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一章補遺

第一章補遺

冒著冰寒的春雨回房,燈下只見瀲灩伏案書寫,鄭劾不知道跑哪去了。

跟他們出門就是這樣舒服。不會抱怨被丟下,很開心的自得其樂。鄭劾好奇心重,往往不恥下問,人嘛,總是好為人師的,問來問去,他總是到哪就交上一大堆朋友,帶回來許多有趣的小法術或小法寶,甚至會隱藏著許多重要的情報。

至於瀲灩,她總是漫不經心似的,卻又觀察敏銳,在他忙於社交應酬的時候,替他作風土民情的側寫,觀察入微,往往可以直指問題核心和提出非常有用的建議。

【Google★廣告贊助】

可惜他們終究是要走的,不能待在他身邊。不過就是因為他們會走,他才能放心的跟他們交上朋友,跟別的普通少年一樣。

也因此,享受了一段少年無憂的時光。這對一個皇室的皇儲來說,根本是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沐恩,幹嘛站在屋簷下淋雨?」瀲灩抬起頭,「醉昏了?」

「若喝個蓮子茶都會醉,我該去看醫生了。」他笑著進房,「希望醫生沒被買通。」

「你們家的刺客比跳蚤還多啊,真是的。」瀲灩笑著抱怨,「明知必死,還前仆後繼。」

他脫下披風,自行掛好。雖然貴為皇儲,他還是什麼都自己來居多。一來是魔后不喜歡那種廢人似的貴族派頭,二來是刺客老愛化妝成宮女侍從,殺生殺多了也不太好。

「瞧見哪個可以當皇后的了?」瀲灩繼續往下寫,「多耽擱這些時候,又早出晚歸的。」

「猊王的女兒是不錯啦,說彈唱跳,樣樣都會。當當尋常人家的貴族夫人很可以了。」他聳肩,「要當皇后,既缺乏野心智慧,也缺乏氣度魅力,最重要的是,沒有那種鎮壓得住人的煞氣。」

「我瞧魔后也沒有。」瀲灩連頭都沒抬。

提到魔后,沐恩的神情柔軟下來,「是呀,我母后真的一樣都沒有。她啊,真不適合當魔界的國母…只適合當我老爸的老婆,和我的媽媽。就是為了保護她那天真純良的安全生活,我才需要找一個厲害點的皇儲妃呀。」

瀲灩抬頭看他,眼神漸漸哀憫,「…傻孩子,為了這樣的理由,你要放棄愛情?」

「哎呀,我們這族墮落天使,不動情則已,動情就是情蠱。」他倒了杯熱茶,望著裊裊的煙。「現在是我動情蠱的時候麼?日子艱難的時候,底下的諸侯郡王都還順服,要囫圇轉化人魂才有子民,要魔軍鎮守還能勉強產出糧食的土地嘛。現在日子好過了,哪兒種不出糧食?肚皮飽了,有子嗣了,就開始亂為王了。

「到現在,我娘還堅持我們只是普通的一家人,只是為民服務。你拿這樣天真的娘能怎麼辦呢?」他幸福又感傷的笑了一下,「除了好好保護她安全安靜的生活,還能怎麼辦呢?」

瀲灩托腮沒有說話,只是招了招手。沐恩笑著走過去,和她緊緊擁抱了一下。

真喜歡瀲灩,真喜歡鄭劾。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像自己永遠不會有的哥哥和姊姊,可以全心全意的信賴,不用怕他們在背後插上一刀。

他已經是歷代路西華裡頭,最幸運的一個了。擁有年少時光,和朋友。

「寫這個做什麼呢?」他壓抑住喉頭的異樣,轉了話題。

「給魔后解悶的。」瀲灩笑,「上回我給了她一本遊記,她看到書頁都捲角了。北地沒筆記本,就這種卷軸,很有趣,書寫容易,收藏方便,好玩兒。」

「那我的呢?」他伸手。

瀲灩笑著扔了一個玉簡給他,「收好。很多不能示人的。」

他用神識轉了一圈,在瀲灩的記錄裡,看到了織菫。他的心柔軟下來,貓兒臉的聰慧學者。

「我找到菫花了。」他說,語氣卻有些惆悵。

「是嗎?」同樣愛啃書的瀲灩驚呼,「是誰?」

「貓臉的長郡主。」沐恩沈重的嘆氣,「思慮仔細,非常有才華…可惜是個女孩兒。」

「女孩兒又怎麼樣呢?」瀲灩不解了。

女孩兒就會被愛情困住,她又是猊王的女兒,光是五大王國的平衡和國際錯綜複雜加上姻親的關係就夠頭疼了。

就算撇開這些不管,菫花若跟了他,她這輩子就跟愛情啦、婚姻啦,沒有緣份了,像是李嘉。

李嘉是男子,還說得過去,但女孩子…很殘忍。

只是越認識她,越覺得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了。

父王當初要他組智囊團,原本他很排斥,像是父親不日就要駕崩似的,但父王嚴厲的要他看遠些。皇族的性命,本來就是朝不保夕,必須作好萬全的準備。

「但我不可能會找得到像李嘉這樣的心腹!」他抗議。

「會有的。」魔君斷然的說,「等你遇到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了。」

果然。果然他就是知道了。就是菫花,不會是別人了。

雖然她不可能像李嘉仗劍護衛在他前面,但他的劍很鋒利,夠護衛他們倆了。

當他終於獲得菫花的忠誠和允諾後,他心情輕鬆的回去跟瀲灩說,「女孩兒也是很好的。」

「…你要娶老婆了?」鄭劾張大了嘴。

「不,我要納一個女丞相了。」他笑,如陽光般和煦燦爛。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