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六章(六)

狐影解釋後,瀲灩才恍然大悟。周朔這鬼才靠了時通時不通的衛星,和人間取得了聯繫,也克服萬難的和天界取得聯繫了。

他們前腳才走,思緒縝密的周朔已經跟人間天界都設法通信,告知了這兩個落難者的身分,希望盡量給予協助。

雖說將他們倆整得生不如死,但這個前任彌賽亞私心還是非常疼愛他們的。

【Google★廣告贊助】

「周朔說,魔界也出現了無蟲。」狐影緊張的問,「但通信著實困難,他也不甚清楚…情形如何?哎,這下子真的三界共命…」

瀲灩定了定神,問了問。天界沒被疫病侵蝕過,防疫手段遠不如魔界。而且天界遭逢了幾千年生育之苦,非常珍視人命,末日時又死了那麼多天人,更是重視非常。

既重生,就重死。葬禮非常繁複,更不忍摧毀親人屍身,泰半都是土葬。沒想到這成了無蟲繁衍的溫床。

一解開關鍵,天帝等才恍然大悟,何以無蟲人源源不絕。周朔在魔界住久了,不太了解天界的風土民情,所以沒想到要提點這個。

但摧毀屍體,也只是阻止更厲害的無蟲人出現。瀲灩心知肚明。只要神器沒有矯正,衰亡繼續滲漏,這依舊是徒勞無功的戰役。無沒有消耗的問題,但三界的生靈卻有。

只是早和晚。

但她不知道要怎麼說明,於是沈默了下來。

鄭劾卻一直看著天后,心裡越來越迷惘不解。他也不懂為什麼會盯著天后直瞧,直到他隨身帶著的水晶試管發出光亮和溫熱,才讓他了悟。

這是大妖的魂魄碎片。雖然他知道絕對不能吃,但閒暇時還是會拿出來看。尤其是被周朔操得要死,累到睡不著時,他會拿出來一顆顆凝視、感受。

大妖的靜默和壓抑,吞過微塵的眾生,殘存的執念。或許當中有血腥暴戾,但也有哀傷和執著。

具體而微,一個個殘破的人生。看了十餘年,三千多的日子。

「呃,天后。」他掏出水晶試管,「我想,這是妳的東西。無意間落到我手底,也該物歸原主了。」他遞了過去。

千萬微塵,我魂魄的碎片。天后愕住,遲遲沒有接過去。

她心底湧起千般滋味,卻說不明也道不清。天帝嚇了一大跳,看看她,又看看微塵。「…小曼姐?」

她遲疑的伸手,狐影的房門突然嘩的一聲大開,連狐影的禁制都一起炸了。「爹,娘!無蟲在集結呢!」一個少年大嚷,和天帝打扮差不多,身穿粲然金甲,背著一把巨劍,面容英氣逼人,神采飛揚,「請讓我領兵討伐!」

殷曼微微一笑,對著瀲灩和鄭劾說,「這是我女兒殷熒。」她皺眉,「好好說便罷,為什麼炸了叔公的禁制?」

「喂,我不到叔公的年紀!」狐影變色。

「來人多少?」君心站起來,「好啊,不怕死就儘管來!」

殷熒身後閃出一個小姑娘,笑嘻嘻的,「估計不到五萬,殷曼姊姊,我和小熒去打發就得了。」

「小火妳別添亂!」狐影怒喝。「兵荒馬亂的…」

「我不添點戰功,沒資格當狐影夫人呢。」狐火泰然自若的說,狐影的臉孔刷的通紅。

「…小丫頭滿口胡言亂語。」

「消耗戰。」沈默已久的瀲灩心底又更沈重。

「沒錯,是消耗戰。」君心點頭,「小熒,小火,給你們五千兵馬,把他們轟回去。對了,時間太緊沒時間操練…傳令下去,所有友軍屍體就地焚燒,無蟲就靠那個繁衍的,懂嗎?」

「…我們也去。」瀲灩鬱鬱的說,「用說得不容易明白,打一仗就懂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