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二部(六)

「師傅…」劉非顫著聲音,「你、你又要出門?天黑前會回來吧?會吧會吧?」

換好衣服的孟殷看了看她,「…嗯。我去本部找朱師傅幫我開藥。燒雖然退了,但還是有點虛。實驗已經擱下太久了…」

這個向來兇悍的少女,眼眶裡滾著淚,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對這種表情最沒有抵抗力了…孟殷自棄的嘆了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

「妳不是該交報告了?親手交報告也比較有誠意。」孟殷走了出去,「去換衣服,我們一起去本部。」

劉非如蒙大赦,歡呼一聲就去換衣服。小愛昨晚就逃跑了,連最後的屏障都沒有…到頭來,最可靠也是唯一可以依賴的,只有這個非常沒有常識的師傅。

看她這麼高興,孟殷又無聲的嘆息。這麼怕鬼,怎麼在「夏夜」待下去呢?

說是要去找朱師傅,其實也不完全是。他的感冒已經接近痊癒,燒也退了。只是他需要一點意見,畢竟他對鬼魂的研究並不專精,而月季的生靈又很不尋常…他需要同事的幫助。

悶悶的開了好久的車,終於抵達位居深山的本部。很氣派的佔據了一整個山谷,外觀看完全是個佔地廣大的大學。但是這裡面研究的東西都很超現實。

劉非一回到熟悉的本部,馬上活力充沛的喊,「我去交報告了!」

「嗯,晚點來朱師傅那兒找我。」孟殷揮了揮手,他轉身進了植物研究的大樓。朱師傅正和他的夫婿葉師傅一起在溫室裡幹活,看到他又驚又喜。他們是同期的同學,而這個懶斷骨頭的老朋友寧願在家裡養他的毒禽猛獸,也懶得出來走動走動。

「哇,什麼風把你吹來?」葉師傅很豪邁的在他背上一拍,差點讓他栽進花肥裡,「看起來是『風邪』?」笑了起來。

「人家生病就夠可憐了,你還笑他。」滿臉傷痕的朱師傅輕聲呵斥,「來吧,等我洗洗手,幫你看一下。」

還是這樣溫和而靜謐的氣氛。本部一直都像是桃花源,避秦的人還是這樣人情濃郁。在這兒,他總覺得自己是混入白羊群的黑羊,外觀一模一樣,但是毛片就是不同。

喝了朱師傅的茶,他想了想,將最近發生的事情敘述了一遍。

這對夫妻想了想,「丟了一魂還是一魄,一點事情都沒有?」

「對。她很正常…說不定還太過正常了。」孟殷聳了聳肩,「離魂這種事情雖不常見,也不是多希罕的事情。古代的時候,管這個樣子叫做…」

「『失心瘋』。」葉師傅接上話,「這是我們的小組論文之一。」

「但是她沒事。」朱師傅也有些困惑。「孟,你也知道,這不是我和葉的專長。當初這個小組報告幾乎都是羅在寫的。羅才是鬼魂學的專家,我們兩個只會種田,你也只會養蠱。」

「我不想…」孟殷撇頭,話還沒說完,身後就傳來陰惻惻的聲音,讓人一陣陣毛骨悚然。

「這不是我的老同學孟殷嗎?」一個男人出現在陰影中,似笑非笑的,「回來也不打聲招呼,真見外啊。」

「啊,我才剛來,屁股還沒坐暖呢。」孟殷笑得粲然溫柔,「好久不見了,羅。你還在屍體上面拆骨頭玩嗎?」

(其實他真正想說的是,「你這個陰魂不散的變態!」)

「是啊,真的是好久不見了。都不多回來看看老朋友。」羅師傅從陰影中走出來,長年研究鬼魂和幽靈,他的氣質也和他研究的眾生有些相似,像是伴隨著鬼火。「你還沒被那些小蟲子咬死呀?」

(其實他真正想說的是,「你這假裝女生的娘炮!」)

兩個人相視,完全是皮笑肉不笑。空氣中流竄著電流似的殺氣,霹哩啪啦。

「呃…喝茶?大家…坐下來喝茶吧?」朱師傅尷尬的招呼,瞧見葉師傅有些忍俊不住,用手肘推了一下。

全「夏夜」的人都知道羅師傅和孟師傅水火不容,但是真正的原因卻只有他們四個知道。

(大師傅可能也知道,但是他只關心對不對得起國家的經費…)

他們是同期進入「夏夜」的。容貌絕美的孟殷引起研究所很大一陣騷動。但是知道他是男生以後,騷動也漸漸平息下去。

埋首研究的羅,卻一直不知道這個殘酷的事實。

情竇初開的羅,第一眼就愛上這位飄逸美麗的高大「麗人」。他們四個分派在同一組,都是劉師傅的學生,日夜相處,但是內斂的羅,一直都沒讓人知道他的戀慕。

後來葉跟朱告白,成了情侶。這件事情可能刺激到羅,讓他提起勇氣,也跟孟殷告白了。

至於過程,大家都不曉得。不過一個過度內斂的天蠍男(羅師傅是標準的天蠍座),告白應該不是普通程度的熱情。等朱和葉聽到兩個同學慘叫時…

只看到孟殷慘白著臉,抓著襯衫的前襟衝出大門,刺激過度的羅坐在地上,張大了嘴。好一會兒才怒吼:「他是男的?!」

呃…同學,他一直都是男的。你看他穿過裙子嗎…?不知道羅是怎麼告白的,把孟殷的襯衫釦子全扯掉了…

從那天起,這兩個人勢如水火,仇怨結得越來越深。

「呃…大家喝個茶冷靜一下吧。」朱師傅泡了一壺去心火的茶,希冀這玩意兒有用。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