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十八)

他們兩兄弟渾然不覺女主角之一在他們眼前溜走,互表得非常開心,直到另一個長馬尾女孩背著釣竿走進來,兩個人不由得閉上嘴。

事實上是日影被嚇到。長馬尾,瘦削的肩膀,身形帶著的那股孤獨和星耀有幾分相似。等她抬起頭,日影才暗暗鬆了口氣。

不是星耀。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身高差不多,也都紮著長馬尾,但這女孩神情輕鬆多了,帶著一股無所謂的神情。髮色也比較深,倒和老弟亞麻色的頭髮有些接近。臉頰長了幾點雀斑,很俏皮的在鼻翼戴了一個極小的鼻環。

再說,她的胸部比較小。

但她和星耀還是有種曖昧的相似,頓時感到很親切。

她愣了一下,大眼睛靈活的眨了眨,轉頭走出去。

而他剛剛高談闊論的老弟,突然靦腆的像是小學生。

「那個馬尾女孩就是你暗戀的對象啊?」日影聲音很大的打趣。

「老哥,你胡說什麼?」恩利斯大窘,死命拖著他,「別扯了!」

「喜歡就追啊,看又看不出愛情火花。」日影大肆批評。

「…你不覺得說這話,你很沒有立場?」恩利斯沒好氣。

這對兄弟互相怒視,最後氣餒的坐下來,跟旅館老闆要了酒。兄弟的相似有時候真的很奇怪,遇到真正喜歡的人就手足無措,這點真是神祕的遺傳。

這個時候,兄弟倆意外的都非常沒種。喝了一個下午的酒,互相吐槽,卻也沒激起另一個人的勇氣。

日後,日影才知道,他老弟喜歡的女孩叫做紅葉,很巧的,和星耀是同學。

「這太巧了。」日影嚷起來。

星耀冷冷的瞥他一眼,「…人類術士都是『已宰的羔羊』的術士師傅教出來的。若我和紅葉不是同學,那才奇怪吧?」

「…對吼。」

她疲勞的嘆口氣。為什麼我會跟從這樣大腦不健全的隊長呢?為什麼我會在意他呢?這算不算是一種孽緣?

即使是孽緣,他們還是並肩前進。經歷無數艱困的冒險之後,他們追尋大師之鑰,即將有了結果。

他們終於站在時光之穴的黑暗沼澤之前,即將尋訪存在於過去的麥迪文大法師。

但星耀,不知道為什麼,開始不斷顫抖。強烈的,她不想進入這個地域。她覺得將會發生非常可怕的事情。

「星耀?」日影察覺她的異狀,「妳不舒服?」

她回過神,深呼吸幾下。「沒事。我只是有點緊張。」

這很奇怪。但日影沒有多想。因為這個任務,和以往幾乎沒有什麼不同。事實上他們也成功的封鎖了十八波的時空裂縫,阻止過去被修改。一切都很順利,正常。

不正常的是,過去的大法師接待了他們,卻轉頭驚愕的瞪著星耀。

「透莉?」麥迪文困惑,「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妳怎麼沒在卡拉贊等我?」

「…我不是透莉。」星耀覺得自己呼吸不到空氣,「但你…知道我是什麼嗎?」

麥迪文凝視著星耀,好一會兒才湧出隱約的笑意。「哦,妳是從遙遠時光而來的吧?沒想到我會親眼看到我的透莉…」

他伸手撫摸星耀的臉龐,她幾乎是反射性的發出暗影之怒。

大法師一點異樣也沒有,只是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很有趣,非常有趣…去卡拉贊吧。或許妳會發現一些有趣的事情…」

他的眼中透露出清醒的瘋狂,「妳果然誕生了。全天賦的術士。」

星耀感到窒息,宛如溺水般的窒息。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