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五)

或許你會問,防騎在面對複數以上的敵人最有優勢,為何會說日影的戰術非常爛?

其實戰術本身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阿拉卡們精通群體恐懼術,而這些天真善良的牧師們還沒有學到高深的「防恐結界」。

【Google★廣告贊助】

於是,日影費盡苦心終於吸引住所有敵人的注意力,讓星耀安心攻擊,三牧師安心治療,但一發群體恐懼就讓他的苦心付諸東流。在這團混亂中,不管是牧師群驚恐到接近直覺的「心靈尖嘯」,或者是星耀不得不施展的「痛苦嚎叫」…

簡單說,當阿拉卡的群體恐懼術讓日影等的隊伍亂跑之後,等法術效果過去,此起彼落的少女尖叫聲也讓阿拉卡們嚇得亂跑。

在不分敵我都在跑步的情形之下,居然可以推進到鷹王的門口,不知道是聖光的庇佑,還是黑暗無形的保護。

眼看最後攻略目標就在眼前,星耀已經累得手都快舉不起來了。

不知道犧牲了多少虛空行者,她這輩子扔的腐蝕之種還不如這次軍事行動多。

她,冷酷、陰霾、特立獨行、孤僻的術士,多少次暴怒的大吼大叫,完全失去她冷靜自持的形象。

他們不是阿拉卡派來的間諜,而是直屬鷹王的特種情報部隊吧?有這種隊友,誰還需要敵人啊?

「據說,」星耀有氣無力的提示,她打賭這群天真到接近殘障的隊友絕對沒看過資料,「鷹王天賦過人,擁有極強、範圍極大的奧爆術。但這種宏大的奧爆術有個兩個缺點,第一,必須在施法者視線所及才能造成傷害;第二,詠唱的時間非常長。所以,在他唱起漫長的奧爆法術時,請立刻尋找他視線所不及的掩護。」

「我懂了。」日影點點頭,「這很簡單嘛。」

「我想我也懂了。」舒心溫順的說。

「可能懂。」小美說。

「大概懂。」小英說。

她狐疑的看著這隊天真無邪的隊友,但也沒給她太多詢問的空間…因為日影衝進去了。

「你!…」星耀氣急敗壞的喊,手裡的法杖差點被她握斷。拜託,靈魂石還剩三分多鐘,若戰鬥到一半就…?

她只能火速做出一顆靈魂石,跟著衝進去。

鷹王第一次奧爆,她就知道誰懂誰不懂了。

因為死亡做了嚴酷的篩選。那對姊妹花很快的香消玉殞,雙雙躺在地上。

「燈架不能躲嗎…?」這是她們最後的遺言。

一下子就失去了兩個隊友,星耀的臉孔整個慘綠。五人小隊都未必能挑戰的鷹王,在他們面前更像是不可逾越的高牆。但既然殘存的隊友沒有放棄,星耀也咬緊牙關,技藝全出的攻擊。

就在靈魂石法術剛剛失效的那個瞬間,舒心太專注於治療,一疏神,哀叫一聲,委靡在地。

剩下日影和星耀。而他們也命在旦夕,眼見挨不住下一波的攻擊。

保住聖騎!星耀馬上做了決定。保住這個少根筋的聖騎士,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使用聖光,讓他們得到救贖;運氣不好,也可以讓日影回去覆命,讓會長知道我們全軍覆沒。

她立刻對日影施展了靈魂石,但接近同時,日影也對她施展了神聖干涉,立刻因為這禁用的、自我犧牲保全隊友的法術而倒下,卻因為靈魂石的作用又站了起來。

滿身是血的聖騎士大笑,施展了聖盾術。原本得意洋洋的鷹王忿恨的大叫,徒勞無功的敲著宛如烏龜的日影,他還悠閒的用繃帶幫自己止血,補了幾下聖光術,繼續跟鷹王相持。

目瞪口呆的星耀趕緊驅散神聖干涉,也給自己急救一下,立刻又投入戰場。

這場戰鬥非常非常的久,久到日影開了兩次聖盾,星耀幾乎把繃帶用光,最後鷹王不甘願的倒下,乃是因為星耀最後一發爆擊的魔杖。

日影救起了三個牧師,果然聖光沒有遺棄他們。他一一擁抱了又叫又跳的牧師們,等他要擁抱星耀的時候…

他的臉上挨了一記結結實實的巴掌。

「那是可以隨便用的招數嗎?!」星耀對他揮拳頭,「你干涉我做什麼?我會復活?還是我可以幹嘛?我給你綁靈魂石是要你救我們大家的,你站起來繼續打?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到底有沒有配備大腦這種東西?」

日影發怒起來,但他看到星耀在顫抖,拼命顫抖。

撫著臉,「…只要可以,我是絕對不會放棄救任何隊友的。我可是主坦哪!」

星耀盯著他很久很久,一言不發的,她爐石走人,連再見都沒有說。回到艾蘭里,她錯愕的摸著臉頰,居然一片溼潤。

這可是從來沒有的事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