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二部(九)

後來…

後來孟殷抓著劉非逃回家,悶悶不樂了一整個禮拜。不管怎麼問,孟殷就是不說話,悶足了一個禮拜,他才說…

「不是女人麻煩,男人也是頂麻煩的…不,不對,是人類就很麻煩…我要獨居到死那天為止!」

【Google★廣告贊助】

獨居?「那要我回本部嗎?」劉非冷冷的說。

孟殷掙扎了一會兒,「…妳留下吧。我需要人做飯…」

劉非很豪爽乾脆的給了他一記漂亮簡潔的直拳。

***

羅鐵寄來了一顆種子,模樣很像美麗的珍珠。包著種子的信寫得很潦草,說這是叫做「月下美人」的萱草。交代一定要由劉非種下,而且要是個聚風納氣,遠離住家的地方才好。

選了森林中的一處小山谷,旁邊有道娟秀的流泉。那顆奇異的種子很快就抽芽長大,不到十天,就有膝蓋高了,而且開始長出小小的花苞。開的花宛如白菊,只是花蕊細碎晶瑩,像是一顆顆的小珍珠。

後來,那個美麗而哀傷的生靈,就不再造訪研究所了。

不過,小愛告訴劉非,開滿花的山谷,許多想要忘記痛苦的鬼魂,會在那兒流連。而那個美麗的生靈,已經乾脆在那兒生了根,沐浴著月光紡織著療傷的夢境。

感冒也是一種絕症,絕症,又怎麼樣?那怕是斷了手腳、失了魂魄、破碎了心或靈魂,都還是可以勇敢的活下去。

這,就是人類。

(第二部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