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四)

因為牧師群豌豆般的攻擊力,連日影都覺得有些看不過去。身為隊長的他要求姊妹花牧師一人心靈控制一個阿拉卡,被純潔美色誘惑的阿拉卡攻擊力比牧師高太多了,而且又當場削弱了敵人的勢力,看起來似乎是個好主意。

然而,這只是一切災難的開始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小美是個勇敢的神戒牧。和她出過團的隊友對這個身先士卒,搶在主坦之前奮勇的神戒牧個個印象深刻。認識小美的人絕對不會讓她用心控來料理敵人,乃是因為有過切膚之痛。

但日影完全不知情。

剛開始,看起來一切順利。將阿拉卡法師洗腦得非常徹底的小美處理完集火的敵人,發現狀況已在我方掌握中,洋洋得意的讓她的僕從衝入另一群敵人的小隊中。

但她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牧師法術的「心靈控制」是有距離限制的。當脫離了這個有效距離…而阿拉卡是自尊心特別高的種族,又特別團結。

清醒過來的阿拉卡法師一整個惱羞成怒,呼喚了整個小隊的同胞,準備好好教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類小姑娘…

嚇得手足無措的小美,反射性的誦唱了「心靈尖嘯」。被這超高頻率的尖叫嚇壞的阿拉卡們到處逃竄,但也把隊友嚇傻了。

阿拉卡們很快的冷靜下來,怒火更盛。他們呼喚了更多的同胞,排山倒海般洶湧而至。

「…完了。」日影只感到一陣絕望。但他雖然好酒貪杯,終究是個嚴守榮譽的聖騎士。即使知道必死,他還是使出拿手的飛盾絕技吸引阿拉卡們的注意,並且靠嚴厲的奉獻,挑釁著阿拉卡們。

好不容易將所有的阿拉卡聚集在一起,他也抱持著必死的決心…星耀卻衝到他身邊,發出一聲尖銳的恐懼嚎叫,讓阿拉卡們又膽寒的四散逃逸。

「…妳在幹什麼啊?!」日影大吼,但星耀卻一言不發,在中了群體恐懼術的阿拉卡身上下腐蝕之種。

這是禁招,她知道。她這樣一個尚未封頂的次高級術士應該不會這種高等黑暗法術才對。但這幾乎是她的本能,還沒成為術士她就會了這種黑暗大法。嚴厲殘酷的生活教會她,要隱匿、低調,才能夠勉強安靜的生活下去。

但現在,會長將這個新兵隊伍托付到她手底,她不能看他們全軍覆沒。

群體恐懼的時間約八秒,若她手腳快一些,可以下三個腐蝕之種。等他們清醒過來,必定會忿恨的跑回來復仇,只要當中有個中腐蝕之種的阿拉卡受到一千以上的傷害,就會引起連鎖爆炸。

賭上身為黑暗使者的尊嚴,她勢必要殲滅這群阿拉卡。

如她所料,忿恨的阿拉卡朝日影身邊的她衝過來,她瞬間喚出虛空行者,犧牲了虛空,忍住極度的痛苦,她詠唱了「地獄烈焰」。

「地獄烈焰」,招如其名。這是術士自我焚燒後達到創敵的大法。犧牲虛空後短暫的護盾可以保護她的詠唱,但也撐不了太久。但為了自尊,她寧可同歸於盡。

她贏了。

在幾乎將自己燒死,魔力燒乾之前,阿拉卡們因為互相引爆的腐蝕之種和劇烈的火傷、聖騎的奉獻、三牧師非常虛弱的神聖新星之下,集體陣亡。

星耀軟軟的癱坐在地上,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還活著。

「…撤退吧。」好不容易,她才找到自己乾澀的聲音。

「欸?我們打得不錯啊!」日影抗議了,「為什麼要撤退?」

星耀斜眼瞪著他,拼命壓抑掐死他的衝動。「…這樣的隊伍沒辦法完成任務!」

「只要妳好好聽從隊長的命令就可以!」日影是非常不服輸的。

她按著口袋裡的爐石,考慮要不要乾脆飛回去。但,該死的,她無法對會長交代。

「…那隊長,請你下達指示吧。」她按住漲痛的太陽穴。

他們開了一場戰術討論,一致認為戰鷹的威脅非常大。這種阿拉卡飼養的戰鬥飛禽殺傷力不但極高,而且會將人撞得老遠;還有阿拉卡的惡靈會詠唱集體恐懼術,最好也加以控場。

「簡單,」日影覺得很好處理,「術士小姐,妳叫妳的魅魔魅住戰鷹。」

星耀危險的瞇細眼睛,「…魅惑只針對人形生物有效。戰鷹是動物…你逼我跟你插旗?」

日影啞口片刻,「我、我很少跟術士組隊啊,人家法師都可以羊…算了,那妳把惡靈放逐好了。」

她握著法杖的指節用力到發白,「…放逐只能針對惡魔或元素生物。你是不是存心找我麻煩?」星耀喚出地獄獵犬,「你逼我宰掉你?」

她全身籠罩著黑暗的怒氣,嚇得三個牧師抱在一起縮成一團,日影看看她的狗,也感到有些膽寒。

「…控、控什麼場?」他硬著頭皮,「通通抓起來,我坦!」

這其實是個很爛的戰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