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一章(六)

皇儲滯留得比預計的時間長多了。而且幾乎天天去拜訪那位貓臉的長郡主,一留就是大半天,不是猊王差人來請不願走。

猊王雖然對這樣的發展瞠目兼百思不得其解,但也樂見其成。魔后是個身分低賤的半海妖,甚至還有一半凡人的血統,或許高貴的皇儲也受他的平民母親影響,品味與眾不同也未可知。

他開始明示暗示皇儲,但皇儲實在狡猾,總是四兩撥千斤將話題轉開,盛讚他的女兒們個個既仁且慧,兒子個個智勇雙全,什麼都提了,就是不提婚事。

【Google★廣告贊助】

他既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真把猊王悶壞了。若是年輕時,他還會轉頭問自己聰慧的王妃怎麼應對…但他和猊王妃決裂已久,好些年沒講話了。

看著身邊這些嬌滴滴、香噴噴,卻一點主意也拿不出來的如夫人,他不禁氣悶。

女人,該死的女人。聰明的驕傲自大,不驕傲自大的卻愚笨得像是五歲小孩。該死的伊安,該死的。添了繼室就是不要妳麼?妳是王妃!跟那些奴婢似的繼室有什麼好吃醋生氣的?更不要說氣得連跟我說話都不肯。

妳生下這樣的長郡主丟我的臉,我都沒休掉妳了,妳還敢生我的氣?!

真沒想到皇儲會看上他這個怪物似的長女。但又沒求親的跡象…就算是這樣的女兒,猊王的長郡主也不是給人玩玩的!

思前想後,束手無策。他只能加派宮女去當探子,監視長郡主和皇儲的一舉一動。

***

看著探頭探腦的宮女,織菫沈重的嘆息。「…殿下,你若看中我哪個妹妹就直說,別連累我。」

相處了十來日,越發相見恨晚。就魔界的標準來說,他們倆都未到百歲,是對少年少女。既年輕,心就還是熱的,聰明才智又不相上下,極為相投,不知不覺就親近起來。

「妳的妹妹們麼?」皇儲不客氣的吃著她案上的葡萄,「都長得極標緻…澆模灌注都沒能那麼相像呢,真看不出來是不同娘親的,大約是粉刷手法非常一致吧…又都用花卉起名…倒也好。記名字就行了,反正應聲的長得一樣,不必記長相。」

她笑了出來,又瞪了皇儲一眼。「殿下,自重。」

皇儲也笑了一會兒,又復蕭索。「菫花,我的行程不能再耽擱了。饕國有變,我得去視察。」

織菫的臉孔一整個蒼白,低下頭,「…小心些,沐恩。我不去送你了…」她怕自己會一路哭,不知道哭到幾時才能完了,白讓人笑話。

他安靜了一會兒,「菫花,我父王要我自組一個智囊團,官位是王子伴讀。我也不瞞妳,這些年魔界一直都是外弛內張的。災變之後,日子好過了,底下的諸侯郡王都蠢蠢欲動,暗殺刺客簡直是家常便飯…魔宮內簡直比異常者的城市還危險。」

織菫愕然的抬頭,張大她美麗的貓眼,幾乎忘記呼吸。「…所以?」

「所以,」皇儲下定決心,深深吸了口氣,「來當我的王子伴讀吧,菫花。六品官而已,我知道委屈妳。但將來我若繼位,妳一定會是我的宰相。若妳將人生和忠誠交給我,我定當發誓成為有史以來最英明的君主。」

…我?不會變化真身,一張貓臉的我?

「魔宮之內若有人敢嘲笑妳的長相,就要試試我的劍夠不夠鋒利。」皇儲沈下臉。

…這不是個好脾氣的君主。我若侍奉他,那真真是伴君如伴虎了。這一步踏出去,就別想回頭了。

「我是女人。」她軟弱的、帶著哭聲說。

「是,我的宰相會是個女人,誰有話就來找我講吧。」皇儲挺直了背,不屈的。

我的命運,真的自行走到我面前了。

她頰上的淚滑落,緩緩的跪了下來,將自己手上的筆,遞給皇儲表示忠誠。「…殿下,你不用讓我當宰相。我發誓對你忠誠,直到我死亡為止。」

這一刻,連皇儲的眼眶都紅了,他握住織菫的手,「我接受妳的忠誠,我的宰相,並且回報妳相同的誠摯,直到我死亡為止。」

從這時候起,他們倆的命運就攪纏在一起,就像第七代路西華背後總有個李嘉,第八代路西華身邊永遠有個貓臉的女丞相,在陰謀詭譎層出不窮的魔界宮廷中,成為殘酷英明的魔主。

此亦是後話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