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二部(四)

「有鬼啊~」一被救醒,劉非又尖叫了起來。

孟殷咳了好幾聲,「…在『夏夜』難免要跟鬼打交道。怕鬼就離開吧…」

「我不要。」劉非掙扎著,「除了『那個』以外,其他的眾生我都不怕啊。我專門研究蠱毒不行嗎?」

【Google★廣告贊助】

孟殷沒力的望她一會兒,「…那位小姐還活著欸…妳連生靈都怕,還能幹嘛…」而且研究蠱毒到了精深的地步,就得跟鬼打交道了啊…

大師傅才不管你研究什麼。派你去治的病就要治好,治不好就等著寫三尺厚的報告。管你是伊波拉病毒還是因果病,他只關心結果對不對得起國家的經費。

怕鬼怎麼在夏夜待下去啊…

「她活得好好的,」孟殷點了點螢幕,「身體可能比較弱,據說有氣喘的毛病。不過她的確還沒死。」

劉非下意識的迴避眼光,「…那她怎麼會每天跑來這兒嚇人?」

「不知道什麼緣故,」孟殷打了個噴嚏,「她不知道是一魂還是一魄離體了。隨著北風飄到我們這兒,又隨風飄回去。不過不管看起來多駭人,她也不過是生靈而已…」

說穿了,是活人。活人就沒啥可怕的吧?

「原來是這樣。」劉非鬆了口氣,「師傅,你別睡覺。」她推著爬回床還閉上眼的孟殷,「陪我去洗手間。」

勉強睜開眼睛的孟殷幽怨的看著她,「…這房間是套房。洗手間離床不到十步…」

「…我害怕。」

他無力的靠在洗手間外的牆壁上,掩著臉。這事情再不解決,他會英年早逝。

「狂夢。」等劉非睡熟了,孟殷有氣無力的呼喚。

「等你死了再叫我。」狂夢懶洋洋的聲音在燦爛的霧氣中響起。

咳嗽了幾聲,「妳不想看我慘兮兮的樣子嗎?」

她馬上就現了形,興致勃勃的看著病得委靡的孟殷。自從他收服了這隻夢魔,還把她拘在狂夢鳥的屍身中,成了蠱使魔,他對女人的美好幻想就算宣告完蛋大吉了。

邊咳著,他拉開大門,看著依舊在走廊遊蕩的幽靈小姐。「把她的惡夢吃掉。」

應該她有著什麼樣的心結,所以才會離魂漂蕩。吃掉了惡夢,應該就會恢復正常吧。

狂夢端詳了她一會兒,「她沒有惡夢,怎麼吃?」

孟殷古怪的看著狂夢。他知道狂夢向來不甘不願,但是他們立了血契,狂夢沒辦法對他說謊。不過他還是懷疑的問了,「真的?」既然沒有代表心結的惡夢,為什麼她會離魂成生靈?

狂夢冷哼一聲,「我倒是可以讓她做惡夢,這就可以吃了。搞不好連魂魄都一起下肚都有可能。」

「…妳看得到她可以做的惡夢?」

「哼哼,」狂夢冷笑,「不告訴你。」

嘖,女人。不管什麼種族的女人都一樣的莫名其妙、亂七八糟的愛記恨。夢魔的女人也一樣。

「算了,反正我也知道是什麼。不過是個男人罷了…」

狂夢瞪大眼睛,微微張著嘴,顯得非常性感。眼中寫滿了「你怎麼知道」。

哎,女人。不管什麼種族的女人都一樣的莫名其妙、亂七八糟的好呼嚨。夢魔的女人也一樣。

「妳沒事就在睡覺,當然不知道她的緣故。」孟殷聳聳肩,「夢魔還是比不上人類擅長收集資料…」

「誰說的!」狂夢尖叫起來,「我是誰?我可是夢境的王女!天下有什麼事情我不知道的?每個人的夢境都相通,而且在夢境是沒有人可以對我說謊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

「妳就不知道她的事情。」孟殷又打了幾個噴嚏,「但我知道她是為情所傷…」

「你也就知道那些人類媒體的八卦而已。」狂夢鄙夷的撇了撇嘴,「那些新聞記者懂個屁!他們寫些啥搞不好自己都看不懂,只能騙騙無知的讀者。我才是最知道來龍去脈的那一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