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五部(三)

等傍晚劉非回來了,也跟她的師傅一起呆滯。

天啊,她差點以為走錯家門…若不是他們家在這窮鄉僻壤的荒郊野外,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她一定以為走到鄰居的豪宅去了。她自認打理家務的手段不差,但是要用幾塊布、變動一下擺設,就可以營造出這種矜貴低調的豪華感,除非重新出生,不然她永遠辦不到啊!

【Google★廣告贊助】

更讓她驚駭的是,只見一位陌生麗人迎來,笑語嫣然的接書包,「小姐辛苦了,晚餐已經準備好,主人已經在等您用餐了。」

妳在喊誰?哪裡來的小姐?!

她在呆滯的狀況之下,吃完了精美無比的晚餐,而那位美麗至極的管家,將廚房和餐桌收拾好。

「對不起,無垢下班了。若是您真的有需要,可以搖鈴呼喚我。」

「…呃,不用了,下班以後是妳的時間。」孟殷如夢初醒,「謝謝妳的晚餐,真是太好吃了。」一面用手肘頂劉非。

劉非這才驚醒,「真的真的,好好吃,真沒想到是這樣美味。」

「主人和小姐喜歡,是無垢最大的榮幸。」她笑得那麼美,就像一陣春風拂過,「無垢先告退了。」

她宛如若柳扶風般,雍容華貴的上了樓梯,劉非張大嘴,好一會兒才猛搖她的師傅,「師傅!你老實說!你去哪兒拐來的?!天哪,她她她…她不是、她不是人欸!」

她知道這樣聽起來很像在罵人…但絕對沒有這種意思。這麼說好了,青鸞也不是人。但是她很本能的知道青鸞的高貴,很自然而然的服侍她。

現在跟青鸞等級差不多的「人」來家裡煮飯給他們吃!這這這…

被她搖得亂晃的孟殷總算冷靜了一點兒,「她是天女。而且是成仙有官職的仙官。」

「師傅!」劉非跳起來,她是知道「夏夜」有些師傅會設法召喚或奴役某些等級比較低的魔,甚至收服些妖仙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一個有官職的天女!?

「師傅啊!你不會作家事我不會怪你,剛來的時候我也知道你的德行了!」劉非抓著他的前襟猛搖,「你不會做我做嘛!你需要冒著性命危險去拐一個天女來?天啊~這不是死人可以解決的啊!」

「她是青鸞大人介紹來的!」在被掐死之前,臉孔漲成豬肝色的孟殷嚷起來,「我是無辜的,別真的掐死我~」

等劉非看了介紹信和合約,也跟他師傅一樣發愣。甚至也有相同的,大禍臨頭的感覺。

俗話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更有某個偉人說過,「天上掉下來的只有鳥屎,絕對不會是什麼禮物」。

他們的心裡,不約而同的湧起相同不祥的預感…

***

不過,不祥的預感卻一直沒有實現。或者說,兩個月內,一切平安。

他們的管家真的是專家級中的專家級,將他們的生活照顧得妥妥貼貼,也把眾寵(呃…當中不乏猛獸毒禽)統治得有條有理。最重要的是,她公私分明,上班時間是謹守份際的專業管家,下班以後一點天人的架子都沒有,像是親切的鄰家姊姊。

或許是太親切了,對這對師徒無趣的書蟲歲月頗感不滿。

「不看電視、不看漫畫,不打電動。」無垢抱怨著,「你們活著有什麼意思?來來來,無垢姊姊教你們玩魔獸。」

玩魔獸?劉非狐疑的看著腳邊纏著要硬幣的貔貅,和窗外偶爾可以聽到的小愛吼叫聲…她覺得不用打電動就天天有魔獸可以玩了。

「我功課還沒寫完。」她歉意的笑笑。

「我還有一堆研究資料還沒有看。」孟殷趕緊拿起厚厚的書擋住。

「真是無趣的人…」無垢喃喃抱怨,從冰箱拿了一罐冰牛奶,「你們是不是童年失歡啊?」

等她走了以後,劉非悄悄的問,「師傅,我們這樣算童年失歡嗎?」

孟殷也在思考。他好像識字以後就一頭栽入文字的海洋,不大有童年的記憶。

「沒人規定童年怎麼過吧?」他低頭繼續研讀又厚又充滿術語的文獻報告。

劉非偏頭想了想,她從來沒有看過漫畫,也不喜歡看電視,當然也沒打過電動。但也不覺得人生有什麼缺憾。

聳了聳肩,她繼續寫她的功課。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