實驗室,所有的草本植物都亂七八糟的長在一起,處處湧泉,泰逢喜歡拿著水瓢澆著附近的小花小草,偶爾會連他們一起澆水。

但很神奇的,這樣原始的草藥學,卻讓他們瀕死的傷勢一日好似一日。明明只是古怪的草泥外敷,苦斷腸子的湯藥內服,還燃燒著嗆人辛香的乾草而已。

既不是神祕道學,也不是理性科技。

「所有的醫學,起步就是草藥學呀。」泰逢歪著頭看他們,「這是根基。初民的智慧可是很厲害的呢。」他笑得很美麗,嘰嘰聒聒、手舞足蹈的講了快兩天的草藥學,也不管瀲灩和鄭劾聽不聽得懂。

但他們被震撼得非常非常厲害。尤其是瀲灩,像是被狠狠敲了一記。

她開始試圖修道的時候,為了讓她掌握煉器的訣竅,莫言帶著她,在人間打了三年的鐵。不管怎樣千變萬化,最終都起於火熱的鍛鐵爐,和千百萬次的搥打。

她怎麼就忘了呢。要先了解根基、善用根基,才有進階。入門符籙又怎麼啦?初級劍陣又怎麼樣?一直遺憾著功力不足無法動用更大範圍更厲害的殺著,但她真有徹底了解基礎,運用基礎嗎?

瀲灩把自己的體悟告訴鄭劾,他呆了好一會兒,輕輕一笑,闔目入定。瀲灩也跟著入定,仔細反思這近萬年來的修煉和經歷。

「…感悟欸。」泰逢扶著雙頰,「好棒喔。真是聰明的孩子…」他望著碧藍如洗的長空,「對不起…把擔子放在你們身上。真的,對不起。」

若是被發現,他大概會被趕出計畫吧?雖然盡全力鑽漏洞,但他實在犯下太多錯誤。

畢竟,和製造玩具的「神靈」直接接觸的,就是他。他不會推責諉過,不管是不是全體的決議。

只要一想到孤星的命運,他就一陣劇烈的心痛。這種心痛比任何譴責都痛苦…

他強烈的譴責自己。

「錯誤,就是要糾正啊。」他小聲的說,「但是…那個玩具到底在哪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