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六章(三)

鄭劾對於法術上的領悟遠遠強過瀲灩,幾乎等於他的本能。才這麼一點時間,他已經掌握了這對怪物飛劍的要訣。

這胡鬧出來的飛劍,攻防皆可,並且可霧化幻變。極細小而模擬狂風更是小菜一碟。以狂風重創無蟲人,還是他從沐恩那兒領會到的。他們路西華一族原本是從大氣聖神艾爾所化,天生就是掌管風的王者。

所以沐恩對付無蟲人的時候,是強橫的用霸道如刃的狂風割碎構成無蟲人的無蟲,從根本徹底破壞。

【Google★廣告贊助】

鄭劾悟出這個手法,所以將飛劍霧化成千萬把細小得幾乎看不見的刀刃,狂催法力模擬狂風,一出手就重創無蟲人的本體。

自從誤闖天界,鄭劾就憋得快瘋了。沒頭沒腦的被追打一夜,他又守戒守成本能,不願傷人命,又被管寧耍了一路,怒氣已經快破天靈蓋了,肆虐人間和魔界的無居然出現在天界,更讓他失去理智。

不用顧忌的無蟲讓他大開殺戒,連鏈擊都捨棄不用,就是狂吼著使著飛劍,衝進無蟲堆裡蠻幹起來。

他的激昂感染了瀲灩,她也悶得慌,剛好有個出氣的管道。這對初度劫不久的落難宗師,使飛劍還不夠,乾脆衝進去拳打腳踢,又火雷交加,發洩滿心的煩悶怒氣。

無蟲人一下子被打矇了,陣腳大亂。無蟲本來是坦丁帶來天界,命令他們破壞月宮。雖說封天絕地,各界通道不是坍塌,就是封閉。但月宮和月球的關連很深,還有個時通時不通的通道。

他深深忌憚歐姆來者,但其他的聖神,艾爾根本不甩他,深淵又充滿怒氣的敷衍,伊芙蕾完全的嚇破膽,躲回去裝睡不應。勉強讓他叫醒的萊恩和協格又還沒全醒,光要他們守住聖地就很勉強,再說也不完全馴服。

坦丁最後醒悟,與其期待短命脆弱的人類,不如寄望連生命都說不上的無。

無自從有靈智並且快速進化後,反過來非常渴望存在,但依舊擁有「毀滅存在」的天性。這似乎是最完美的清道夫。

他用聖神的身分命令無,而無也用無比馴服回應他。原本在人間受挫的無蟲,對人間的強悍深感不安,統一意志的無蟻后又被十三夜帶往虛無之洋,他們試圖培養的新蟻后卻屢屢遭到破滅,坦丁的參與不啻是針強心劑。

於是在入侵魔界之後,無也同時入侵天界。雖然缺乏魔界聖后那種聖神代言人,但天人是最早賦予無靈智的種族,進入天界如魚得水,很快的吞食了海島上的天人,並且兇猛的攻擊月宮。

不知道該說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月宮就在東方天界境內。這輪猛攻雖然讓月宮死傷慘重,但也讓東方天帝御駕親征,無蟲被擊潰數次。

只是天人還不清楚屍體和無蟲的關係,被搶了不少屍體,無蟲人大軍成形,這才成僵持之勢。

猛攻不下,無蟲化整為零,分攻各方天界,打算用鯨吞蠶食的方法一點一滴的毀滅整個天界。

無蟲本來就居於地下,所以常常從地道出擊掠奪屍體,這也是為什麼大半的地面都有禁制的關係。瀲灩和鄭劾爆掉防禦大陣,無蟲大軍以為有機可趁,哪知道才出來殺沒兩個人,就被一輪亂打,他們還以為天帝回防了。

鄭劾和瀲灩在法力低微的時候,都可以借電力殺得無蟲潰敗,何況取回千年道行又完劫?憋了一肚子邪火,剛好大開大闔的痛下殺手。看他們要逃還不讓,硬生生禁錮了地面,不少無蟲人或怪物被活活斷成兩截,只是他們法力不夠,又沒好的法寶,終究還是讓他們突圍而去,只是又被管寧帶來的天兵天將大勦大滅了一番。

無蟲殘兵被追擊到月宮之前,逃得回去的不過是零星幾隻,整個突擊小隊幾乎全滅。

半路上管寧就帶大半的天兵天將回防了,只留支斥候監看。瀲灩和鄭劾不依不饒的窮追不捨,途中還幫了這支斥候小隊解圍。

這支斥候小隊嚇破膽又納悶,不知道這兩個小傢伙居然這麼厲害。想拿下,沒本事,不拿下,又覺得不太對。幸好管寧娘娘只吩咐跟著他們倆,別動手,一切以無蟲動向為要,這才安心了些。

共同追擊到月宮附近,這裡是兩軍對峙的主戰場,瀲灩和鄭劾氣呼呼的想繼續追下去,卻被個身穿金甲的年輕人攔住,「慢著!別衝動!」

追擊的斥候小隊這才徹底放了心,齊齊行軍禮,「參見天帝!」

瀲灩嚇了一大跳,不禁懊悔。真不該極怒攻心,一路窮追猛打,現在撞到正主兒手底了。

鄭劾也不太自在。但他打得興起,豪氣猶在,瞪著眼睛喊,「天帝又怎麼樣?」

瀲灩垂下頭,呻吟的將臉埋在掌心。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