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六章(二)

這禁制輕描淡寫,無形無體,卻逼得鄭劾緊急煞車,還撞在上面惹動陣力,他們倆還打了好幾個滾才穩住,心底不斷的發冷。

禁制衍生成陣型已經別開生面,更糟糕的是快速與雲霧結合,霜冷迷霧,竟然內蘊著殺陣與幻陣。即使度劫已有仙眼,他們倆還是被巧奪天工的幻陣困住了,瞬間像是身在魔界的鏡月湖,應該消逝的無名弋游重凝,翡翠葉片似的神器在她手上漂浮,並且運轉起來。

「這是幻境,幻境。」鄭劾喃喃著,「這只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Google★廣告贊助】

但神器之上盤旋著暗紅的火熱,漸漸轉赤紅、藍而青,以至於無色…轟然的炸過來了!

「媽啊!」鄭劾大叫,迴劍硬抗,卻撐不了太久。

「擬心幻真。」瀲灩額頭都冒汗了,「這是我們記憶裡的殺著!」她一拍鄭劾,開始念冰心訣,好不容易沈穩心念,景物又一變,眼前居然是漸微。

一瞧見這個心理上的父親,眼淚差點奪眶而出,怎麼還有戰意?連冰心訣都快忘個精光,怎麼持咒呢?

「太過分啦!」鄭劾大吼,失去理智的他,蠻幹的大肆破壞。

瞧見他們撞進陣裡,管寧笑嘻嘻的。

狐族本來就長於幻術,九尾狐更精湛。她閑居無事,煉些小法寶玩,殺陣不甚厲害,幻陣卻厲害得緊。別人頂多以幻擬真,她更別出心裁的以心擬真,往往入了她這迷陣,喜怒哀樂各式心境相配合,就會衍生出多種幻陣,其實是空打空,困到沒力氣而已。

這兩個孩子看起來只是無心惹禍,交還給天帝發落便了。天帝若罰太重,她還打算求情呢,更不想怎麼傷他們。

這陣倒好,讓他們去鍛鍊鍛鍊,又可以等天帝回來,雙贏。

她正舉步要去瞧瞧被破壞個乾乾淨淨的防禦大陣,卻有種不妙的感覺讓她止步。

這「迷心觴」雖說修煉不久,好歹也算是她的得意之作。卻發出波波的輕震聲,幅度還越來越大。

她打了一手仙訣穩住,卻越來越劇烈,這修煉時日尚淺的仙器抵不住內外法力的激盪,很乾脆的破裂了。

法寶既碎,禁制維繫不了,陣型自然崩潰了。原本想逃的鄭劾哇哇大叫,衝了過來。

管寧心底覺得好笑,倒也覺得振奮。她成仙以後就勞苦補天,之後精疲力盡的只有力氣靜修。但靜修久了也覺得有些煩,難得有舒展拳腳的機會。

嘻嘻一笑,她揚手憑空翻出一枝盛開的紫藤,花瓣輕揚,看起來柔弱無力,到了鄭劾眼前卻完全不是那回事。

那紛飛的花瓣居然割破了千百個法寶飛劍屢攻不下的劍霧,將鄭劾和瀲灩驚出一身汗。

但鄭劾正在氣頭上,真真發狠了。他剛剛蠻幹破陣,就是先打碎了漸微的幻影。漸微在他們倆的心目中恐怕比泰逢還尊貴百倍,心底那股難受真是沒法講了。一股怒火夾雜著整晚的窩囊一氣爆發,不管瀲灩怎麼喊、怎麼罵,還是宛如流星般衝上去。

瀲灩咬咬牙,也跟上去了。她現在漸漸領悟,他們倆瞎折騰的這對飛劍是一體的。合則威力猛烈,分開來恐怕連最差勁的飛劍都不如。不管她想不想、要不要,鄭劾拼了她就得拼,心念有個參差都不成。

就當作是修煉的一部份吧。她安慰自己,驅動飛劍彌補防禦的缺口。

管寧更覺有趣。這兩個小嫩皮看起來成仙未久,那兩把飛劍漂亮是很漂亮,火候未到,美人燈似的,吹吹就該壞了。沒想到合攻起來這麼凌厲,攻防合一,小嫩皮倒是心意相通,不發一語就配合的天衣無縫,很讓人眼睛一亮。

一面交手,她心底一面感嘆。她修煉已久,結界敢稱傲視群倫,但自格兒明白,已經抵達極限,無法再前進一步。這兩個毛孩子眼下讓她耍著玩,假以時日,別說勝過她,四大天帝搞不好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但她是狐妖出身,生性散漫無甚成見。儘管手底不停,但也沒出什麼殺著,純粹逗著玩罷了。就算將來比她還強,她也不覺得如何,反而起了愛才之意,處處容讓。

打得正緊,西北方卻冒出一股濃煙,伴隨著雷霆閃電。一只信火急速的飛入管寧的手中,她不禁神色大變。

瀲灩和鄭劾也止了飛劍,愣愣的看往濃煙冒起來的地方。那種不祥的氣味,死亡般的陰影。

管寧拋撇了他們,急往西北方而去,沒想到瀲灩和鄭劾飛得比她還急,一頭扎進濃煙之處。

他們倆的臉孔雪白,看著四處猖獗的無蟲人。做夢也想不到,無居然也入侵了天界,甚至在新皇城這麼近的地方肆虐。

滿心忿恨的鄭劾一聲長嘯,紅了眼睛撲了下去。

「冷靜點!」瀲灩對他嚷,「我還不能掌握神器阻擋無蟲的部份…」

「不需要!」鄭劾氣瘋了,「一點點都不需要!」

他驅使飛劍驟起如狂風,未落地就讓無蟲粉碎得連渣都找不到。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