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四部(五)

後來夏朵成了羅師傅唯一的學生,據說整個人都不一樣了。變得謙遜,有禮貌,溫柔又可愛,只是不肯離羅師傅太遠。

但是,她就算在「夏夜」遇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也跟對待其他人沒兩樣,並且再也不肯回家,甚至不承認自己還有家。

【Google★廣告贊助】

這樣的結局不知道算好還是不好。

經歷了這件事件以後,孟殷很矯枉過正的禁止研究所接收十五歲以下的學生,有陣子若有女孩子來,他還會如臨大敵,只差沒有蓬起尾巴恐嚇的哈氣。

而且,他又再次更改了興趣,突然很熱衷的抱了大疊的育兒教養、兒童心理之類的書,鑽研不已。

這個新興趣…應該不會引發任何程度的災難吧?劉非相當程度的不安過。

「妳知道嗎?夏朵接受的是英才教育,她一直都沒去過學校。」某天,孟殷從書堆裡抬起頭來,對著劉非講。

「我知道呀。」劉非覺得師傅很奇怪,「大部分『夏夜』的學齡學生都是這樣的,我從十四歲以後也沒再去過學校了。」

「但是朱師傅的孩子都上學的。」

「那是因為朱師傅覺得小孩子應該要先學習人際關係。」劉非搬起一大簍的衣服,到後院洗衣服了。

事後想起來,劉非實在不知道有什麼地方出差錯。總之,她的師傅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突然主動幫她做起家事(或說妨礙她也可以),甚至不顧她的反對,要她九月就去上學。

「…我通過了大學學力測驗欸!」她叫了起來,「為什麼我要去跟一群笨蛋念高中?」

「因為人際關係很重要。」孟殷嚴肅的說。

「…家事誰做?」她整個呆掉。

「我做。」孟殷義薄雲天的回答。

「…師傅,你頭殼壞掉了嗎?」

(第四部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