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五部(五)

這是怎麼回事?孟殷抱著發抖的劉非整個獃住。若不是劉非這麼害怕,他真的想乾脆暈倒算了。

當人家師傅暈倒能看嗎?這就是為什麼他能保持清醒的主要緣故。

為什麼呢?他只不過是因緣際會救了青鸞大人,然後青鸞大人為了表達謝意,讓一個仙官來他家裡當管家,為什麼又突然冒出天帝的外甥(天界的皇親國戚欸!)突然來他的窮酸研究所?!

【Google★廣告贊助】

到底是…

二郎神沒好氣的看了看這對沒用的師徒,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下,「嘴巴張那麼大幹嘛?不怕有蒼蠅飛進去?」

孟殷趕緊把嘴巴閉起來(還差點咬到舌頭),「這個…楊大人為何大駕光臨寒舍?」

「是滿寒摻的。」二郎神挑剔的看了看環境,表情有些不自在,「我說路過口渴來要杯水,你們相信嗎?」

雖然凡人畏神幾乎成了本能,但是這對無用師徒還是很誠實的搖了搖頭。

二郎神煩躁的抓了抓頭,「…我也不相信。」他左右張望了一會兒,「那個…我是說,那個笨蛋女官,有沒有懺悔了?」

笨蛋女官?孟殷滿眼迷惑,想了想恍然大悟,「您是說無垢小姐嗎?」

「混帳!」二郎神勃然大怒,「仙官的閨名是隨便你一介凡人亂叫的嗎?!」

他幹嘛那麼生氣?再怎麼沒有常識,孟殷也是看著同學演過愛情偶像劇的。孟殷無奈的將眼神飄忽開來,「是。您是說仙官大人嗎?」

二郎神的氣略略平了些,「…就她。她來你們這兒當下人,有沒有吃苦?有沒有反悔自己的失職?」

「…我看她每天都滿樂的。」確定他不是鬼以後,劉非比較鎮靜了。「上個禮拜天,她還去參加公會網聚,回來跟我說好多男生都跟她告白。」

孟殷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二郎神氣得怒髮衝冠,磅的一聲炸掉了他們的餐桌。

一陣粉塵瀰漫,這對無用師徒抱在一起發抖。

「…哪一個?是哪個凡人不知死活意圖染指天上仙官?!她跟誰在一起了?!」二郎神聲音不高,陣陣迴音卻讓這對無用師徒頭暈腦脹。

「…無垢姊姊說,網路歸網路現實歸現實,她說談戀愛太無聊,所以誰也沒有答應。」劉非聲音發著顫。

二郎神面容稍緩,卻深深傷悲起來。「她為什麼學不乖呢?她要升官是升不上去了,做什麼這麼執著?要她嫁給我,馬上就成了王妃,官位馬上就一飛沖天,不更快更好?」

雖然害怕,但是劉非向來是很誠實的。「…你這麼跟她求婚嗎?」

「對呀。」沮喪的二郎神沒注意到劉非的直率。

「坦白講,若是有人這樣跟我求婚,我絕對不會答應的。」

二郎神瞪了她好一會兒,卻沒有火氣。「…為什麼?」

「最少也該說句『我愛妳』吧?」劉非以為自己已經很沒有戀愛這方面的知識了,沒想到有人比她更笨。

這位古裝帥哥呆了好一會兒,才說得出話來,「…聞君一席話,更勝十年書。」

劉非只覺得滿臉黑線。她對帥哥美女智商方面的評價,又降低了好幾個百分點。

原來,無垢會來他們家當管家,是有段曲折又離奇的緣故。

無垢童年修仙,晉升仙班後,一直安分守己,克盡職守。和其他芳心寂寞的女仙官不同,她一直都很專注的在修煉和自己的職位上面,用人間的話來說,是個企圖心很強的女強人。

不過,她運氣不太好。她是苦修成仙的,可以說沒有半點家庭背景。再加上天庭重視出身的晉用規則和頑固沒有變化的重男輕女,即使她能力很強,法術精湛,還是淪落到只能在浴香殿侍茶。

嚴格來說,二郎神不居留在天界,但是偶爾應詔上天的時候,對無垢仙官一見鍾情,但是這位狷介的仙官卻拒絕他的求婚,更賣力苦修,希望能夠調到比較能夠發揮的部門。

(坦白講,那麼遜的求婚,哪個有自尊的女生肯答應…)

「說起來,電視和網路真是毒害!」二郎神非常痛心疾首,「無垢會淪落到這種地步,都是該死的電視和網路害的!」

人間漸漸的進步,廣播電視出籠的同時,不但迷住了凡人,也讓許多天人藉著研究的名義,沈迷其中。天帝看這樣禁不勝禁,實在不是辦法,乾脆開放了。後來索性連網路也開放出來,原本枯燥乏味的天界也開始有了人間的娛樂。

當中影響最深的,反而是這位狷介嚴肅的浴香仙官。像是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她開始沈迷,荒怠職守,終於引起了長官的憤怒,意欲將她革去仙職。是和她交好的青鸞重返天庭,和二郎神聯名懇求,才以「為奴為婢」為手段,罰她下凡。

「妳知道嗎?」二郎神真的非常憤慨,「自從她沈迷在該死的電動上面,她一天當班不到二十個小時!居然花費四個鐘頭去打電動!身為一個仙官,怎麼可以這樣呢…?」

…沒有人性的是天界吧?一天當差二十個小時,這徹底違反勞基法啊!

孟殷聽了半天,抓了抓頭。「呃,那楊大人今天來是為了…?」故事很好聽,但他還是不知道這個三眼帥哥來幹嘛,「如果你想見無…我是說,仙官,那我去叫她…」

「不行不行,」楊戩緊張起來,「她知道我來的話,一定會開罵的…她說她的事不要我管…」說著說著,他更傷心了,「當天帝的外甥,難道是我的錯?又不是我愛當什麼鳥王爺的…我什麼都沒做,她說我連呼吸都耍特權…」

…好像每個戀愛中的人都很蠢,不只他那幫老同學而已。天人,好像也沒有例外。

「那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孟殷很客氣。

「你不會虐待她吧?」楊戩豎起三隻眼睛,「我告訴你,判例是這樣寫沒錯,但你好歹也尊重一下她是個好仙官!」

…誰敢啊?

「我們都很尊重她。」孟殷趕緊打包票。

楊戩稍稍安慰了些,又婆婆媽媽的叮嚀又叮嚀,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等他走了一會兒,這對無用師徒的心臟好不容易恢復平靜…無垢一開口,又讓他們兩個跳起來。

「啊那個三眼笨蛋就這麼走了?」她倚著門框,冷冷的問。

…三眼笨蛋。他們是該應還是不應呢…?「妳若是說楊戩楊大人,他是剛剛走了。」

「呿。」無垢倔強的頭一甩,「現在又這麼聽話了。男人不霸道一點,讓女人怎麼能心服啊?笨蛋就是笨蛋。」

…不然妳要他怎麼辦啦!?妳直接講好不好?

等無垢忿忿的衝回樓上打電動,孟殷嘆了口氣,摸著劉非的頭髮,語重心長的說,「小劉非,這些都是反面教材。妳交男朋友的時候,可不要學他們這樣莫名其妙啊。」

「…師傅,你有病啊?我才十六歲,談個鬼戀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