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一部(一)

第一部 狂妄之瞋

隨著時日的過去,劉非對美貌的孟師傅已經幻滅的差不多了。

當有人煮飯的時候,孟殷很自然而然的放棄了他的水煮肉水煮青菜水煮蛋,還會挑剔和點菜(你以為你在餐廳吃飯?);當他發現有人打掃的時候,他很義無反顧的將屋子弄成垃圾堆,指使年輕的學生來清理(學生不是這樣用的吧?);當他知道看不過去的劉非會幫他餵實驗用的動物和非實驗用的寵物時,他就放心的在冰箱上貼了張什麼動物該餵什麼食物的紙條,然後很逍遙的去玩他的實驗和看他的書…

【Google★廣告贊助】

劉非對於美人已經有了嚴重的偏見。

本來她還抱著最稀薄的希望,幻想孟師傅留了一頭長髮必有浪漫的原因…

但是他很直接坦白的告訴劉非,「因為一直在考慮要剪什麼髮型,實在很難選擇,拖了一年以後,就這麼長了。」

劉非終於認清了她的師傅︰一個懶到不能再懶,懶到可能連大餅都懶惰轉(有人服侍的話),徹頭徹尾,神經不太正常的懶人。

她雖然狂怒起來會揍躺在垃圾堆酣眠的孟殷,但也會認命的處理一切的雜務。包括打掃上下兩層樓十個房間的研究所,餵養大約一個軍隊之多的寵物和非寵物,甚至會去冒險把正在啃台灣黑熊的小愛拖回來…

還有日常功課要做,所以她是很忙很忙的。

至於時常鼻青臉腫的孟殷,最大的興趣是扛著釣竿去釣魚,但是往往沒釣到什麼。

不過連日豪雨,沖毀了研究所唯一的產業道路,雖然青菜還可以用貧瘠疏於管理的菜園勉強補足,但是魚或肉就沒辦法了。

孟殷又扛著釣竿出去時,劉非叫住他。而孟殷,非常反射動作的護著自己的臉。「說好不打臉的!」他想不起來又惹了什麼禍,「冰箱最後兩根香腸不是我帶出去烤來吃的!」

…難怪香腸會失蹤。大概連培根、火腿,都是在溪邊釣魚兼烤肉的時候消失了吧…

「你!」劉非磨了磨牙齒,勉強忍住。「你若釣不到魚,從今天起,你只有蘿蔔湯可以喝了。」

孟殷很快的垮下臉來,嘀咕著進屋子裡拿了些什麼,才轉身出門去釣魚。

二十分鐘後,他帶回了滿滿一箱的溪魚。

劉非迷惘的看著他。奇怪,之前都釣不到,一遇到沒肉吃的危機,他這個師傅是怎麼把魚變出來的?難道飢餓可以激發潛能?

狐疑歸狐疑,她還是把滿水桶的溪魚拿進廚房。

「內臟要清乾淨,」孟殷在書房喊,「魚要煮熟喔!」

半個巴掌大的溪魚要清內臟?劉非聳了聳肩,很任勞任怨的開始剖魚肚清內臟,又是紅燒又是油炸的煮了一桌香噴噴的滿魚全席。

孟殷很開心的大快朵頤,劉非才挾了一口紅燒魚吃,幾隻飢餓的貓拼命磨蹭她的小腿,叫得很淒慘。她無奈的放下筷子,把清出來的魚內臟倒到後面的食盆裡。

結果那幾隻吃了魚內臟的貓,通通倒地口吐白沫。

這…?劉非蹲下來看著明顯中毒的貓,她臉孔蒼白的衝進屋子。「…你…你到底用什麼餌釣魚…?」

孟殷埋首苦吃,含糊不清的說了句。

「孟師傅!」劉非怒吼了。

他苦著臉吞下滿口的飯,「…河豚毒啊。」

劉非的臉孔刷的變白了。太陽穴的青筋不斷的跳動。

不大妙。孟殷警覺的護住臉,「我沒把魚毒死嘛!只是讓牠們痲痹而已!而且那是我獨到的配方,裡面有特製的砒霜和非洲魚藤…釣魚太慢了,毒魚比較快呀…配方都是天然的,很快就分解掉了,不會破壞環境…」

砒霜?非洲魚藤?!

「還有呢?」劉非的聲音霜冷起來。

「還、還有…」孟殷從指縫小心翼翼的看著她,「還有天旋草和鶴頂紅…」

我吃了一口紅燒魚。天啊~我吃了一口耶!

劉非覺得天旋地轉,衝進洗手間,試著將胃裡的東西吐出來。

說也奇怪,劉非和那群貓都大病一場,三天後才有辦法起身。吃了整桌魚料理的孟殷卻一點事情也沒有,甚至好心的幫劉非煮魚湯。

她有氣無力的趴在床上,用白眼看孟殷。「…我自己煮白粥就好,謝謝。」

「很香呢。」孟殷含著食指,「我覺得好好吃…」

「毒不死你的話…」劉非感到肚子一陣陣的絞痛,整個人踡得像隻蝦子,「你吃吧,求求你…」

孟殷很開心的大喝那鍋魚湯,卻沒看到劉非怨恨的眼睛。

她犯了兩個錯誤。

第一,她不該相信師傅的智商,讓他去弄食物就是錯誤的第一步。

第二,她還沒毒發之前,不該徒勞無功的吐出來,應該先把師傅痛打一頓,而不是等毒發到虛軟無力時,對著他磨牙齒。

磨牙齒他又不會痛。

等她體力恢復到可以揍人時,已經是一個禮拜後的事情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