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五章(四)

且不提他們那廂萬般無奈,這些重重疊疊的天兵天將也是心底直打鼓。

自從大災變後,才從瓦礫堆裡重建東方天界沒多久,最近又出了極大的禍事。主力部隊都開去戰場了,連天帝和娘娘都趕赴前線。駐守新皇城的,不是老弱,就是婦孺,連他們這批皇城警衛都是新兵中的新兵。

沒想到萬年前的宿敵魔族居然趁虛而入,城內防護大陣一點都沒觸動…真是太可怕了。

說到魔族,他們這些新兵也只知道跟天人纏鬥多年,一個也沒瞧見過。在老兵的渲染下,早把魔族看成吃人肉喝人血、殘酷無比又魔威兇猛的角色,根本沒想過是誇大的吹牛。

【Google★廣告贊助】

這對漂亮的少年少女在他們眼中,連彎彎嘴角都覺得在咆哮,動個手像是準備毀天滅地。個個都緊張得握緊武器,有法寶的掏法寶,有仙劍的掏仙劍,稍有動靜就準備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神敵!」隊長定了定神,大喝道,「神魔早有和約,你們為何心懷不軌,私闖我天界皇城?!」

「神敵是什麼?」鄭劾轉頭問瀲灩。

「就是魔族…你懶到不想動腦子?我的知識不是都複製給你了?」瀲灩罵了。

「對吼…」鄭劾摸了摸腦袋,「問習慣了,對不住對不住…」

複製知識?!天兵天將齊齊倒抽了口氣。即使是神敵魔族,路西華皇室還是大大有名。這個統一魔界的魔主皇室,號稱不死不滅,就是因為他們的知識和記憶可以複製傳承下去。

但天人知道得一知半解,所以瀲灩一開口,他們就誤會到這對少年少女是魔族皇室的。

「拿下!」隊長大喝,「拒捕斬無赦!」

看到這麼多人一湧而上,仙劍法寶一傢伙亂砸,說打就打,瀲灩和鄭劾也不禁大驚。幸好他們蛻變後功體堅實,挺過了第一輪的攻擊,只是有些頭昏眼花。

這個當口,小封陣摸到啥就是啥了,連布陣都沒有餘地,剛好讓鄭劾摸到漸微做給他玩耍的雷霆槍。裡頭佈了一個小型雷陣,動能卻是核能轉電。原本是給他痲痹人類,擺脫糾纏用的。

哪知道鄭劾取回千年功力又莫名其妙蛻變,功力大增,卻從來沒有臨敵對陣,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長進。他照著當年法力低微的時候全力輸出,激發了雷霆槍,結果法力增幅之下,連天人都吃不消,電倒了一大片,暴掉幾個法寶,不小心還讓核能過度反應,一傢伙爆出一整個蕈狀雲。

他的雷霆槍當然是一發就完蛋了,連灰都沒有。若不是漸微研究有成,核能改進到無污染的程度,鄭劾這就成了天界的千古罪人了。

不說他嚇傻了,被炸得滿頭灰泥的瀲灩也傻了。但她恢復得比較快,抓住鄭劾,啟動神器的「迷霧」。

她研究這個神器已久,雖然只是防禦部份的仿製品,倒是掌握了七八成。雖然不知道指揮靈訣,但研究透了,也用不著那些死物。她用法力微量激發,就讓整個街道煙霧瀰漫,伸手不見五指。

趁機趕緊突圍而去,想直接飛走,但皇城卻有堅固的防禦陣,兩個人差點撞死。咬咬牙,她再次運轉神器,突破防禦而去,看著皇城一片霹哩啪拉,大陣垮了個七零八落,心下懊悔極了。

才到地頭,就結下這麼大的樑子。

「你啊!…」她怒吼出聲,氣得說不出話,重重的「噯」了一聲。

「他們先動上手的哪!」雖然把自己嚇個不輕,鄭劾還是頂了回去。

「需要這麼華麗嗎?都蛻變了,要飛升了,還這麼毛毛躁躁…」瀲灩罵了。

「咱們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鄭劾不服氣,「我就電昏了幾個人,毀了一兩棟房子,是誰把半個城的防禦大陣給破了?那個什麼天帝的肯饒我們?」

他們倆對罵了一會兒,直到瀲灩覺得吃力,落在一個小玉山上頭。互相瞪了半天,兩個都灰頭土臉,想想到天界沒一刻,莫名其妙打了一架,弄得這麼狼狽。

鄭劾噗嗤一聲,瀲灩也笑了。

「天人真不友善,」鄭劾抱怨,「至尊最少還問了我們才開打呢,哪有這樣問都不問的…」

話還沒說完,一根箭就從他鼻頭擦過,射進旁邊的石壁裡,直到沒羽。

「…老子不發威,讓你們當病貓啊?!」他發狂的跳了起來,飛向烏鴉鴉一大片的追兵。

「鄭劾!」瀲灩現在才想明白,她追著想阻止,「武器使不上啊~」

氣昏頭的鄭劾一甩符鏈,才知道瀲灩的意思。別說雷霆槍撐不住他的法力,連他的符鏈都碎個精光。

…這下好了。以前的武器呢,通通沒得用。但他小封陣的武器呢,是他登峰造極時的得意之作,別說使,拿都拿不動。

難道要他赤手空拳打發了這些追兵?要殺沒大仇,而且雙拳怎敵四掌?而且人家還是四掌乘上N倍,N還屬於自然數。

「愣著作什麼?」瀲灩扯著他的胳臂,「逃哇!」

不得已,轉身飛逃。但他心底的那個窩囊,真是沒得提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