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五章(三)

漆黑的天空有著無數冷淡星辰,之下是無垠無盡的黑色海洋。

即使已經蛻變,擁有的眼力可以看透千里,但他們居然看不透這無盡汪洋的邊境。

「…這是虛無之洋?」瀲灩喃喃著,卻讓鄭劾的臉更蒼白。

泰逢沒有回答她,只是焦慮的現形,「完了完了,我小心不用法術也沒用,老天要用雷我也攔不住…還沒找到神器啊!我我我…人家不甘心…」他氣得直哭。

「月球!」瀲灩雖然不知道泰逢在躲什麼,但她已經知道神器放置的地點了。

【Google★廣告贊助】

愣了幾秒,泰逢慘叫出聲,「我是白癡,我真是白癡呀!幾界都共用一個衛星根本不可能嘛,居然沒人想到去看一看…」

他帶著鄭劾他們飛快的往一個星辰奔去,一路上,構成泰逢的星塵不斷崩潰。

「…來不及了。」泰逢咬著唇,「以後可能再也無法見面,請求你們糾正錯誤…」

「一定。」鄭劾驚慌的施法想阻止他的崩潰,「別死!」

「這是虛體,不是死掉…」但他湧起的淚也在崩潰,「被同事發現了…我大約會被開除吧…」

若是不能找個最近的星門,這兩個孩子只能困死在虛無之洋…太殘酷了。

他徹底散形,成為星塵構成的龍捲風,將他們倆拋進最近的星門。

「泰逢!」瀲灩伸手大喊,他重凝成哀傷的眼睛,便完全消散。

墜入星門,瀲灩和鄭劾離開了庇護他們的執燈者。

***

他們摔成一堆,乒乒乓乓的砸了不少器皿。

好不容易相扶著爬起來,卻不知道身在何處。看器皿破碎和狼藉的痕跡,他們像是從牆上的大鏡子滾出來的。

一個女人瞪著他們,好一會兒才想起要發怒,嘴裡哇哩哇啦的大罵,風火雷霆四射,將他們倆從店裡轟到街道上。

「混帳東西!」那個大嬸衝了出來,「什麼玩意兒,敢砸我的店?!你們父母是誰?!賠來!」

他們倆糊裡糊塗的蛻變,雖然像此界說的已然成仙,但實力恐怕還不到李嘉的一半。不知所謂的被扔到這個怪地方,還沒搞清楚狀況已經被打得抱頭鼠竄。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裡不是人間,語言也還能了解。抬頭看著眼前徐娘半老的大嬸,應該也是白魔…但身上卻感應不到絲毫印記。

「裝啞巴就沒事啦?說!哪家的孩子這麼沒教養…跑到我的店裡撒野!」她叉腰罵得更兇。

難道轉了一圈,還是又回魔界來?

「大娘別生氣,跟您道個不是。」瀲灩蛻變後容顏更精緻絕倫,以知識度劫更讓她有份強烈的書卷氣,沈穩了原本有些風塵味的嬌懶,「我們是讓人傳過來的…請問這兒是哪?」

瀲灩的氣質一下子鎮壓了店主的火氣,看她這樣舉止,也不像那些跑進來野的毛孩子。看他們的修為,也不像是可以瞬移的…大約是大人跟他們鬧著玩,失了手。

「新皇城。」她沒好氣的回,「瞧你們穿得怪模怪樣的…不會是澧海那兒來的吧?」

他們依舊穿著皇儲侍從的衣服,瀲灩是無袖連身短裙,裙擺只到膝蓋。鄭劾無袖連身短上衣,但穿著件牛仔褲。同樣穿著短靴,腰間繫著代表皇儲侍從的龍皮皮帶。

原本在和坦丁對峙時已毀,這還是泰逢不曉得用什麼方法恢復的。

反觀店主反而穿得磕磕絆絆,寬袍大袖,重重疊疊。倒和瀲灩在人間做花魁的服飾有三分相似。

「新皇城?」鄭劾糊塗了,「至尊幾時蓋了這個新皇城?」

「什麼至尊?天帝生了小皇子新皇城就有了。」她狐疑的看了他們兩眼,咕噥著,「哪來的鄉巴佬?」

雞同鴨講了半天,鄭劾更糊塗了,「至尊,不就是第七代路西華?」

這話一出,大娘的臉刷得慘白,「…你們是魔界的人!救命啊~」她扯著嗓子大喊,一面煙火似的放求救信號。

還沒搞清楚狀況,兩邊街道就湧上了重重疊疊的士兵,刀槍劍戟的一起指了過來。

「…好熟悉的光景。」瀲灩悶了。

「走到哪被抓到哪,有沒有這麼倒楣?」鄭劾也悶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