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四部(三)

一個禮拜而已,不是嗎?劉非這樣安慰自己。但是她卻覺得這個禮拜,這樣的漫長…

夏朵黏著她,跟她說了許多關於爸爸媽媽的事情。但是甜蜜總是一閃而逝,接著是無比的怨毒,「…有了弟弟,他們就不要我了。一直講弟弟怎樣怎樣怎樣…我呢?我呢?我恨弟弟,我恨爸爸媽媽,他們都是叛徒!還是劉非姊姊最好…」

【Google★廣告贊助】

「…妳跟我相處也沒多久。」劉非苦笑著。

「不,我第一眼就知道,劉非姊姊會永遠喜歡我、愛我。對嗎?一定是這樣的…如果不是有那個討厭的男人…」

「不可以這麼說!」劉非發怒了,「不要說孟師傅的壞話!」

夏朵瞪著劉非,這次劉非鼓起勇氣也回瞪她。夏朵粗重的呼吸幾下,突然笑得很甜蜜,「好嘛,我不說就是了。劉非姊姊不要討厭我哦。」

她的確不再說孟師傅的壞話,但是她什麼都要劉非陪她一起作,甚至黏著她一起去煮飯,但是總是會出些大小意外,讓劉非放下手裡的工作緊急的去看她。

劉非畢竟年紀還小,還是需要人照顧的年紀。夏朵這種極度獨佔的狀態,讓她身心俱疲。

「妳差不多一點好不好?」脾氣向來不錯的孟殷發怒了,「妳搞清楚,劉非不是妳的保姆、更不是妳爸媽!天哪,我們不說話都讓妳當傻瓜了…可憐妳是小孩子不跟妳計較,妳倒是越來越過分了!妳再黏著劉非,當心明天我跟妳老爸告狀!」

「不要跟小孩子計較…」劉非虛弱的阻止,她這幾天真的累壞了,尤其是半夜夏朵會偷偷溜到她床上,常常嚇到她。

夏朵不做聲,只是翻著眼白看孟殷。

跟夏朵睡是種恐怖的經驗。常常睡到半夜,就看到夏朵用一種專注到接近瘋狂的眼神瞪著她看。她因此常常整夜無法成眠。

真的是極限了。她抱著枕頭,很沒志氣的跑去敲師傅的門。

「…師傅,我跟你睡好嗎?」接近崩潰邊緣的劉非,可憐兮兮的問。

正躺在床上看書的孟殷看著他可憐的學生,掀開棉被,招了招手。她疲勞的爬上床,「師傅對不起…」

「她該不會連睡覺都去吵妳吧?」孟殷滿心疼的。

「嗯…她不睡都瞪著我看…」她靠近孟殷一點,「很可怕的。」

孟殷輕輕的撫著她的背,看她緊皺的眉漸漸鬆開,睡顏是這樣無憂無慮,他覺得有種溫柔的感動。

哎,她其實還是需要人家疼愛的小女孩,為什麼每個人都想依賴她呢?這種天賦不要也罷。她早晚會被這樣的需索壓垮掉的。

明天就算穆師傅不來接,逼也把他逼來。別開玩笑了,這小禍害是他的女兒,憑什麼來累垮我的小劉非?

憤慨的默想很久,他也矇矇矓矓的睡去…卻因為一種異樣的寒冷清醒過來。

黑暗中,他看到一雙炯炯發光的眼睛,趴在床尾,滿滿的蘊含著惡毒。

「你別想,搶走我的劉非姊姊。」她的聲音帶著童稚,卻是那樣的冰冷,像是要凍結空氣般。

他將熟睡的劉非抱緊一點。

她像是一隻蜘蛛,用一種蜿蜒的姿勢,手腳著地的爬上床。很糟糕的是,孟殷發現自己無法動彈。

該死的他媽的天賦!她一定繼承了她老爹的心靈控制,才可以把他吃得死死的!

夏朵的眼睛更亮、更大,嘴裡絮絮的念著急促的咒語,空氣越來越寒冷,在這夏末的夜晚,他和熟睡的劉非一起呼出白氣。

空間似乎越來越緊縮,此起彼落的哭嚎越來越清楚,連鎮靜的孟殷都動容了。天…這麼小的女孩…居然可以役使複數以上的鬼!

他沒見過年紀這麼小、能力這麼優秀的役鬼者!

