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四部(一)

第四部 溫柔,其實會有問題。

自從青鸞回返之後,有段時間孟殷很悶悶不樂。劉非猜想,嘴裡討厭女人的師傅才真的口是心非。其實,他對所有種族的女性都特別愛護包容,不管是拳頭比嘴巴快的小徒,還是飄渺哀愁的青鸞,他都同樣的愛護、甚至溺愛。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更不能忍受分離的痛苦,才會說,他非常討厭女人吧?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他終究振作起來,把心思放到新的研究上。關於這點,劉非是感到很安慰的。再說,這次他把興趣放在農耕上面,就算種什麼毒草惡苗,安全性來說也相對高許多,應該不會出現可憐的受害者才對。

好不容易做完了手裡的家務,她從廚房的窗口望出去,師傅穿了整套工作服,長褲嚴肅的塞在長雨鞋裡頭,長頭髮編成光滑的辮子,辛勤的在菜園裡翻土…

漂亮的人真是占盡一切便宜。哪怕是這樣農婦的打扮(是農夫吧…),也讓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暑期來進修的研修生應該也有同感,有幾個男生看到呆掉,口水快要滴進土裡了。

青春期的小男生呀…劉非老成的搖搖頭,推窗喊著,「師傅,要不要吃點心?我弄好下午茶了…」

孟殷給她一個燦爛得幾乎眩目的微笑,「你們先把土翻好,注意不要挖到我種植的那塊喔…弄好手裡的工作,也來吃點心吧。」

他優雅的走過井井有條的菜園,走到前庭,劉非已經把茶和餅乾端出來了。

「不請學姊學長一起吃嗎?」劉非是個有禮貌的小孩,儘管是研修生,她還是尊稱學長姊,因為這些各地而來的學生年紀幾乎都比她大。

「讓他們自己動手看看,不動手怎麼會呢?」孟殷在藺草墊子上跺了跺泥土,走到前庭的桌邊開始喝下午茶。

劉非也跟著喝茶,她凝視著在遠處工作的學姊學長…突然覺得他們有點奇怪。他們在菜園跑來跑去,一面手舞足蹈。

這麼大人了,還學小孩子搗蛋?植苗都快踩死光光了。她越看越不對,走過庭院想看清楚他們在幹嘛…

「…師傅!」她語氣裡帶著極度的驚恐,「你到底在菜園裡種什麼?!」

孟殷轉過頭來,心裡暗暗叫了一聲糟糕,「…就…那個嘛…」

「那個是哪個?!」她幾乎是怒吼了,「為什麼菜園有一堆蘿蔔跑來跑去在跳舞?!」

「我基因改良過了!」孟殷反射性的摀住臉,「我拿人蔘的基因改良過了呀!」

「…到、底、是、種、什、麼…?」她的語氣冷靜許多,卻蘊含豐富的暴風雪。

孟殷把臉摀得更緊一點,「就曼…」

什麼是「就曼」?而且那些會跑的蘿蔔一面邊跳還邊叫,叫得還挺淒慘的…

她突然腦門一昏,想起她在「夏夜」的時候,葉師傅曾經拿過標本跟他們這些見習生講解過…

那是西洋的惡魔曼陀羅花吧!這種該死的花都生長在墓地、刑場,或是凶宅附近,一但被拔出來,就會發出慘叫聲,聽到的人會馬上沒命…

「曼陀羅?!師傅啊~你到底有沒有一點常識!?」她的嗓音逼緊,「你在我們菜園裡種這種東西!」

「基因改良過的!」孟殷摀著臉跳出前庭,「再說,貔貅認主了,所以我們不會有事啊!他們會替我們擋掉曼陀羅致命的聲音…」

「…那學姊學長有貔貅護體嗎?!」劉非一個健步跟著跳出去,一把抓住師傅的前襟,「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

「呃…」糟糕,他沒考慮到這點…「不要怕啦,這些真的是品種改良過的,不會致命的…」

但是劉非又不是第一天當他學生,怎麼可能聽不出當中的破綻?「會怎樣?你有沒有做解藥?師傅,你不要跟我說不會馬上死,會十分鐘後才死啊~~」

「不會死啦!」孟殷情急大叫,「發瘋而已,不會死啦!」

「發瘋而已…」劉非鬆了手…然後非常老實不客氣的給了她的師傅一頓「鐵的紀律」,然後逼著啜泣的師傅去幫她抓亂跑的曼陀羅和亂跑的學姊學長,頓時研究所成了瘋人院,雞飛狗跳十來天。

當然,憑孟殷的鬼才怎麼可能研究不出解藥?(只是有很多副作用…)劫後餘生的學姊學長抱頭痛哭,爭相打包行李逃了個乾乾淨淨。之所以沒有東窗事發,是因為孟殷幫每個學姊學長的暑期成績都打上特優,這件烏龍事件才得以掩飾過去。

當然,有些許後遺症的學姊學長因此免去留級的不幸,很口是心非的一致讚揚了孟師傅的春風化雨。大師傅雖然有些疑惑,但是別校的感謝信都寫來了,不覺也面上有光,隨口就稱讚孟殷幾句。

「沒想到這脫線小子也開竅了,士別三日,倒是刮目相看。」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夏夜」的某個師傅記在心裡,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將他最頭疼的「學生」,送到孟殷的研究所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