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十九)

星耀不斷的拖延去卡拉贊的日子。

幼年展現了黑暗的才華之後,她一直想追尋真相。她成為術士,她學習、命令、奴役,召喚與反召喚。她堅持著凝視深淵,希望沈默的深淵凝視回來,告訴她答案。

【Google★廣告贊助】

我,到底是什麼?

然而,在漫長而徒勞的追尋中,她得到了一個有力的線索,卻恐懼著不敢去開啟潘朵拉的盒子。

她是否承受得住?是否有辦法漠然的知曉真相之後,還能泰然自若的處在人世?

即使她真的是個怪物?

日影追問她,她只心煩意亂的推開日影,失蹤好幾天。她用一種狂暴的怒氣衝進已宰的羔羊,不顧師傅的阻止,堅持的開啟了地下圖書館的門。

不吃也不喝,在古老的羊皮卷和書籍當中辛苦跋涉,想找到一個比較有希望答案。

關於「透莉」,從來沒有在關於麥迪文的文獻中出現過,但她卻因此對卡拉贊有比較深的了解。

卡拉贊是大法師麥迪文生前的住所,他在此處做了諸多魔法實驗。然而,在麥迪文過世之後,這棟宏偉的城堡就此荒廢,成了亡靈和諸多異種盤據的地方。紫蘿蘭之眼屢次發出任務單,就是希望能夠深入解開卡拉贊的祕密。

這是最簡略的說法,應該也頗多謬誤。麥迪文過世後,關於卡拉贊的藏書諸多焚毀,這些記載往往是道聽途說的結果。

她沒有去注意麥迪文大法師的生平和神祕的身世,她只想知道,麥迪文在卡拉贊到底做了什麼?

星耀甚至偷偷潛回夜色鎮,要求檔案管理員讓她觀看文件。她翻閱自己的出生文件,追尋自己的祖先,卻看不出任何異樣。

她是個普通的人類。最少,她的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外祖母都是正常人類。他們家族都很普通,都是世代的農夫,她有出生證明,並非棄嬰。

但麥迪文對她喊,「透莉」。

夜色鎮的平凡農家,和卡拉贊的大法師,要怎樣有瓜葛?她不懂,她找不出相關性。

疲憊的回到撒塔斯,憤怒又焦急的日影對她大罵了一頓,又跳又叫。她卻什麼話也沒說,垂首聽他罵。

之後她一直很沈默,脾氣卻明顯好了許多。她幾乎很少發怒,意外的溫馴。她還是拖延著去卡拉贊的日子,但公會的其他軍事活動,只要是會長要求,她沒有拒絕過,她只是希望她的隊伍能夠一起。

或許是她的表現太出色,會長接納了她的提議。讓那個看起來是問題兒童的小隊跟著大軍一起前行。令人意外的是,除了星耀,日影純熟的坦克技巧,嚴重的威脅到第一線的主坦地位。

公會開始有耳語和黑函,攻擊著這隻空降的小隊。原本會長可以鎮壓下來,但他卻只有表面上的安撫,並沒有徹底執行。

會長是個深沈的人。他知道有的人徒有野心,但星耀和日影,卻徒有才能。這種排擠和孤立使他們只能信賴和依賴會長,沒有任何陣營要他們。

這對他當然是好事。但他要謹慎處理,不至於造成公會的裂痕,卻能夠將這兩個優秀人才留在身邊,不為其他人所用,甚至其他公會所用。

當然,有時候他懷疑,星耀似乎都知道這些,但她總是意味深長的看了會長一眼,卻什麼都不說。

直到日影升上ST,地位應當穩固下來的時候,星耀突然說,「日影,我們去卡拉贊吧。」

日影不懂,但只要是星耀的要求,他都不會拒絕。他開始招兵買馬,準備前往冒險。

你不懂也好。星耀撫摸著大法師之劍。反正她在這世間,真正在意的人那麼稀少,而可以安排的她已經都安排好了。

她可以冷笑著,去面對她的命運。

哪怕是成為怪物的命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