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一章(一)

第一章 貓臉的歲月

「…這就又要提到猊族的起源了。據說猊族原是東方天界的靈獸狻猊,戰敗後隨 軍撤退到魔界。雖然繁衍多代,血統早已混雜,至今依舊以純正狻猊自居。

當初狻猊抵達魔界後,不與他族爭鬥,選了大河之東極北的苦寒之地為領土。 疫病爆發後,異常者被流放到大河之西,然而苦寒之地劇寒冬日時,河水結冰 ,異常者往往集結大軍試圖渡冰東侵,猊族非自願的成為魔界最堅強的一道防 線,至今猶然…」

她啃著筆,緊緊皺著眉,正在凝思推敲,正欲往下寫,房門晃地一聲大響,冰冷的春風夾著朦朧雨霧刮了進來,她慌著護住筆墨未乾的卷軸。

一抬頭,熹夫人美麗卻冷峻的面容,像是籠著一層春天也溶解不了的嚴霜。

【Google★廣告贊助】

當然,我不能叫她把門關上…織菫在心底小小聲的諷刺。她可是生下親王的夫人。即使織菫乃是王妃所親生,但…身耽殘疾的弱女和健康強壯的繼承人是天差地遠的。

魔界至尊的皇儲出世,到底算是好事還是壞事?就因為近萬年來魔界重新有了新生兒,連王妃都懷上身孕,猊王唯恐是「沙漠的春天」,納了百名夫人,十年間生了六十七個孩子,雖然夭折了盡半,只存三十三個…

但猊王的「遠見」,倒是讓眾王領主們大大的掀起納側室的風潮。

「長郡主,」熹夫人冷冰冰的說,「想來差從人來請妳是請不動的,妾身親自來了,可否請妳移駕宴客廳?至尊皇儲已入內城了。」

織菫動了動唇,終究還是沒說話。她默然起身,將郡主表徵的額環戴上,就是她所有的裝飾了。

熹夫人應該很不滿意,但沒有多說什麼…或許還帶點幸災樂禍。就身分而言,即使生下繼承人又得寵,身為側室的熹夫人也不能逾越的責備長郡主。

但她可以刺激父王幾句。

織菫冷冷的苦笑。真滑稽,真荒謬。今天的宴會她根本不用去,就像夫人們也不用對她使什麼心機。

原本她想戴上面紗…想想又算了。

隨在熹夫人身後,迴廊黝黑的石柱光亮如鏡,映出她天生的貓臉。

戰敗的殘軍入了魔界,身上都會殘存真身的印記,這影響到轉生的人魂或自然生產的下一代。只是她的弟弟妹妹們,都擁有光滑可愛的臉龐,只有她,非常倒楣的,印記的呈現就在臉上。

她的臉孔似人卻宛如貓科動物,甚至還有六根貓鬚。這讓她看起來滑稽可笑…出生後,驚駭又失望的父王連抱她都不肯,立刻轉身離開。

更糟糕的是,她的身體非常弱,一年中倒有半年無故發燒病倒,更不要提耍刀弄棍。武功既不行,術法也無絲毫天賦。

最重要的是,她擁有這樣強烈的印記,卻無法變化狻猊的真身。

猊王對他的兒女們都有計畫。男孩子保護王室,女孩子用來締結姻親鞏固狻國的地位。但他的長郡主什麼都不行,恐怕連嫁都嫁不出去…幸好織菫繼承了王妃的聰慧,猊王已經將她送去大地神殿當實習祭司了。

在她還小的時候,的確有諸般不滿,也充滿少女的玫瑰色幻想。但她成熟的很快…心碎是成長最快的路徑,這種滋味她可不陌生。

所以,她完全不了解,魔尊的皇儲來相親,關她什麼事情。好些年前她就棄絕華服首飾,漠然如修女的生活了。

或許,她那些美麗的妹妹們,需要一個怪物似的姊姊襯托?

她冷冷的笑,帶著苦澀的餘味。

宴會一直都是很無聊的,尤其是這種「相親大會」。

就她看來,魔尊皇儲真的是來「親善訪問」,但父王不露痕跡卻高壓的「強力推銷」…說不定是這場無聊宴會中,最有看頭的一部份。

真正吸引她注意力的,卻不是俊美得驚人的皇儲,而是他帶來的兩個隨從。

有的人的美貌帶著凌駕的鋒利,但有的人卻和煦如北地珍貴的夏日。這對嬌小漂亮的孩子,氣質卻這樣柔軟高貴,不像是僕人…真正與皇儲平起平坐的。

少女轉眼看到織菫的目不轉睛,慵懶甜美的對她笑了笑。只是一笑,卻連空氣都芳恬起來。

織菫不禁納罕,這是哪兒來的美人兒呢?她與皇儲非常親密,若是皇儲的意中人,她的妹妹們可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呢。

…這可,不太好。

她心底隱隱覺得不妙。父王堅決暴躁,從來不允許眼前有絲毫阻礙。父王的王座,可是屍山血海堆出來的。

但皇儲也不是好吃的果子。她愁眉緊鎖。雖然看起來這樣俊美優雅,但殤國大君豬油迷了心腸,試圖在皇儲訪問時搞暗殺的時候,這位漂亮的少年鐵血無情的反擊,親手屠殺了整宮的人。

希望不要出什麼事情才好呀…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