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二部(三)

如果不要去注意她呈現透明狀態,坦白說,儼然是個楚楚可憐的美少女。

但是女人就是女人,長得好不好都相同的會惹麻煩。孟殷自棄的嘆了口氣,「…小姐,我的學生是不是得罪了妳?她非常怕你們…若是她無意中失了禮數,直說就是了。我會押著她去跟妳賠個不是。何必天天來嚇她呢…?」

幽魂偏著頭,像是聽不懂他說什麼。粉櫻花白的唇怯怯的吐了幾個字,「睡不著…我睡不著啊…」

【Google★廣告贊助】

不管孟殷說什麼,她的回答翻來覆去就這幾句。

無法溝通的幽靈最麻煩了,孟殷比她還幽怨。鬼魂又沒有在報戶口,他沒辦法找管區查。

其實她也沒惹什麼麻煩不是嗎?若是他自己遇到了,不理她就是了。但是他那個超級怕鬼的學生,只會慘叫著衝進老師的房間。

是什麼引她來的呢?環顧劉非的房間,很普通的女孩子擺飾,也沒什麼出奇的東西。

山嵐吹拂過樹梢,發出啜泣般的聲音。她飄了起來,隨著風上下,無力控制自己的方向。

像是悲哀凝聚成風,讓她身不由己。

看著下弦月,她喃喃著,「我想睡,我想忘…」隨風而去,她若有似無的嬌弱聲音裊裊。

「我想死。」

然後就不見了。

搔了搔頭,真麻煩。她不是有什麼緣故才被吸引來,只是隨著北風進入這個山谷裡的研究所,然後又隨著風離開。她又沒做錯什麼,叫狂夢吃掉她太過分了。

叫劉非換個房間好了…他下樓,把快被勒死的小愛搶救出來。一頭螭龍和一個女孩涕淚泗橫的一起爬到他身上。

「呱呱呱呱~」小愛比遇到打雷還怕,牠哭哭啼啼的用龍語訴說劉非恐怖的跳到牠身上,還差點空手扼死牠這種珍貴瀕臨絕種的物種。

「嗚嗚嗚嗚~」劉非緊緊的抱住他的腰,剛剛那個飄飛起來的幽靈又差點把她嚇死了。

………孟殷覺得,該哭得應該是他才對。男人,你的名字叫做命苦…

***

他讓劉非換個房間睡覺,但還是擋不住那位幽靈小姐的造訪。不知道是為什麼,幽靈小姐特別喜歡劉非,不管她換到哪個房間,都可以準確的搭乘北風來找她。

然後相同的戲碼每天上演,一點改善的跡象都沒有。

劉非有個最大的優點,不過遇到什麼樣的驚嚇,睡一覺醒來就可以忘個乾乾淨淨,生龍活虎,一點心理性傷痕都不會有。但是每天早上被固定海扁的孟殷受不了了。

「妳來跟我睡好了。」他萬般無奈的提議。

雖然劉非殺人似的眼光讓他膽怯,但是問題總是要解決的。「反正妳到半夜還不是衝進我房間…乾脆直接睡在這裡。我打地舖,行了吧?」

對生活的一切享受都可以不要,但是睡眠這件事情一直最最注重。他有張舒適的雙人床,超大加長型,睡個三四個人都沒問題。但是他不敢冒險提議要和劉非睡在同一張床上…

劉非驚人的怪力連螭龍都吃不消,何況他這樣一個柔弱的書生。

瞪了他好一會兒,劉非很掙扎了一下子。「…看起來也只能這樣。」

搬進師傅的臥室以後,除了睡地板的孟殷重感冒以外,果然那個幽靈小姐不再出現在她面前…

但是每天晚上,劉非都會毛骨悚然的驚醒。只有她和師傅一起住的研究所,空寂的走廊都會傳來衣衫窸娑、低低啜泣的聲音。

「睡不著…我睡不著。」

「我想睡,我想忘…我想死。」

她總是鐵青著臉,從寒冷的大床爬起來,拖著被子窩在酣睡的師傅旁邊發抖。

***

「等風向改變,她應該不會來了。」孟殷打了幾個噴嚏,躺在大床上發燒,「反正熬個兩個月也差不多了…」

隆冬打地舖不是好的主意。不過因為他的感冒一直好不起來,劉非愧疚的讓他回大床睡覺,至於她,藉口要照顧師傅,也和孟殷睡在一起。

只是怕鬼而已吧,這位小姐。說得這麼好聽…燒得昏昏沈沈的孟殷沒好氣。

自從孟殷病倒,劉非更忙了。孟殷的實驗沒辦法繼續,但是培養的蠱也不能少人照顧。還有一大票冬眠或沒有冬眠寵物與非寵物要餵要看,還多了一個發燒的柔弱病人。

更糟糕的是,在這個時候,「夏夜」同等學力測驗也開始了,劉非忙了個焦頭爛額。

「夏夜」的學生和研究生年齡層很廣,從十五歲到八十五歲都有,還有一些是沒有受過正統教育的。為此,「夏夜」開了視訊會議形態的教學,讓所有的學生都可以接受有系統的教育,並且有各階段的學力測驗。

這個學力測驗不是考個試這麼簡單,往往要交大量的報告。她已經通過了國中和高中的學力評估,正在設法通過大學那一關,所以熬夜查資料寫報告是家常便飯。

不過,因為半夜總有在走廊徘徊的幽靈小姐,她將師傅的筆電抱到房間,挑燈夜戰。

她挑了一個知名女作家作為中文報告的題目,正在網路上尋找她的資料。當然,許多關連性的資料她也都點進去看…

然後她看到一張照片。

張大了嘴,隔了五秒才發出一聲慘叫。這聲淒慘的叫聲讓睡在床上發燒的孟殷彈了起來,「失火了?哪邊?」

沒辦法動作的劉非指著筆電的螢幕,僵住不動。

孟殷咳著,爬下床看向螢幕…每夜在他的研究所徘徊的幽靈小姐,笑靨如花的,從網路上的照片上,看了過來。

翻了白眼,劉非仰面倒了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