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五章(二)

一解開這個幾乎成了心病的謎團,瀲灩大大的鬆了口氣。

原本複雜到找不到出口的符文迷宮,立體的出現在她腦海裡,隨著咒文陣群的整合和發想,她反推出整個神器的大致藍圖,和最適合的方位。

這是一種很難說明的狀況。像是從一個破片推想整個瓷器。原本這是不可能的,但研究透了整個咒文陣群,她也領悟到原創者的手法、習慣、和思考方式,而且她已經知道這個創作者的出身,一個以知識入道的天才學者神靈。

【Google★廣告贊助】

瀲灩雖非以知識入道的,但其實這是她最適合的法門,只是她自己渾然不知罷了。獨創的心法只修煉了她原有痼疾的弱質,但境界卻幾乎由知識所提升。莫言給了她先入為主的成見,所以她一直將讀書和求知當作一種有趣的消遣,但也因為這種無知者無畏的豁達,讓她這條應該非常艱辛的求道路平順無礙。

因為不求,所以道自然在她心中。

參透這個神器的一部份,一種喜悅和興奮衝進她的心底,像是蜜糖在小鍋裡冒出火熱的波波聲。她宛如成為當初那個製作神器的神靈,專注而狂熱的一行行寫著符文,打入神器中,單純而純粹的,因為知識而點燃的熱情和專一。

甚至她還能聽到神靈興奮的大笑,體會他那極致的快樂。

一切都是那麼完美和諧,眾生平等。重要的是創作的過程,從來不是結果。

他也只是想要打造一個傾盡自己所學精華的創作品,並不是想要使用。將神器留在家族,也只是想要讓後輩體會知識真正的喜悅。

我感受到了。瀲灩在心底回答。老師,我感受到了。

就在這一刻,這神祕的一刻。神器的奧祕讓她徹底參悟。她修道原本卡在最後一步,度劫與否本來沒有把握。

原來,原來。蛻變從來就沒有什麼劫數,就像蛹化成蝶,種子萌芽,那樣的自然。蛻變得了,很好。蛻變不了,也只是順應自然而已。

道門的劫,就是想反抗這種自然,才會生出劫數。

修道,果然沒有捷徑啊。

或許是和瀲灩心意相通,不應該由知識入道的鄭劾,也隨著瀲灩的感悟相融一氣,像是他們就是一體的。

心底明淨通亮,鄭劾的平靜也過渡到瀲灩心底。他們交握雙手,閉上眼睛。平心靜氣的迎向自然湧發的劫雷。

在劫雷落下的瞬間,他們聽到泰逢的歌唱,美麗乾淨的宛如最清澈的小溪,蜿蜒在大地之上,萬物因此蓬勃生長。

***

渡劫了?

他們倆莫名其妙的對視,別說傷痕,連冒一點煙都沒有。他們起碼挨了幾百雷,沒有任何防護。

是泰逢出手嗎?

「我沒有出手呀。」他困惑,「蛻變的考驗要自己去承受…誰能幫忙呀?再說我要是使用法術就會被發現,我只能在旁邊打氣。」泰逢笑得非常開心,「恭喜你們蛻變了。我已經很久很久沒看到自然蛻變的唷,你們好奇怪,老愛走很困難的彎路…」

…欸?!

鄭劾瞪著泰逢,上下的摸著自己。原本的元神轉為氣海。若說以前的元神不過是個小池塘,現在大約有湖水的規模。但他內視自己,道行頂多千年,也沒強到哪去。

…就這樣?

「不然你以為?」泰逢笑咪咪的舉著白皙的食指,「這跟孑孓變成蚊子一樣嘛。但三斑家蚊和台灣大蚊都是蚊子,大小可是差很多的。蛻變只是個階段,打架可不見得比較厲害呢。」

「…真謝謝你的解說。」鄭劾的臉都白了。

「唉唉唉,不要失望嘛。」泰逢趕緊說,「你們可以去神靈界了呀,不久之後就會自然飛升…你們不是一直很想回家嘛?現在可以啦,而且我不用插手…」換他的臉發白,「啊,完了。劫雷引起那些傢伙的注意…」

他化成萬千星塵,捲起鄭劾和瀲灩,從收集室消失無蹤。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