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四章(七)

「這個…你一定會笑我。」泰逢扭捏起來,「當我看到火車結構圖,又去把理性孤星的相關報告找出來…就、就哭了…」

…火車有那麼令人感動嗎?鄭劾仰頭想了起來。頭回看到火車他也很興奮,但也沒興奮到哭呀…

「理性孤星的神祕,被壓抑得很慘喔。」泰逢注視著湧泉,瞳孔濺入水光粼粼,「靈氣稀少,人間簡直是真空。我、我真的無法想像沒有法術的世界,還被剝奪了好幾千年的文字。」

【Google★廣告贊助】

泰坦和範因的發展相類似,都是初有語言不久就有文字,語言和文字構成最初的咒和禁,神祕依此發展,之後才理性的發展科技。但神祕和理性往往相輔相成,自然的跟呼吸一樣。

這是稚弱的初民跟嚴苛的大自然對抗,最大的本錢。

雖然之後範因的發展稍微逸軌,獨尊道門而和理性科技漸行漸遠,一來是已經脫離初民的艱困,二來是民間依舊的神祕和理性相依並存,並沒有太大的變動。

相較於這兩個文明,理性孤星卻艱難到令人掉淚,被徹底剝奪了神祕。

「但他們…好勇敢。被這樣惡質的錯待,被這樣剝奪…他們還是找到自己的『法術』。用很多很多人集合起來,用一小塊一小塊的鐵皮、螺絲、管和線,構成這麼大的傳輸法寶,很笨很笨的…」

他攤開手,星塵流轉成藍色的光球,「卻堅持自己的『法術』。沒有法力,他們就集合起來,相同的用許多許多的鐵皮和螺絲,管和線,作成更大的『發電廠』。天地不借他們靈氣法力不要緊,他們創作自己的法力…跟環境對抗…」

由星塵凝聚的淚落了下來,「連死掉的獨角獸被『衰亡』吃掉了,都沒有轉化成衰亡,而成為對抗衰亡的反衰亡。就像是,就像是…看不到聽不見不能說話的孩子們,用盡一切力氣活下去,可能比正常的孩子活得更好更堅強…這叫我、叫我…」

他摀住臉,美麗的星塵之淚不斷墜落,「叫我如何面對自己的錯誤,如何面對我的歉疚…」

這個時候,就在這個時候。鄭劾徹底的承認,他的確是執燈者、看顧者,哀之眼。

範因諸星系的唯一神,泰逢。

一點點都不覺得他是冒牌貨,完全不覺得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