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補遺

補遺 泰逢

她又做夢了。

只是她沒想到這次的夢這麼重要,重要到驚動世界,展開「營救麒麟行動」,不只有禁咒師宋明峰,甚至連紅十字會和慈,無數高人都投入這個驚人的計畫。

就在無的白蟻后幾乎被文字填滿時,她做了一個無比清晰的夢,甚至破除了堅固的迷障,成了第一個除了遨遊虛無之洋,甚至可以優游幽界的弋游。

十三夜眨了眨眼,不怎麼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在這兒。

【Google★廣告贊助】

濃重卻溫暖的黑暗中,點點星塵構成莊嚴美麗的人物。那人抬起兜帽下的絕美臉龐,愣了一下,食指豎在唇間,示意她不要說話,並且挪到前面,將她遮起來。

所以,她聽到的幾乎只有聲音。但都是非常熟悉的聲音。

「…你這個…你這個傢伙…」黃梁的聲音幾乎要破聲,怒氣滿檔,「泰逢!!你到底要犯規到什麼程度啊~~」

「我哪有?」星塵構成的人兒很無辜,「那兩個小傢伙是我的觀察對象欸。」

「你在我們理性孤星的地頭上,越過你無數權限…」

「我又不是理性孤星小隊的,不歸你們管唷。」

「狡辯!」黃梁已經抓狂了,「你可以跟他們接觸?你瘋了不成?你明明知道老大不准我們…尤其是你!你是被重點監視的問題對象!你是不是很想被開除?吭?!」

「那她呢?」泰逢滿腹委屈,「你們還不是跟麒麟種玩得很開心?這就叫做…叫做…呃,放火點燈?」

「只管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啦。」麒麟的聲音響起,充滿幸災樂禍,「蕙娘,別站著。坐下來坐下來…難得看到泰坦吵架…嘖嘖,真難得一見哩。」

「你看,」泰逢抓到把柄,「她們也知道我們的身分。說犯規,誰沒有呢…」

「你給我閉嘴啊,笨蛋!」黃梁尖叫起來,「她好歹還什麼都不算是,何況我又沒被盯梢!你算算你被記了多少大過,就要犯滿開除啦!你是不是很想被踢出計畫?是不是?你一聲心血都在這裡…」她突然響起排鐘聲,狂風暴雨般,響個沒完沒了。

若不是南柯打斷,還不知道要響到幾時。「好了好了,別罵了。」他聽起來很喘,「上下都打點好了,別再提了。不是我說你,泰逢啊,你這少根筋也改改,有點眼色好不好?你亂操作觀察對象的『偶然』,我們睜隻眼閉隻眼就算了,你居然還現形!現形就慘翻了,你居然還跟觀察對象溝通!真不知死活啊你…」

「對啊,太不應該了。」麒麟搭腔,「更不應該的是,說話不算話,我打賭都贏了,還不放我走…」

「說我呢。」泰逢理直氣壯,「你們還跟觀察對象打賭,這我可沒有。」

「住口!」黃梁吼,好一會兒只有粗喘聲。等再開口時,聲音非常疲倦,「…南柯,其他人罷了,組長你怎麼說得動?」

南柯苦笑兩聲,「組長把耳朵捂起來,大喊大叫說他什麼都不知道,別告訴他,尤其有關泰逢的任何一個字。」

一下子,所有人都沈默下來。良久,黃梁才沮喪的嘆息一聲。「…咱們同事這麼久,老朋友了。泰逢,這次遮掩的過去,下次呢?幸好監察員不在家,在家誰有辦法?你拜託一下,千萬不要…」

「好啦。」泰逢低頭,「反正…我能做的該做的都做了,不就想糾正個錯誤?那麼多臭規矩…你們幫我遮掩,但她呢?」他指了指麒麟,「等監察員巡邏回來,你們藏哪去?」

這次換南柯嘆息了。「…只能說我們活該。」

「我們已經給了提示,是她找不到正確的『道』。」黃梁沮喪了,「她的式神棄絕所有,早就可以走了。是她…」

「原來如此。」麒麟笑咪咪的,「但要怎麼棄絕所有呢?」

「那是…」黃梁話到一半,突然視線穿過泰逢,看到了十三夜。「…泰逢!」

「哈哈哈!」麒麟狂笑,「噬菌體,我倒是了解一點點了。」她撲了過來,將自己強悍的存在化成文字,灌到附身在十三夜體內的無蟻后。

無蟻后發出淒慘的尖叫,終於消滅了。

「嘖,還不成。」麒麟對著漸漸成了虛影的十三夜喊,「跟我徒兒說…」

「說什麼呢?」十三夜愣愣的問。她全身溼漉漉的,還沾著虛無之洋和夢境之海的水滴。

吃力的撐起手肘--人類的手肘,和躺在床上的聖面面相覷。

潛游了將近半世紀,她終於回到人間。

想過無數次,她和聖重逢的時候,該說些什麼。但她沒想到她說得卻只是…

「…早安。」她的眼眶湧出真正的淚水,卻是笑著的。

「早安。」輕輕扶著她的臉頰,「早安。」聖的眼淚滑下斑白的鬢邊。

那是一個陰雨綿綿的凌晨,寒冷侵袖,北風呼呼的吹,非常淒涼。但對他們來講,這是一生裡最燦爛的「好天氣」。

他們相擁而泣,為了這半世紀的別離和重逢。

(補遺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