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三部(五)

懸著心,陸浩在門外走來走去。

他不相信任何人,尤其不相信那個詭異的醫師。他才剛剛爬上巔峰,不管他用什麼辦法,都是用盡一切能夠用的辦法。人家不是說,天助自助者嗎?他這樣的努力,為什麼老天爺不幫他,連愛他的青鸞都要跟他作對?

【Google★廣告贊助】

真不懂她在想什麼。她不過是隻青鳥,說難聽點,是禽獸。她初到凡間,他對她百般照顧,難道這些恩情她都忘記了?還是他教她學譜的呢!不過隨口哄哄她,居然當真了。知道他就快要結婚了,居然不吃不喝,也不寫曲了!她以為她是什麼?她憑什麼獨佔他一個人?

他可是陸浩啊!

越想越生氣,越想越委屈。他忍不住想衝進去好好的給她一點教訓…

這個時候,門開了。絕美的大夫冷著冰霜似的臉孔,睥睨的看著他,眼神讓人很不舒服。

「怎麼樣?她肯寫曲了嗎?」陸浩不肯放棄任何希望。

「…一個月後,我來開死亡證明書吧。」孟殷冷冷的說,「她大概活不到一個月。」

「你說什麼?一個月?」陸浩整個心都涼了,「那我不管!她該寫還給我的曲就是要寫,那是她欠我的!」

孟殷深深吸了幾口氣,勉強壓抑住突起的暴怒。小偷。偷竊別人的曲子和聲音,冠上自己的名字而洋洋得意。這樣無恥的小偷,還有臉逼奄奄一息的青鸞為他寫曲。

「我不是神。」孟殷轉頭,「你若要她活,就讓我把她帶走。若不要,一個月後,我來開死亡證明書。」

「你別想帶走她。」陸浩多疑的瞇細眼睛。

「死掉的人不會寫曲。」孟殷冷笑,「反正這是你的選擇。」

陸浩臉色陰晴不定。但是他想起他的法寶,他不怕青鸞逃走。怕什麼?他掌握著青鸞的弱點,而且青鸞和他有契約。

「一個月。」陸浩陰沈的說,「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醫死了也沒差,但她得把曲子寫出來。」

孟殷莫測高深的隱藏在陰影裡,「好。」他轉身進房,將虛弱的青鸞抱起來。

將裹著被單的青鸞抱出來,孟因其實是非常難過的。

蔡衡云:鳳之類有五,其色赤文章鳳也,青者鸞也,黃者鵷雛也,白者鴻鵠也,紫者鸑鷟也。

事實上,聖獸鳳族也的確有五族,青鸞和赤鳳算是比較接近人類的靈獸,遠古的時候常往來人間,憑著天賦的祥和之氣,替淒涼的紅塵帶來幾許溫暖。

但是人間早已走向理性,對於靈獸來說,「不相信」像是一種毒氣,越來越不適合生存。連最能耐受挫折的赤鳳都早已絕跡,更不要說纖細敏感的青鸞一族。

懷裡乾瘦得宛如少女髑髏的聖獸化身,又是為了什麼降臨人間?又為了什麼,連她們最自傲的歌聲都消失無蹤呢?

他想不出來,也不敢細想。只是輕輕的抱著她,細心的呵護著。唯恐受了風邪,那可了不得了。她現在恐怕連人間污濁的空氣都禁受不住,又怎麼受得了風邪的摧殘呢?

完全忘記自己會暈車,只是專注著懷裡呼吸細淺的青鸞。

她張開長長睫毛的大眼睛,悲憫的看著幾乎落淚的孟殷,手是這樣冰涼,撫摸是這樣無力,「不要難過…這也是我自找來的劫數。別為了我難過。」

即使剩下虛弱的氣音,她還是那樣慈悲的溫柔。

「…我會治好妳。」

青鸞短短的笑了一下,閉上眼睛。她此刻只求找個安靜的地方死去,什麼都不想了。沒想到,會在人間遇到豢龍氏…這讓她大大的鬆了口氣。

這代表她會受到比較理想的待遇,死後屍體也不會被人污辱。這樣,就夠了。

懷著一種灰燼般的虛無,她溫順而被動的偎在豢龍氏的懷裡,居然短短的睡了一下…然後因為一種稚嫩陌生卻又莫名熟悉的氣息醒來。

張開眼,她愕然的看到幾頭幼小貔貅湊過來,嗅嗅拱拱,滿眼澄淨的好奇。

貔貅?人間哪來這麼半打的靈獸?

「你們在幹嘛?!」一個少女尖叫起來,「你們想對病人怎麼樣?!去去去,滾遠點!」那個俏生生的少女拳打腳踢的將貔貅趕開,「不怕不怕,他們不會咬人…呃…」

少女和她四目相望,兩個人都獃住了。

青鸞的眼底湧出淚來,自己卻不明白為什麼。她明明鎖住了自己的情感,免得那個和她有契約的人又拿走什麼…但是當她見到這個少女,卻像是迷路的小孩找到了親人,覺得所有的苦難和悲傷都可以得到安慰,讓她再也鎖不住滿心的傷慟。

她不是人。這倒不是罵人的話,而是劉非心裡湧起的一種異常的聖潔感。很乾淨很美麗…她明明病得只剩下皮包骨。但是在劉非眼中,她卻無比的美麗漂亮,像是最溫潤最迷人的青玉。

那種正名應該為「蒼」的美麗綠色,或許因為她的眼睛就是那樣憂鬱而深邃的深綠,令人打從心底震撼的動容。

「我叫劉非。」她出於本能的去抱那個輕得像件衣服的瘦弱病人,「不要怕,妳會好的。沒關係哦,妳可以哭。有些傷痕是要哭出來才會好的…」

我接近了一湧生氣勃勃的生命之泉。她信賴的伸手給劉非,貼在劉非的胸膛。宛如被洗滌般,積在心裡成了癱癰的眼淚,汨汨的流個不停,無聲的像是窒息般的啜泣。

原來我還會哭。我還以為…我早就已經死了。

我的心早就已經死了。

「我在這裡哦。」劉非輕聲勸哄著,「我會一直在這裡哦。」她什麼也沒問,很自然而然的將青鸞抱到自己的房間,後面跟了半打蹦蹦跳跳的小貔貅。

孟殷顫抖的手臂伸在半空中,突然覺得哀怨而挫折。「…為什麼?為什麼青鸞大人喜歡劉非勝於喜歡我?嗚…我也喜歡青鸞大人,我才是豢龍氏欸…我在這裡還有什麼地位啊~」

他蹲在牆角畫了很久的圈圈,背後籠罩著烏雲般的哀愁。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