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楔子(上)

楔子 盲目的良善和清醒的心機

瀲灩已經想不起第幾次想謀殺周朔了。

當然,她不得不承認,周朔是個高明的師傅。以這個世界來說,他擁有跟鄭劾不相上下的「歲月」,雖然跟他們熟悉的道法有若干誤差,但他的確別開蹊徑的擁有許多奇思妙想,天賦加上苦功,一個活了漫長歲月的人類,在他們那邊都可以排上高手譜,真正的修道者。

是的,非常該死的天賦。他擁有一種誰也沒有想過,無視若干規則的天賦,可以扭轉、規避,瀲灩和鄭劾試圖制服他的任何法術。最少現在的他們,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算是人類少有的天賦之一啦。」這個笑咪咪,自稱是來幫他們「複習」的師傅這樣說,「人類和眾生的天賦不太相同。眾生是大家都有一點,分得很平均…大體上來說。人類則是大家都沒有,像是把所有天賦都集中在一兩個人身上。不過…你們若夠強的話,應該可以破除我這天賦的保護屏障呀,來自原界的高手宗師。」

【Google★廣告贊助】

一面不著痕跡的嘲笑,一面把他們兩個電得金光閃閃。

他們簡直像是脫了層皮才能下課。鄭劾還倒在一旁抽搐,瀲灩還好一點點…不是她比較強,而是這個該死的死人頭子對女孩子比較手下留情。

她無力的朝鄭劾頭上澆了半瓶水,剩下的澆在自己頭上。這不但可以讓他們清醒一點,還可以阻止冒煙。

抬頭望著天上的三個月亮。銀白的、燦金的、寶藍的。然後在寶藍的那個月亮上凝視許久。

說不定沒有謀殺周朔是為了這個。到了該寫明信片的時候,她正焦躁難安時,周朔把他們喚到他的住所,指了指電腦。

她雖然知道電子郵件,但她不相信可以寄出去,更不知道該寄去哪。

「寫就是了。」周朔淡淡的說,「上面有人可以幫妳印出來,寄到妳想要的地方。」

她真的以為這是個惡毒的玩笑,但還是照辦了。直到周朔將郵局的編號和到達時間遞給她,這才相信是真的。

所以,他們靠著這個比蛛絲還薄弱的聯繫,告訴漸微,他們很好,還活著。

鄭劾終於有力氣翻身了,他側躺著,一起默默看著天上寶藍的月亮。

不得不承認,他們原本的優越感的確幻滅得很快,但也證實了他們最初的推測。正因為這是個幾乎等於靈氣真空的世界,所以基礎特別紮實。真正能夠站在頂端的修道者,都擁有一種接近蠻橫的實力。

這讓他們回頭徹底檢視自己過往的修行,不禁驚出冷汗。他們太仰賴外在的靈氣和靈氣衍生的天材地寶,連瀲灩都有種重拳猛揍在胃上的痛苦感。

還敢說鄭劾有塊磚擺歪了呢。瀲灩想。她也沒好到哪去,根本就沒有把基礎打好,像是在沙灘上蓋得富麗堂皇的碉堡。

這個孤界,讓她很驚奇。凝視著寶藍的月。她想到這個世界的種種不幸,異常悲劇的。很奇妙的,這些悲劇卻不是真的是陰謀或毒計所組成。這是讓她最不解的地方。

像是織錯了一針,就不斷錯亂,成了扭曲得瘋狂的地毯。知道越多…

「都是創世者的惡毒所致。」她喃喃自語著。

「不對喔,他並不是存心惡毒的。」周朔的聲音突然在他們背後響起,讓他們兩個都跳了起來。

「哎呀,哎呀。」周朔大大方方的坐下來,揮手擺出酒壺和杯子,「我做得過火了麼?下課了還這麼怕我?」

「…我們怕你捨不得,還來加班『補習』。」鄭劾對他翻了翻白眼。

「我沒那麼勤奮,魔王又不肯給我加班費。」周朔頂了一句,注滿了三杯酒,遞給她們。

「…什麼意思?」瀲灩接過酒,狐疑的問。「我想你沒見過創世者吧?」

周朔聳聳肩,「我出生的時候連悲傷夫人都隱居了,誰也沒見過。我還比雙華帝小一千八百多歲哩…」

「那又何以斷言,創世者不是存心惡毒?」

周朔沒有直接回答,只是望著寶藍的月好一會,抿了一口酒。「喂,聽說你們還滿喜歡老寫信給他的那個鐵皮人是吧?叫做漸微的機器人?」

「不要用這種口吻說他!」瀲灩和鄭劾一起吼了起來。他們的聲音實在太大,差點讓周朔把所有的酒都給灑了。他驚愕的看著兩個突然發火的少年少女。

「他是我的、我們的…」鄭劾氣得口齒不清,瀲灩接下去說,「他是我們無血緣的父親,請你敬重他是個有靈魂的物靈!」

周朔瞪大眼睛好幾秒,笑了出來。「…真是可愛的反應。現在我多多少少能明白一點了…」他語氣溫和下來,「我道歉,不該被人類沙文主義束縛。」

「我認識他的『生父』…雖然是死掉的。」周朔正色,「他在冥界當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貴客,後來才克服『人界恐懼症』轉生了。我跟他很熟…也是從他和『兒子』的關係,我才算是部份證實原本的假設。」

瀲灩和鄭劾相視一眼,眼底都有相同的困惑。

「我是個彌賽亞,命定要沈入地維或成為天柱的繼世者。」周朔語氣平靜,「但我被喚醒,知道自己的命運之後,卻跟從未來之書流浪了好一段時間。

「事實上,就像是那位德國科學家創造了機器人一樣,未來之書也是創世者所造。」他頓了一頓,「而且是真正由創世者親手所創,完全不假外力的。」

「…但我們都知道,創世者創造了七聖神和世界。」瀲灩遲疑了一會兒。

周朔彎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七聖神不算他所創,說是他啟動的比較好…只是賦予他喜歡的零件和烤漆。這世界嘛…我也滿懷疑的。誰都可以按個鈕發射原子彈,但按鈕的人總不見得是發明原子彈的人吧?

「若說諸多創造物當中,有什麼是創世者真正的創作,大約就是未來之書了。」周朔攤了攤手,「任何作品都可以在某方面忠實反映創作者的心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