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三部(六)

在劉非的照料下,一心等死的青鸞竟然漸漸好轉,她溫順的吃著劉非餵她的飯,溫順的低頭讓劉非幫她梳頭。她瘦得乾枯的臉頰豐潤起來,像是垂死的玫瑰受到了呵護,綻放出甜蜜的芳香和嬌豔。

她是這樣依賴劉非,只要一刻沒有看到她,眼底就寫滿了惶恐的不安。

【Google★廣告贊助】

這天,青鸞從昏睡中醒過來,發現劉非不在身邊,她害怕的看著周圍,手指緊緊的抓著床單,連貔貅親熱的安慰都不能讓她平靜。

「劉非睡著了。」孟殷輕按了青鸞的手,「青鸞大人,她這些天幾乎沒闔眼,我抱她去我的房間睡一下。」

青鸞看著孟殷,眼神不大自然的挪開。她突然有點怕這位僅存豢龍氏的眼神…他乾淨得幾乎有些無情的眸子,像是可以看穿一切。

甚至看穿她那令人羞愧的愚蠢。

「…青鸞大人,請不要逃避。」孟殷這些天也不是閒著沒事幹,他聯繫了大師傅,靠「夏夜」的情報網做了一些調查,「妳可以逃避一切,卻沒辦法逃避自己。」

她美麗的眼睛立刻湧起一層霧氣。

「青鸞大人,妳的聲音呢?」孟殷也覺得很憂傷,「為什麼妳會把天籟分享給別人呢?」

她撇開頭,淚如泉湧。

「就算妳將聲音分享給別人,妳也不至於失去自己的聲音。」孟殷逼得更緊點,「但是為了什麼,妳失去了自己的聲音呢?」

「…不知道。我…不知道。」青鸞用虛弱的氣音說,「我突然…就沒有聲音了。我不知道為什麼…」

「妳有話,想對那個人說吧。」孟殷犀利的扯開她的傷口,「但是妳又說不出來…因為他對妳來說很特別。」

青鸞不說話,也不動。只是不斷滾著珠淚。

「妳將終生的婚約締結給他了嗎?」

她掩住臉,發出無聲的悲鳴。

人類面對婚姻宛如兒戲,但是鳳族卻不然。鳳族的生命長得接近永恆,對於婚約的重視遠超過生命。她活了這樣長的時光,卻將這麼重要的婚約托付給一個壽命短暫的人類,可以說是非常嚴重的犧牲。這意味著短短數十年的歡聚,她得獨自面對無盡歲月的孤寂。

但是沒關係,她願意。

只是蜉蝣似的人類回報她的卻是惡毒的欺騙,在她幾乎獻出一切的時候…

「妳將羽衣給他了嗎?」孟殷覺得很不忍。他說過,他對這樣的悲慟沒有抵抗能力。青鸞的痛苦深刻的感染了他…但是他決定將青鸞的痛苦做個終結,「妳把自己的翅膀當作婚約內容,給了他嗎?」

青鸞閉上淚流不止的眼睛,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真的是最糟糕的狀況。孟殷更加沈重。

「我會幫妳把羽衣要回來。」沒問題的,我也是狡猾可惡的人類。「但請妳…將想要說的話,好好的說出來。」

***

一個月後,接到孟殷電話的陸浩急切的趕了過來。

「她寫了嗎?她把曲子寫出來了嗎?」連鞋都還來不及脫,他抓著孟殷問個不停,「到底怎麼樣了,快告訴我!」

孟殷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你把羽衣帶來了?我說過,這是藥引,沒有這個就治不好她。你要知道,活著才可以一直為你寫曲,死人是不能的。」

陸浩遲疑了一下,「我要先看到她寫的曲子。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在騙我?」

孟殷不耐煩的丟了一疊樂譜給他,陸浩貪婪的看著,原本緊皺的眉毛漸漸的鬆開來,露出欣喜欲狂的表情,「她只要願意,還是可以的嘛!她呢?青鸞幾時可以回來?」

孟殷沒有回答,抱著研究的神情看著陸浩。「你愛她嗎?」

陸浩被他凌厲的眼神看得有些狼狽。「…或許你不相信,但我的確是愛她的。不然,我怎麼會把一隻異族帶去我家過年?我爸媽都看過她呢!不管是她的人還是她的才華…我都是很愛很愛的。只是她這樣的違抗我,讓我非常傷心…」

「那你為什麼違背婚約呢?」孟殷無情的問著。

陸浩愣了一下,突然狂怒起來,他咆哮著,「我跟她說過多少次,這是我們倆的祕密,她怎麼可以告訴別人?太過分了!禽獸就是禽獸,想要他們信守諾言居然這麼困難…」

「她沒說過半個字。」孟殷淡淡的,「但是鳳族會變得這樣淒慘狼狽,也只有毀誓這個原因。」

「我沒有毀誓!」陸浩吼了起來,「如果不是她越來越不聽話,我又怎麼會去娶別人?她除了會寫曲,還能給我什麼幫助?這個世界有才華就能大放異彩?不要太天真了!我的未婚妻是唱片公司老闆的千金,她能夠讓我在世界舞台發光發熱,而不侷限於這個狹隘的小島上…她能嗎?青鸞可以辦到嗎?她甚至連用法力魅惑唱片老闆都不肯!」

