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六章(七)

這是與無開戰以來,天界第一場的「有效戰役」。

這場戰役沒讓無得到任何屍體,甚至有效的重創無,而不是靠天人強加的神威。瀲灩和鄭劾的手法讓天人大軍有了很深的體悟,從此奠定了和無爭鬥的常規手段。

這場戰役讓天人士氣大振,雖然就地焚燒屍體引起許多爭議。東方天帝君心試圖徹底貫徹,但還是有人私下違反。然而一具屍體就可以衍生無數更棘手的無蟲人,所以讓原本可以快速結束的戰爭徒勞的延續了許多年,犧牲了更多人命。

【Google★廣告贊助】

即使知道方法,他方天界也遭逢了貫徹不易的困難。然而只要有一隻無蟲未死,一具屍體被奪,就可以衍生出千萬隻無蟲人,使得天界的戰線綿延的更長。直到魔界徹底清除無之後二十三年,才正式宣告無的絕跡,僅僅比人間快了一年多。

末日後,無和其衍生物與三界纏鬥了將近兩世紀,才真正的宣告滅亡落幕。

但這個時候,只是一個開始。

這戰告捷,但有更多戰役等待他們。現在的熱烈慶祝只是暫時的喘息。

讓瀲灩和鄭劾訝異的是,殷曼謝絕了微塵。

「這麼多年,我沒有微塵,也已經將自己的魂魄補全。」她淡淡的,「我已經有夫有子,人生已然完備,不需要這些微塵了。」

是呀,她已經失去壓抑和靜默,入世有了眷念。要那些微塵做什麼?已經完整的魂魄,那些微塵要放在哪?她早已不是那個靜默離世的大妖了。

「若對你們有幫助,你們不妨拿去。」她溫和的說,「若是有需要的人,也不妨贈給他。但是…」她粲然一笑,「微塵就這麼定案吧。只是你們毀壞皇城,坍倒大陣,若不處置,也於理說不過去。」

「呃,小曼姐,」君心慌著插嘴,這兩個孩子直率坦白,他很喜歡,他知道小曼雖然溫和,卻鐵面無私,遇到自己親舊,只有罰更重的,沒得徇私,還是想求個饒,「就只是誤會嘛,跟小孩子不要太計較…」

「不行。」她嚴肅起來,「都是民脂民膏,怎可不論處?」

「小曼,這麼嚴格做什麼?」狐影也叫了起來,「這仗可是這兩個小孩幫著打才輕鬆過…」

「沒錯。」殷曼笑了起來,「就因為兩位貴客給的戰略,終於可以少死不少人,省下無數軍資,兩下功過相抵,這就罷了。」

瀲灩愣愣的看著她,溫熱湧上了眼眶。她漫遊三界,見過無數的人。鄭劾說得對,不管是什麼眾生還是人類,終究都是「人」。

泰逢的遺憾和執著,她也完完全全明白了。現在,她也好喜歡他們,每一個,這異鄉的任何一個「人」。

她修道終於有個真正的目的。她並非逃避生死輪迴的蠹蟲,而能夠真正有所為了。

他們,早已在「道」之中,無須遠求。

「請讓我們取道到月球去。」瀲灩說。

原以為要大費脣舌,但天帝和天后的態度非常乾脆,「好,沒問題。這兒原本就不是你們的終點。」

狐影穩定時通時不通的月宮通道,天帝和天后當左輔右弼。站在光燦的傳送陣中,瀲灩的心,緊緊的揪緊。

真害怕,真的很害怕。他們若不能達成任務,辜負這有情眾生,當如何是好?

但鄭劾牽住她的手。掌心這樣溫暖、堅定。

白光一閃,他們踏向未知的終點…最少這個時候,他們以為是終點。

(第四部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