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為什麼我失蹤這麽久?

很簡單,我的健康又爆炸了。

簡單說就是年初發作了一場痛風,然後我兩個小腿漸漸腫的像大象。而且呢,還是要出發去日本前兩個禮拜發病的。

出發前痛風消散但是水腫依舊。

是的,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於是我拖著兩條跟大象一樣的小腿去日本了,能把行程走完我都想給自己點個讚。

【Google★廣告贊助】

可回國後,狀況沒有改善,反而有點糟糕…我兩腿開始冒紅疹,不得不去求診,醫生認為是蜂窩性組織炎,吃了一個禮拜的抗生素沒有效果,嚇得去掛急診。

看不出毛病,但也確診不是蜂窩性組織炎。

於是我去看皮膚科,情況卻越糟糕,我連手臂都爬滿紅疹,甚至右小腿惡化起水泡一直在滲水。最後醫生建議我去看風濕免疫科。

結果免疫科的醫生也很茫然,嘗試性的往過敏的方向治療,然後抽了我一堆血…我不騙你,看到護士小姐扔出來的十一個試管我差點暈過去,堆在桌上就是一堆小山啊喂!!

抽完血也沒怎麼了,只是很渴,又很餓,說不定是心理作用。

更糟的是,抽了這麽多血,也沒檢查出什麼毛病,只告訴我血糖有點高,同時血壓也很驚人。

(當時的血壓大約是203/103吧?還好,沒破新高。)

直到現在,醫生也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不過照著過敏治療倒是對了,情況漸漸緩解。

病況也沒什麼太出奇的狀況,就是奇癢無比,水泡破了以後不斷滲水,毀了我兩雙鞋子。然後我屁股的粉瘤第五度復發,痛得想大哭,爆炸了以後將書房和浴室變成命案現場。

這都發生在這幾個月。幸好我也一直委靡昏昏欲睡,所以睡眠的時候很多,堪堪逃避掉許多疼痛的折磨。

現況就是,粉瘤破裂後痊癒了,水腫慢慢的消了,還在養水泡破裂後的傷口。在藥物控制下,血壓回跌平穩了,稍微有點委靡不振,終究還是能離開床了。

你看,真沒有什麼好說,乏善可陳,陳腔濫調,我都覺得讀者聽煩了。

其實我也好煩,真的。這段臥病的時間我煩到想推窗大叫,順便把所有的藥都扔出去,再也不吃這些勞什子了。

結果只是小小的喊了一聲,乖乖躺在床上,將小腿抬高。

所以沒什麼,我也還活著。這段時間還不算最慘,我也還可以。

我早就習慣命運往我臉上重拳以對了。

比較起來,我還比較怕護士小姐再抽我十一管血。那才是真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輕。

—-
啾偷補充:行程其實刪掉一半以上還好最想去的都到了,沒帶妳去吃河豚實在遺憾A_A
不過河豚行程那天連我都陣亡,血流成河啊……一起在日本旅館陣亡到退房也算難忘回憶啦(喔呵呵跑走)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