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三部(二)

這次真的把劉非氣壞了,她哭到下午才繃著臉,將小豬碎片掃起來包在報紙裡丟到廚房的垃圾桶,餓過兩頓以後,她總算煮起晚餐了。

劉非一怒,研究所的生物都瑟縮戰慄。不但那群小貔貅垂著耳朵表示懺悔,孟殷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Google★廣告贊助】

在這種窒息般的氣氛裡吃飯真不是滋味,孟殷還比較希望劉非乾脆揍他一頓。

「…我賠妳一個又大又漂亮的撲滿好嗎?」他小心翼翼的問,「當然,也賠妳那些硬幣…」

「不用了。」劉非的語氣很冷漠,「沒了就沒了。」

「…不然,妳打我出氣?」

劉非看了師傅一眼,嘆了口氣。「是我不對,我不該發這麼大脾氣…又不是師傅打破的。」

她勉強笑了一笑,「我…我沒有真正的童年。所有的童年都是書上看來的…小時候看故事書裡頭,小孩子都有個瓷器做的撲滿,想要什麼就要打破小豬撲滿…」

其實,這是一種愚蠢的憧憬。別的孩子都有的童年,讓她很羨慕。她一直戰戰兢兢的過日子,從來不敢開口要什麼。所以,當她成了「夏夜」的練習生,有了一點津貼,什麼都捨不得買的她,買了一隻瓷器做的小豬。

這是她第一件擁有的、自己的東西。這也是她對於蒼白童年的一點點自我補償。

真是可笑又幼稚,對吧?打破了也好,她再兩個月就十六歲了,怎麼還這麼孩子氣…

「不要緊。打破就算了。」她強嚥下咽喉的一點哽咽,「只是一隻小豬而已…」

默默的吃過晚餐,洗碗的時候,她瞥見垃圾桶裡包著的碎片…眼淚卻不聽話的落下來。

我在哭什麼?有什麼好哭的?幾時我變得這麼嬌氣?我早該知道,我不會擁有什麼…這樣也好,我就不會失去什麼。

但她還是帶著淚痕入睡了。

因為她睡得早,所以不知道孟殷皺著眉看著那包碎片很久很久。最後,他從垃圾桶將那包碎片掏出來。

***

第二天,劉非精神委靡的起床,眼皮紅腫。她垂頭喪氣的下了樓,孟殷正在餐桌旁邊看報紙,小貓…呃,小貔貅討好的蹭著她,一切都跟以前的早晨沒有什麼不同。

她打開冰箱…揉了揉眼睛,瞪著冰箱裡頭完整無缺的小豬看。

不敢相信的掏出來,果然是她的小豬…要很仔細很仔細看才看得出來,小豬有著非常細小的裂痕。

「…師傅。」

孟殷眼神飄忽的看旁邊,「哎呀,我很久沒有修復瓷器了。修得不太好也就算了…將就吧。」

劉非這才注意到,孟殷的眼睛,充滿了熬夜的血絲。她訥訥的,「…為什麼…」

他有點困窘的咳了一聲,裝得若無其事。「因為那是妳重要的小豬啊。妳喊我一聲師傅,就是我的小孩。替自己孩子修好心愛的東西是應該的嘛…」

劉非垂著頭,抱著小豬。不說話,也不動。

我最不會安慰人了。孟殷有點傷神的想。「其實…妳不用這樣硬撐嘛。妳才幾歲?就算孩子氣一點也是應該的,因為妳本來就是孩子啊…」

糟糕,本來想安慰她,結果害她哭了。這讓孟殷有點慌了手腳。別人是怎麼做的?哎哎…

對了,葉師傅的小女兒哭的時候,他好像是這麼做的…

他拉過劉非,將她抱到膝蓋上,有點笨拙的說,「乖喔,不哭喔,秀秀…」一面揉著她的頭髮。

劉非抱住小豬,眼淚卻更洶湧。或許…她一直渴望可以這樣。有人抱著她,在她傷心或痛苦的時候安慰她。

「我不是小孩子…我不是小孩子…」她喃喃著,卻泣不成聲的偎在孟殷的懷裡拼命哭。

女人,不管是多小的女人,全都口是心非。孟殷默想著。但是她哭的時候,那樣可憐兮兮,像是大雨滂沱下的無助貓咪。

就說了,對這種可憐兮兮的表情,他最沒有抵抗力了。

孟殷輕輕的,嘆了口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