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二十一)

日影宣佈在圖書館外的小廳過夜,明日再戰。

他們升起火堆,興奮的小聲交談著剛剛驚險的戰鬥,但也下意識的離星耀遠些。

星耀站起來,走進圖書館,點起火把。就著光,她開始閱讀麥迪文的日記。日影安頓好了隊員,也跟著走進來,憂鬱的看著星耀。

【Google★廣告贊助】

早晚會傳出去的。但他不懂,為什麼星耀不再掩飾…她之前一直很低調,能將這份驚人的天賦藏多深,她就藏多深。

現在為什麼沒有顧忌?他這個大剌剌的人,被深刻的憂慮啃噬著。

但除了陪伴她,什麼都無能為力。

就這樣,他們並肩坐在火把前。夜晚的卡拉贊顯得格外的冷,日影將披風裹在星耀身上,她沒有躲避。只是專注的,一頁頁的翻閱。

「日影,我知道我是什麼了。」她笑起來,卻沒有歡意。「我跟午夜一樣。」

麥迪文是個大法師,真正全天賦的大法師。就跟他偉大的母親和生父相同,精通冰火奧三系的偉大法師。

當黑暗漸漸侵襲麥迪文的時候,他開始做各式各樣的魔法實驗,並且對凝視黑暗的術士感到興趣。

有大法師,卻沒有全天賦術士。這是個很有趣的事情。

他運用高超的魔法、煉金,甚至是工程學,改造了午夜,創造了魔幻聖女,但他卻無法創作一個活生生的人。他可以讓人類成為永不安息的亡靈,但他無法創造一個活生生的術士。

唯有人類可以創造人類。這個挫折讓他感到憤怒又覺得有意思。

夜色鎮和卡拉贊相隔並不遠。當時的卡拉贊還時有訪客和宴會,圍繞著卡拉贊還有個小小的城鎮,在當時的大法師庇護下,相當繁華。許多夜色鎮的農家女在農閒時會去附近找點零工,透莉,就是當中的一個。

她讓摩洛雇用了。這個笑容甜美的小姑娘,很快就和眾僕役打成一片。後來摩洛捨不得她的勤快,留她下來當女侍。

這個時候,麥迪文也注意到這個像是雲雀般無憂無慮的少女。

她成了麥迪文的侍女。麥迪文用魔法或比魔法更高明的誘惑,讓她甘願成為麥迪文的實驗對象。

於是,她被改造,潛伏了一種像是疾病的因子。一種誘發黑暗天賦的因子。

之後麥迪文更改她的記憶,將她放回夜色鎮,冷靜又熱切的等待她嫁人、懷孕生子,結果卻讓他很失望。

她生下普通的子女,像平凡人一般過了平淡無奇的一生。

即使偉大如麥迪文這樣的大法師,也沒想到他的實驗綿延了三代,才能夠獲得驚人的成功。

「結果我是麥迪文也不知道的實驗品。」星耀疲憊的遮住眼睛,「一個怪物。」

「拜託妳不要胡說。」日影轉頭,「我不要聽妳侮辱我的術士。」

星耀彎了彎嘴角,卻沒再說什麼。她得到了真相。但她平靜下來,或許讓她真正恐懼的是,對無知的恐懼。

事實上也不算太壞。她或許是個不自然的實驗品,殘留著曾祖母的回憶。但又怎麼樣?她還活著,而麥迪文和曾祖母都已經死了。

只要她不結婚,這條黑暗的血脈就不會傳下去,悲劇就不會重演。這是很簡單就可以解決的事情,她依舊可以昂首過每一天,即使必須避開人群。

這沒什麼。她不是這樣一路走過來了嗎?

「哦,我還是你的術士。」她笑笑,「最少我知道我是什麼了。我是人類。就算是實驗品的後代,也還是個人類。」

她釋懷了,但日影卻覺得眼眶火燙,心頭著了一刀似的痛苦。

***

他們探索了整個卡拉贊,試圖清除所有的惡魔與亡靈。當他們終於抵達塔頂,消滅了莫克扎王子,真的以為一切都結束了。

但一直在空中飛翔的骸骨鷹鷲獸卻飛了下來,揚起了滿天塵土。

滿臉于思的大法師下了骸骨鷹鷲獸,露出一個迷人的笑。

「一直在等妳呢,孩子。」他熱切的看著星耀,「終於見到妳了,透莉。全天賦的天才術士。」

星耀閉了閉眼睛,讓暈眩感過去。

他明明死了。他明明已經在遙遠的過往死了。現在卻成了一個強大的夢魘,出現在她面前。

在這個偉大的法師之前,他們像是剛出生般的嬰兒一樣,如此無助。所有的人幾乎都失去了聲音,心頭只有無限的恐懼。

「她才不是什麼透莉!」日影狂怒的擋在前面,「她是星耀,我的術士!」

星耀睜開眼睛,直視著大法師,他的眼底只有殘酷的虛無。

她昂首,從來沒有這麼堅強過。當有人需要妳保護的那一刻,妳才能真正知道什麼是堅強。

「我並不是你的玩具,大法師。」她挺直背,「我是星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