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五部(一)

第五章 無垢之狂

劉非一直覺得,她的師傅外表看起來年輕又漂亮,事實上,作息時間跟菜市場的歐巴桑(或歐吉桑)其實完全一樣。

她已經儘可能早起來,還是鐵灰著臉,看著滿面春風的師傅端出了他們的「早餐」。

【Google★廣告贊助】

真的不能說是不豐盛…有蛋有青菜有肉,甚至還有鍋稀飯。但是所有的食材都是白水煮過加麻油和醬油,你實在很難說服自己這是一桌菜。

「…師傅,早餐和晚餐我煮就好了。」劉非臉孔發黑了,「你真的不用這麼早起…」

「哎哎,妳好好唸書就好了。」他滿臉父愛的燦爛光芒,「乖,快點吃,我還煮了妳最愛吃的白煮蛋。」他把蛋殼都還沒剝的白煮蛋推到她面前。

…我從來沒有愛吃過這麼「樸素」的食物,師傅…

張了張嘴,又頹然的閉起來。師傅的確很沒常識,但是他這樣溫柔好心腸的煮飯,你真的很難傷他的心。

直著喉嚨,她硬把一碗稀飯吞下去,「師傅,晚餐等我回來煮吧。」

「哎呀,小孩子擔心那麼多幹嘛?」他催促著劉非,「快去上學,晚回來沒關係,和同學多點時間相處啊~」

欲言又止了好一會兒,劉非頹下肩膀,沈重的背起書包,悶悶的牽了腳踏車走出去。

目送劉非出門,他滿眶含淚。心愛的小女孩長大,當父母的都有點相同的驕傲和惆悵吧?如果可以,他也希望把小劉非留在家裡扁他,最少可以常常看到她…

但是許多研究報告和夏朵的實驗見證,讓他不能冒這種險。他和許多同學都安然的渡過了暴風雨似的青春期,這不代表劉非也可以這樣。

他不願意看到劉非的臉上,出現夏朵的瘋狂。

「越來越有爸爸的樣子吧?」他自言自語著,驕傲的挺起胸膛…轉眼看到滿目創痍的客廳,不禁有些喪氣。煮飯還是小事,打掃家務才是最嚴重的部份。

「呃…狂夢?」他客氣的喚著那位妖嬌的使魔,「可以請妳幫我打掃嗎…?」

話才剛說完,虛空中扔出一本宛如國語大辭典的合約,正中他的額角,狂夢美麗又冷冰的聲音傳來,「你自己查查合約,哪條寫到我得幫你做家事?當初騙我簽這本破合約,我可是從頭到尾讀爛了。你找啊!你給我找啊!我是當你的使魔,可不是當他媽的老媽子!」

摀著額角蹲在地上滿眼金星的孟殷,連個字也不敢吭。他怕一開口,狂夢拼著命不要,說不定會把整座火山扔出來。

所以說,他真討厭女人。不管是什麼種族的女人,架子都大得跟天一樣。只有他的小劉非那麼任勞任怨,體貼入微。

如果她扁師傅的時候下手輕一些,那真的十全十美了!

他轉眼,看到桌子底下呼呼大睡的小貔貅…又重新燃起一絲希望。

「欸,別淨在那邊睡覺,來幫我拖地板。」他踢了踢那群毛團。

結果這些忘恩負義的毛團,颼的一聲跑了個無影無蹤,真的是令人氣結。「…我養你們到底有什麼用啊?!」他氣得手指發抖,「吃了我多少硬幣和伙食費,叫你們幫點小忙一個個跑得跟飛一樣…」

正氣得七竅冒煙的時候,突然門鈴響了。

…這種荒郊野外,也有推銷員上門?他搔了搔頭,一面開門一面說,「對不起,我們什麼都…」然後他的眼睛都直了。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睜開來仔細盯著看。只見一麗人身穿輕軟紗衣,無數飄帶,宛如弱柳扶風,巧笑倩兮的看著他。

這種雍容、這種嬌媚、這樣飄然出塵的氣質…

他敢賭上爺爺的名譽,和爺爺的爺爺的名譽…以至於整個豢龍氏古往今來所有族人的名譽通通押下去…

「您…您是天人?!」

「賓果!」這位氣質典雅的仙女很突兀的翹了大拇指,「果然是豢龍氏,眼光好得很哪!不要叫我什麼『您』不『您』的,我俗家姓孫,閨名無垢。」她非常活力充沛、並且現代化的猛烈握了握孟殷的手,張望著宛如核彈廢墟的客廳。

「情況有點糟糕,但還在我算計範圍內。」她信心十足的走進大門,「給我十分鐘,我給你一棟窗明几淨的可愛家庭!」

「…啊?」孟殷張大了嘴。

「你沒接到青鸞大人的信嗎?」無垢很自然的脫了飄飄的紗衣…轉瞬間,穿上圍著雪白花邊圍裙的黑色洋裝,頭上還很趣緻戴了一頂很小很小的小帽子。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們的管家了。」無垢非常愉快的宣佈。

孟殷咚的一聲撞到了牆,大腦一片空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