「你需要老闆千金的幫助,又需要青鸞的才華。」孟殷冷靜的分析,「簡單說,你病了,你得的是貪病。」

「我沒有病。」陸浩咬牙切齒,「你大概覺得我是負心漢、是壞人吧?坦白告訴你,我這樣對青鸞,一點歉意也沒有。有個大師對我說過,我前生救過青鸞。若不是我救過她,她早就沒命了。現在她做的一切都只是償還我上輩子的恩情而已!」

在一旁忍耐沈默的劉非張大眼睛,驚愕這樣的胡說八道,旋即狂怒。握緊拳頭的她讓孟殷擋住,她用無比憤慨的眼神望著師傅,孟殷卻用一種冷淡卻惡毒的眼神回報她。

師傅,大約不會讓這個人太好過吧。劉非深吸一口氣,努力壓抑著怒火。

孟殷嫵媚的對著陸浩笑了笑,他希世的美貌緩和了陸浩的火氣。「也就是說,你從來沒想過要娶青鸞,你們的婚約沒有成立過?」

「哪個人類會去娶一隻鳥?」陸浩想也沒想的回答,「什麼婚約?那不過是哄哄她。」

「這麼說來,一切都是誤會。」孟殷心平氣和的伸手,「羽衣給我吧。我需要這味藥引。」

他遲疑了一下,看了看手裡這疊樂譜…青鸞活著,的確比較重要。雖然羽衣是留住青鸞唯一的法寶,不過,這件羽衣只有一半。他只要羽衣,又沒有說非要全部,對吧?

他還是擁有一半的羽衣,讓青鸞沒辦法走。

陸浩遞出了羽衣,虛空中伸出一隻白皙的手,接走了。青鸞接過那半件羽衣,憂鬱的看著陸浩。

「婚約解除。」孟殷輕輕的說了這一句。

青鸞慢慢的,無比悽楚的微笑起來。含著淚光,她專注的望著這個幾乎奪走她一切的人…尤其是她珍貴的信賴。

她要說…她好想說…

「把我的聲音,還給我。」她用氣音說著,卻震撼了周圍的空氣,「把我的愛情,還給我。」溫柔的青鸞一怒,連大地都為之共鳴,「把我的歌,還給我!」

縱起狂風,屋子裡所有的東西都被捲起來狂暴的飛舞,陸浩張開嘴想說話,發現他的聲音不見了。

「把我的一切,通通還給我!」青鸞得回自己的聲音,即使哀鳴也宛如天籟。

陸浩只覺得自己像是被撕裂了。所有從青鸞那兒奪來的靈感、歌聲,一切的一切,通通不見了。他驚慌的抱住僅存的半件羽衣,那件羽衣卻像是有生命一般,掙扎著從他的手底掙脫,飛入青鸞的手上。

得到羽衣的青鸞,漸漸的發出蒼青的光,白皙的手臂長出青色的羽毛,幻化成雙翼極展的大鳥,她輕盈的在室內盤旋,湊近孟殷低語了幾句,然後從窗戶飛走了。

陸浩嘶啞的喊著青鸞,卻只能眼睜睜的看她離開。

「你!」他一把扯住孟殷的衣領,「你居然騙我!」

「我騙你?我有嗎?」孟殷冷淡的將他推開,「我治好了青鸞,你得到了青鸞最後的樂譜。不過你的貪病…我無能為力就是了。」

陸浩又想撲過來,一大群又像獅子又像敖犬的「大狗」擋在前面,露出銳利的牙齒低吼著。

他恐懼的退後兩步,「…我不會饒過你的。」

孟殷無視他的威脅,露出最美麗的微笑,「貪病是絕症,我很遺憾。但是我可以幫你開病危通知書。你需要我通知你的家人嗎?」

「我的歌迷不會饒恕你的!」陸浩嘶啞的吼著,「他們會來將你撕成碎片!」

「好啊,」孟殷的表情很輕鬆,「我等著。」

***

陸浩的威脅一直沒有生效。

自從他的聲音被青鸞收回去以後,歌迷也用相同的速度遺忘了他。每天都有新的歌手,每天都有新的偶像。他的歌迷,也很快的成為別人的歌迷。

「青鸞回家了嗎?」望著天空,劉非有些悵然的問。

「嗯,應該回家了。」孟殷看著報紙。

「她跟你說什麼?」劉非拿走報紙,眼神非常認真。

「呃…」孟殷輕輕咳了一聲,「她謝謝妳,也謝謝我。」

「就這樣?」劉非有些失望,「她還會再來嗎?」

「恐怕不會吧。」孟殷很誠實。人間對於單純的青鸞來說,實在太險惡了。

其實,青鸞不是只跟他說了謝謝。用心說話比語言迅速多了。

她說,對劉非好一點。劉非這樣溫柔,是因為她需要的溫柔沒有人可以給予,所以對於其他亟需溫柔和照料的生物,給予最大的反餽。

「…乖乖喔。」孟殷有些笨拙的將劉非抱在膝蓋上,「師傅疼妳喔。」

「…師傅,你神經了嗎?你把我頭髮揉亂了。」

(第三部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