「狂夢!」他呼喚自己的使魔。

「等你死了再叫我。」狂夢懶洋洋的回答。

「狂夢,妳想永遠困在那隻死鳥的屍身裡,就可以不用應我呼喚。」

狂夢忿忿的現身,面對塞滿房間的鬼魂發呆。「…我的天哪~」

「現在是感嘆的時候嗎?」孟殷真是哭笑不得,「殺死那個役鬼者!」

「…你說殺就殺?」狂夢幾乎掉眼淚,她在狹小的房間飛翔,躲避著夏朵的眼光,「我連看都不能看她,我是可以殺誰啊?」她一面頂嘴,一面抓滅洶湧的鬼魂。

「妳不能看?」孟殷獃住了。

「我雖然討厭你,但我更討厭她!」狂夢閉著眼睛亂殺一通,「她可以把我的意志搶走,你說我能看她嗎?!」

…穆師傅,你害死我了!

但是狂夢的出現,稍稍讓夏朵分神,孟殷發現自己可以動了,他馬上抱起依舊熟睡的劉非,想要跳窗逃走…

倒抽一口冷氣,他還奇怪貔貅怎麼讓這些鬼魂入侵呢…他的研究所密密麻麻的被無數的鬼魂包圍,這些小貔貅又尚未成年,只能圍成一個圈子勉強抵禦鬼魂的攻擊,僅僅自保而已,根本不可能來救他們。

能逃去哪?

「別想逃。」一隻冰冷的手搭在孟殷肩上,「你去死吧!劉非姊姊是我的!」

「我不是任何人的。」在孟殷懷裡的劉非突然出聲,把所有的人都嚇一跳。

其實…劉非巴不得自己昏過去。但是有種憤怒,在她的胸膛不斷滾動。為什麼呢?她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她心愛的人都要離開她?這次就更離譜了,居然是為了喜歡她,所以要害死她的孟師傅!?

「我討厭妳!我非常討厭妳!」她氣得哭出來,「我討厭妳獨佔的心理,我討厭妳討厭妳討厭妳!」

「…連妳都要背叛我!」夏朵尖叫起來,「我恨你們,通通都去死吧!」

她的尖叫幾乎要震破靈魂,加上鬼魂的共鳴,連五臟六腑都為之翻湧,孟殷只能咬牙將劉非藏在自己懷裡,希望她受的傷害少一點。

「不不不…」劉非痛苦的哭起來,「不要不要…劉師傅…」

她想到劉師傅那樣可笑又悲慘的死亡,她第一次和心愛的人死別。我不要孟師傅也這樣…

[1;30m「這段咒語,妳要好好記住哪。」頭頂光亮的劉師傅教了她口訣。「等有一天哪,妳懂得什麼是保護和被保護,就可以役使使魔了。現在對妳還太早…等妳大一點,時機到了,師傅的使魔就交給妳,知道嗎?」 [m

那個時機,會是什麼時機?「劉師傅…爸爸…」劉非大哭起來,飛快的念著難解的咒語。這可能是她一生中最後一次念這個咒語了…

只看寒光一閃,突然凍結了夏朵的尖叫。一陣冷森森笑聲,「嘖,這種小場面也要我老人家出場?瞧不起人是吧?」

一隻比獼猴大不了多少的使魔蹦蹦跳跳的,全身環繞著綠光。

「滾開!」暴怒的夏朵沒把這猴模猴樣的小使魔看在眼裡。但是狂夢卻倒抽一口氣,臉色慘白的躲在孟殷背後發抖,指爪都快陷入他的背肉裡了。

「現在小孩子都這樣沒禮貌嗎?」使魔抱怨著,「好啦,難聽死了,別叫行不行?」他彈了彈指甲,夏朵張大嘴,卻再也發不出聲音。

「哼哼哼,瞧不起老人家就是這樣…」他笑得很賊,「唷,妳這票小跟班還不肯走?沒見過世面的雜鬼,滾吧。」

他用猴爪似的手在地板一拍,突然裂開一道帶著岩漿火紅裂口,所有的鬼魂哀鳴著,身不由己的讓裂口吸了進去,幾秒鐘的時間而已,消失得乾乾淨淨。

「每次都要我出來打掃垃圾,你們當我是清潔工是吧?」他喋喋不休的抱怨,「喂!那個小鬼!妳不要以為妳有能力叫得動我老人家了。要不是我太閒怎麼可能應妳召喚?要叫我最少也替我準備個大角色,這種雜魚妳好意思我還不好意思哩!老劉勒?他死哪去啦?居然隨便把我的契約胡亂讓渡,我要告他…」

孟殷看著一屋子的老弱婦孺,只好硬著頭皮回答,「呃…劉師傅過世了。」

猴樣使魔瞪了孟殷一眼,「我問你了嗎?你懷裡的丫頭怎麼不答腔?!」

這個…孟殷搔了搔頭,「…因為她昏倒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