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十七)

恩利斯瞅著他老哥,「…聽說連世界盡頭小酒館都炸翻了。」

「喂!」日影火大了,「是誰那麼愛亂傳八卦啊?事情不是這樣的嘛…」

「老哥,老哥,冷靜冷靜,」恩利斯笑,「我是很想跟你繼續閒聊,但早上我有任務。下午挪個空來艾蘭里如何?我把老媽寄來的東西給你。」

【Google★廣告贊助】

日影皺緊眉和他告別,瞪了一眼正在偷笑的鷹鷲獸管理員。這些人,活得不耐煩!再傳?還傳?哪天星耀抓狂起來,炸翻整個薩塔斯都可能!

笑什麼笑?牙齒白?這些人幹什麼啊真是的…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

咕噥著,日影去冒險者公會轉了一圈,發現他排漏了,結果今天意外沒事。

也是。最近他們太緊繃,總是任務接個沒完沒了。休息一下也好,尤其昨天星耀…

他晃了晃頭,深吸了一口氣。

回到旅館,他去敲星耀的房門,聽到她心不在焉的回應,推門進去…

星耀正在梳頭。

她的髮色偏白金色,亮的像是銀子一樣。平常她都梳起整齊的馬尾,日影還沒看過她放下來。

現在,她就坐在窗邊,放下白金銀的長髮,一下下的梳著,陽光燦爛的在她髮絲上跳躍。這時候的她,看起來格外的年輕、脆弱。

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安靜的少女。

她轉頭找頭繩,沒有找到,卻覺得日影的沈默實在太久了些。她轉頭,日影的眼神卻讓她臉孔有些陌生的發麻。

「…今天的任務是什麼?」她強自鎮靜,淡淡的問。

日影這才醒過來,他狼狽的挪開眼睛,「呃,呃…今天剛好沒事。正好最近都太忙,我覺得我們放假一天好了…」

終於找到頭繩了。她轉頭對著鏡子綁頭髮,「那正好。我也覺得有些累,剛好可以休息。」

「…今天下午我要去找我弟弟…」

星耀搶在他前頭,「那正好,我剛好也有些私事待辦。祝你玩得愉快。」

…妳不跟我去?日影有些淡淡的失望,旋即敲自己的頭。神經病,為什麼星耀要一起來?

不過他去艾蘭里的時候,的確有些怏怏不樂。連老媽最拿手的糖漬蘋果都沒讓他開心起來。

「嫂子沒來?」恩利斯問。

「什麼嫂子,八字都沒一撇,你不要胡說好不好?」日影不知道為啥生氣起來,「誰會追她啊?脾氣又壞,又是個崇拜邪惡的術士!動不動就叫她的狗咬我,叫她魅魔罰我站!個性保守的跟個老姑婆一樣,嚴肅的要命,連玩笑話都聽不懂!抓起來蒸餾搞不好還蒸不出半毫克的女人味!我是造了什麼孽必須追她啊?你說啊,你說個理由來我聽聽看,你說啊~」

恩利斯瞪大眼睛,「…但她不是你的隊員嗎?我聽說你們都同隊。」

「她是個很好的隊員,很好的夥伴。」日影突然洩了氣,「總之,你們不要亂猜,她可是很兇的!」

「但老哥,你一直討厭兇悍的女人。」恩利斯搔了搔頭,「我記得你上任女朋友只是大聲點,你就跟她分手了。」

日影不禁啞然。他長得英俊瀟灑,個性風趣,從來不缺女朋友。可以說,他沒追過女人,通常都是女人來追他的。這可能在某方面慣壞了他,他很不能容忍女人的無理取鬧…

但是等等,星耀無理取鬧過嗎?

他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剛正、嚴肅,有稜有角有原則的女人咧。她的暴怒通常是因為日影大剌剌、粗枝大葉的個性。

「…你不懂啦,星耀脾氣壞是因為…」他語塞,「她一直都很講理,生氣也只是在任務上。就算生氣也很美啊,小孩子不懂那種暴怒的美啦。」

糟糕,好像越描越黑。

「我沒有追她,我真的沒有追她!」

更慘,好像此地無銀三百兩。

恩利斯卻只是靜靜的看著他,「老哥,我懂了。」他拍著日影的肩膀,「聽說她也留著長馬尾?」

也?

日影精神為之一振,「小子,從實招來,『也』?你看中哪家姑娘?來來來,長兄如父嘛,老哥替你作主,誰誰誰?在哪?」

「老哥,你別添亂,」恩利斯尷尬起來,「除了她是術士,我連她名字都不知道…」

「也是個術士?我們祖墳風水不好嗎?」日影抱怨了,「為什麼兄弟看上的都是陰險的術士?」

「也是個術士?」換恩利斯嘿嘿的笑起來。

…你們沒事需要那麼大聲嚷嚷嗎?正在外面買魚餌的星耀壓低了帽簷,深恐被看到。

她該問日影要去哪兒找她老弟的。哪知道偶爾飛來釣魚,又會撞見他們兄弟倆,還聽到不該聽的話。

她背著釣竿,匆匆的往隱匿的釣魚地點走去。幸好這對兄弟互表的很高興,完全沒有注意到她。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