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南屯來去

這兩天我卡稿,卡得頭昏眼花。

倒不是不知道該寫什麼…呃,只能說開稿開得有些沒禮貌。而且我對台灣民俗信仰並不是很有研究,等於是手心捏著把汗寫。

其實本來就是半架空,不用取材應該也可以…但我該死的原則又發作了,可能的話,希望漏洞越少越好。

於是我踏上了外出取材之路。

順便慶祝一下…我可以踏入廟裡啦!(撒花!)

【Google★廣告贊助】

這就是年老的好處。雖然會有許多功能衰退,但是也有好的部份。像是再也不必在意外貌啦,再不用被荷爾蒙統治啦,太敏感的神經啦什麼的,一切曾經讓我非常煩躁的問題通通解決了。

路過東港那一年我就有感覺,去溫王爺的東隆宮居然感覺滿舒服的…

人客啊,這是我近三十年來的大突破啊!天知道之前我進廟就頭暈目眩還會湧起無比的恐懼感,現在都沒事啦!

果然一個月流血七天都不會死的女人很無敵,渡過更年期的女人更無敵啊!

在這裡我們感謝某倫。(嚴肅)


今天起床頭痛欲裂,我還是出門。那是因為,行程已經delay了。

我不會告訴你們我做了什麼夢。(…喂,這句千萬不要認真)

文昌君在《殿下的日常》是很重要的角色,需要去打招呼。但為什麼會將他排在第一站…那是因為,在查文昌廟怎麼去的時候,發現文昌公廟就在市場旁邊。

並且,南屯是台中非常有趣的一個地方。有南屯老街,萬和宮(犁頭媽)等等,還有個端午穿木屐驚醒穿山甲幫忙翻土的活動。

越看越有意思,所以安排在第一站。

南屯市場是個傳統市場,規模很大,而且…賣的東西每個看起來都很好吃。非常喜歡傳統市場的氣氛,超想買買買…但有理智的老太太忍住了。

一來,節儉是美德,二來…毫無克制的買買買,我怕我扛不回去。

最終還是去吃了非常知名的富春肉圓和豬血湯。

很幸運的,一波排隊人潮剛過。嗯,富春肉圓我給八十分。

不要說我給分低,其實他們家的醬非常厲害,將香菜的運用得很巧妙。但是肉圓本身,跟高工路那家普通吃肉圓是一樣的啊。不要說油浸肉圓就是這樣。

我在彰化吃過兩回肉圓,然後就完了。兩次都是名不經傳、火車站附近小巷子的肉圓,但是從此就開始嫌棄別人家的了。

後來吃到足以媲美的,是在台南。

台中吃到我覺得水準以上的只有在大度山附近的一家清蒸肉圓,還有旱溪夜市的一口肉圓。其他的我都是興沖沖的嘗試,然後失望而歸。

(當然,你可以不同意我。美食雖然有其普遍性,卻也有極度偏執的個人喜好。)

不過,吃完十五分鐘,我就覺得富春肉圓很厲害了。份量實在不多,豬血湯也不特別大碗。

但是,我再也吃不下別的了。

明明市場還有那麼多好吃的東西啊!我想吃蚵仔煎!我想吃越南小攤的涼拌春捲啊!我想吃聽說很有名的滷肉飯!

可是不行。我撐到下午四點還是飽腹狀態。這明明是中餐,而且我早餐沒吃。(泣)

懷著無比的遺憾,我終於甘心去找文昌星君打招呼了。

禮拜三午後,文昌君顯得很閒適--香客不多。我提著幾個柳丁上供,有些緊張有些笨拙的上香。

文昌公廟不大,二樓才是主殿,隔條馬路就是犁頭媽的萬和宮。也不是很特別,就是…很台灣很近代的廟宇。

但是有種安寧、書卷氣的味道。坐在殿外的椅子上,可以聽到附近小學的鐘聲。

不會拜拜的人也不用擔心,因為不但有插香的路線圖,案上還有說明該怎麼祝禱,非常循循善誘。

等香過半,我又緊張起來,重新報一次個人資料,並且說明了我正在寫《殿下的日常》,問祂介不介意。

陰筊。

…怎麼辦?要修改人物嗎?難道這是個預兆?(斷頭的理由不用找了)

然後我發現我問了個很蠢的問題。不管是聖筊還是陰筊,其實我都不知道祂是介意還是不介意啊!

於是我再祝禱一次,說,允許我用「文昌君」繼續寫,請給我個聖筊。

聖筊。

嗯,好開心。至於其他我問了什麼,就不提了。反正都是聖筊。

抱著愉快的心情,我跨過馬路過去萬和宮。雖然犁頭媽不會在《殿下的日常》出現,既然來南屯,就來朝聖一下。

萬和宮非常精緻美麗,名列三級古蹟。犁頭媽有個傳說。(摘自維基)

據說1803年(嘉慶8年)11月,特別增塑「老二媽」神像一尊。相傳舉行開光點眼儀式,正好有西屯大魚池一位廖姓少女突然去世,其魂魄飛往萬和宮與賣針線化妝品的女紅商人相遇,請託商人帶話轉告其父母。廖母趕至萬和宮探尋,見「老二媽」神像眼中墜下一顆淚珠,遺留於臉頰,知道她愛女已羽化而去。

其實當時我站在櫃台旁邊看廟刊的時候就覺得很有意思,回來再查維基的。

這也符合民間信仰中的某些說法,媽祖其實是個team(或說神明都是如此),而不單指一個神明。

(而且成神成仙還真沒有什麼固定標準SOP)

不過讓我最目瞪口呆的不是傳說和感想。而是…擺列在兩旁的儀仗(武器架),除了刀槍類的武器外,還有一個…愛的小手。

愛的小手(啾仔贊助圖片@@/)
lovehand

只是,那是個粉紅的肉掌,不像愛的小手是黑色的。

但是我從萬和宮出來想到現在,還是想不出為什麼媽祖娘娘的儀仗中會有「愛的小手」。

(我沒有偷偷想像…噗。)

南屯真的有太多景點,我卻只能走完南屯老街就不行了。因為我已經走了兩個多小時。筏仔溪就更不要想了…

感想?南屯老街的楊桃湯太棒了,三角街茶館的麻薏奶茶超讚。小米麻糬連土地公都說好(我買回來拜土地公),傳統米麩的香氣,瀰漫在整個三角街…

老街每樣東西看起來都超好吃,可惜我的肚子不許可…吃不下。

一直到現在,我才吃了小米麻糬。

切成小小的四方塊,滾滿了芝麻或椰絲或花生粉。每吃一個都悔恨不已。

為什麼我只買了一盒?

此刻人生至大喜悅和悲哀莫過於此。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