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六章(一)

第六章 三界共命

強烈的震盪,驚醒了靜修的管寧。她睜開嬌媚的雙眼,遙望新皇城裊裊的煙霧。

雖說新帝都改名為新皇城後,星君軟求硬磨的要她佈下防禦大陣,但末日後,四方天界半燬,各界通道更坍塌得亂七八糟,人人自顧不暇,新皇城佈這防禦大陣該防誰?

雖然她覺得沒必要,但星君開口,她又不好推辭,只好隨便佈個防禦大陣,將就過去算了。雖然她偷工減料,但能撼動這陣的還真只有個位數。

【Google★廣告贊助】

緩緩的起身,從她靜修的氳霧山望向新皇城,清風拂動她如雪的衣裳,不著首飾,散髮赤足,遠望宛如觀音,但卻嬌媚得令人臉紅心跳。

她是赫赫有名的九尾狐仙,曾經獨力修補裂縫達百年之久。管家禁制,獨步三界,她更是管家第一人,連敗德天孫帝嚳都敢與之對峙。狐影遭貶下凡兼避禍,就是她獨撐大局,才沒讓裂縫擴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她成仙後,末日前就勞苦百年,末日後為了幫著重建斷垣殘壁的東方天界更是日夜匪懈,直到這十來年略有規模,她才請求歸隱潛修,畢竟她早已鞠躬盡瘁,只差死而後已了。

天帝和娘娘待她倒真的不錯,不但保留薪俸職銜,還特別送了氳霧山給她靜修,抽空還會來拜訪,自格捨不得用的好東西一樣樣往這兒送。她也不好意思撇得太清,就答應當了個清閒的顧問。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新皇城出了事,她也不能說不要管。畢竟家裡大人都趕往熱火朝天的戰場,連星君都去了。真能做主張的,只剩下她這個天帝顧問。

看幾個天兵飛過來,遠遠的請安,連額上的汗和血都來不及擦,她就覺得更不妙了。

這幾個孩子嚇壞了,說話不清不楚的,口口聲聲說路西華打上天了。

墮落天使若打上天,怎麼還容你們幾個小輩來報信?她有些想笑,一面走一面細問。

等問明白不過是兩個魔族,炸是炸垮了兩個城區,爆掉了防禦大陣,輕重傷是有,多半是不及逃離讓房屋壓傷的,真讓他們動手的卻沒幾個。

「好厲害手段。」她不禁讚嘆,「趕得上當初大聖爺和咱們天帝化魔的時刻了。」

「管娘娘!!」滿頭灰土的天兵嚷起來,「這可不是讚嘆的時候!帝君交代我們看家,看成這樣…我們怎麼交代呢?!」

管寧不得不把笑悶在肚子裡,「好吧,是交代不過去。咱們瞧瞧去,魔界太欺人了…派兩個小孩子就炸了皇城,嘻嘻…」她終究還是忍不住。

天兵們氣得目瞪口呆,既羞且怒,又不能發作,只能隨著她的金光趕赴新皇城。

***

瀲灩和鄭劾這一炸,真是炸出禍事來了。

不說天兵天將恨死他們,更把平民百姓的心底燒了把邪火。好端端的禍從「地下」來,安穩的家成了堆瓦礫,個個火冒三丈,喊打喊殺,順便把家傳的法寶飛劍都拿出來使,什麼「節制術法條例」都忘個乾乾淨淨,將瀲灩和鄭劾防護用的劍霧炸得一片金光燦爛,邊炸邊罵,什麼髒話都出口了。

他們倆也膽戰心驚,看著滿天烏鴉鴉的天人。幸好他們倆搗鼓出來的這對怪物飛劍撐得住,雖然炸得寸步難移,但防護之外還有攻擊的餘裕。只是他們不想把仇結更大,頂多毀去法寶或飛劍,卻不知道這樣比傷人還淒慘。

一件件鎮派或傳家寶在他們倆手下灰飛煙滅,真真心痛疊肉痛,更讓他們攻勢猛烈。

瞧瞧這可怕的「仙海戰術」,一人吐口口水都可以淹死他們倆,何況這樣狂轟濫炸。他們的飛劍再怪物,畢竟出世不久,更不要提涵養修煉,漸漸吃力起來,劍霧越來越稀薄。

鄭劾的火氣終於被炸出來,「講不講理?!老子沒殺人,可不代表不會殺人!」

劍隨意動,他的飛劍吞吐銀芒,一傢伙打落了幾個天兵,劍氣還翻倒了十幾個老百姓。

群眾卻更加鼓譟,宛如火上加油。

「一個都沒殺到,倒是勾起對方的殺氣。」瀲灩嘆息。

「閉嘴啦!」鄭劾更火了,「又不是殺我爹搶我媽,怎麼下手殺人?!」

正僵持的不可開交時,一聲呼哨,天兵天將和眾百姓居然讓開一條路,只見一個柔媚蝕骨的仙子飛了過來,笑嘻嘻的。天人們卻對她執禮甚恭。

真正的妖族!

瀲灩和鄭劾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她。瀲灩的感覺尤其震撼。她鵟門原本就擅長與生靈溝通,諸妖與她有半師的緣份。雖然糊裡糊塗的度劫了,但她心態上還是修道者,尊重眾生的心態非常強烈。

若不是猛想起他們還在仿界,真要認為是九尾狐神前輩來了。

管寧也訝異非常。小輩們見識淺了,又都是天人。這兩個孩子絕非魔族,甚至不入任何她知曉的眾生之列。說是人類,卻已有仙體,而且法力古怪,雖然淺薄但日後定大有可為。

雙方都迷惑的對望,一時之間,靜悄悄的。

還是瀲灩謹慎的一躬,「…瀲灩見過九尾狐神前輩。」

管寧眨了眨眼,輕輕一笑。「何必多禮。妳我平輩相稱就是了。看皮相我居長,就厚顏喊聲瀲灩妹妹了。」

他們倆驚懼更甚,氣度見識,幾疑是他們原界的狐族前輩。鄭劾也不敢輕慢,躬身行禮,「鄭劾見過前輩。」

管寧對他媚然一笑,天生的狐魅發揮個淋漓盡致,饒是修道多年,道心穩固,鄭劾還是滿臉漲個通紅。若不是離他們近些的天人也熬受不了這種極媚,摔了半打,他說不定會覺得異常羞愧。

「鄭劾弟弟不錯呢,還站得極穩,嘻嘻。」管寧掩口輕笑,「隨管寧姊姊去作客幾天吧…想來你們也不是有意毀了皇城,天帝也不見得太責怪。」

說得有商有量,笑語嫣然。但瀲灩和鄭劾卻聽出了骨頭,警戒起來。

「管寧姊姊,」瀲灩語氣也溫和下來,「我等誤闖天界,實在是意外。現下我們有要事待辦,待事情了了,親自來跟姊姊和天帝賠罪。」

「哎呀,先玩幾天再走嘛。」管寧泰然自若,「打壞的是天帝的皇城,又不是我的,我不用賠罪,更不敢作主呢。」

「姊姊別為難妹子。」瀲灩長歎。

「妹妹才別為難我呢。」管寧媚笑如絲,「別說姊姊欺負孩子,你們若走得了,就走罷。但姊姊不出手,天帝會怪我不留客的。」

瀲灩還在猶豫,鄭劾已經忍不住了。「謝您了,管姊姊。」抓著瀲灩,他一催劍氣,就想溜之大吉。

管寧一笑,心不在焉的揮出一道禁制。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