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二部(二)

還在濃睡中,孟殷的下巴挨了一記漂亮的肘擊,外帶一個大力金剛腳,把他踹出了溫暖的被窩。

他坐在冰冷的地板,眼冒金星的看著站在床上張牙舞爪的劉非。

「你為什麼在我的房間?!」劉非又氣又怒,非禮呀~

【Google★廣告贊助】

「…這是我的房間,小姐。」孟殷摀著疼痛的下巴,「妳正站在我的床上。」

咦?劉非有點糊塗,為什麼我會…她一點一滴的想起那雙幽怨的大眼睛,飄過來的臉孔大特寫…昨晚,她看到了「那個」。

「哇~」她發出淒慘的叫聲,一把跳到孟殷的懷裡,讓孟殷的後腦勺和地板有了最親密的接觸,真的是非常響亮的一聲。

這算飛來豔福?孟殷兩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劉非不算重,但是從床上跳到他的身上,重力加速度的加持之下,他的肋骨發出哀鳴,纖細的脖子差點折斷了。

從腹腔到胸腔、脖子到後腦勺,沒一個地方不痛。天外飛來的,果然只有橫禍。跟女人扯上關係從來不會有什麼豔福。唉…

或許是因為劉非自悔出搥,早上的早餐真是驚人的豐盛。讓垮著臉的孟殷吃得眉開眼笑,非常大度的原諒了她。

白天的時候,一切正常。孟殷正在實驗一個新的蠱,鑽進實驗室裡簡直廢寢忘食,劉非忙著打理家務,還有視訊教學要跟,功課非常重,也完全忘記了昨晚的驚駭。

只是,當夜幕來臨的時候,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幽怨大眼睛和大特寫,同樣的,叫不出來的劉非衝進孟殷的房間,在他已經瘀青的胸口再一次的重創,也同樣的,讓孟殷的耳膜接受了另一次嚴酷的考驗。

如此一個禮拜,有了充分睡眠的劉非精神奕奕,嬌豔如門口的茶花。但是她的師傅孟殷先生,有了抵達臉頰的黑眼圈,像是枯萎的玫瑰。

「…我看,還是把那個鬼叫來問話吧。」

劉非跳了起來,緊緊的貼在牆上,死命的搖頭,淚如泉湧,還隨著她飛快的搖頭拼命亂耍灑。

孟殷頹下肩膀。他是不介意天天抱著劉非睡覺,但是他很介意每天一早被海扁一頓。

「那我叫小愛來看門吧。」他沮喪了,「小愛是螭,可以防範妖魔鬼怪。」

「你說小愛是什麼?」劉非忘記掉眼淚,張著嘴。

「螭。螭龍。不過龍算是爬蟲類,說是蜥蜴也沒什麼不對…」

…你說,那隻兩公尺高的蜥蜴是螭龍?!難怪牠怎麼看都不像是蜥蜴啊!

「你為什麼會養…」劉飛的嗓眼乾澀。

「呃…」孟殷心虛的轉頭,「那不重要。」

爬了五六座山才找到正在跟熊打架的小愛,牠又哭又嚷的被拖回去,孟殷好聲好氣的說了兩車好話,才讓牠心不甘情不願來守門。

但是連螭龍的守護都沒有用。那個女鬼,還是準時的來探望劉非,也讓她準時的衝進孟殷的房間。

這次一定要徹底解決。孟殷黑著臉爬起床,劉非像是八爪章魚似的拖在他的後腰。

「妳要來嗎?」孟殷不大確定的問,「我要去找那個女鬼談談。」

劉非馬上鬆了手,飛奔下了樓梯,打開大門,撲進小愛的懷裡,庭院裡迴盪著小愛驚恐的慘叫。

…不怕螭龍,卻這麼怕鬼…孟殷無言的拉開劉非的房門,和那個透明發著微光的幽魂面面相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