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一部(二)

大病初癒(事實上是食物中毒…),雖然說體力已經恢復了,劉非倒是沒對這個缺乏常識的師傅使用暴力。

她深深覺得,對待孟師傅跟對待家裡的貓是一樣的。應該在他做錯事情的立刻給他「鐵的紀律」,事過境遷才去扁他,孟師傅只會眼淚汪汪的含著手指,蹲在牆角演孤雛記,根本不懂自己幹了什麼好事。

孟師傅跟正常人的差別,距離可比地球到火星的遙遠。你要把他看成火星人,這樣日子才過得下去。

【Google★廣告贊助】

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她終於明白大師傅的一片苦心。說是說將她送來當學生,事實上是把她送來當保姆,省得孟師傅玩掉別人的命,也玩掉自己的小命。

他要玩掉自己的命無所謂,但是別人的命和孟師傅的才華是無辜的。她堅毅的豎起秀氣的眉毛,非常具有捨我其誰的犧牲奉獻精神。

只是,劉非實在非常懷疑整天不知道在搞啥的孟師傅,到底具不具備才華這種東西。只是很快的,她得到證明的機會。

這天,「夏夜」本部突然送來一個謹慎運送的包裹。長寬高大約一公尺左右的冷藏立方體,打開來,是個模樣像個恐龍蛋的玻璃容器。

劉非見過這種東西。這是「夏夜」研究院的研究產品,專門拿來運送移植器官或需要急救的罕見生物。容器內充滿特殊的培養液,其功能有羊水和活化細胞的作用。

在培養儀器裡頭載沈載浮的,是一根手指。

手指?劉非有點摸不著頭緒。不是說有急診病患,那為什麼只有手指沒有病人?

翻著病歷,孟殷咕噥著,拿起電話撥給很忙的大師傅。「大師傅,如果你想演第五元素,我建議你去找好萊塢。」

「孟殷,我親愛的徒兒。」大師傅的語氣分外的和藹,「板橋地區爆發不明原因的傳染精神症候群瘟疫,全院已經忙得四天沒得睡,請你也認真點,幫忙做點事情好嗎?」

「我可以幫患者開死亡證明書。」孟殷的聲音很歡,沒想到一通電話就解決了麻煩。

話筒那邊沈默了好一會兒,讓孟殷有點不安。「喂喂?大師傅?你斷線了?」

如雷貫耳般,大師傅滿懷十萬伏特高電力的巨響從話筒傳出來,「你再給我裝蒜?!治不好他就扣你半年薪水!」磅的一聲,摔電話的聲音讓孟殷好一陣子耳朵嗡嗡響。

孟殷抱著胳臂沈思。劉非看他在思考,不好意思問,撿起病歷看了起來。

這是一個從市立醫院轉來的「病人」。把那些艱澀故做高深的醫學術語扣除,簡單歸納起來…

這的確是一個病人。除了手指以外,他的人陷入了深度昏迷,並且除了手指保持正常尺寸,整個人等比例縮小得剩下五公分的身高。

她慌張的找出放大鏡,仔細往培養容器看去…雖然蛋狀的表面有點失真,的確,那根手指底下黏著一些什麼…

還真的是個具體而微的人欸!他舉著巨大無比的手指(照比例看起來),很像是漫畫或動畫裡頭的大特寫,沒想到現實生活可以看到這樣超現實的事情啊~

「…師傅?」劉非的聲音發顫,卻不完全是害怕。師傅正在考慮怎麼醫治這個罕見的病人嗎?

「扣半年薪水我是還過得去啦。」鄭重思考後,孟殷終於說話了,「米應該還夠吃半年,我可以釣魚,打獵應該沒問題吧。只是小動物們該吃什麼?」

…原來你想半天在想這件事情?「孟師傅!!」

「我不想醫治這種病人…」孟殷伸手去拿釣竿,「太麻煩了。」

劉非瞪著他,「孟師傅,我還沒忘記被你的魚放倒一個多禮拜的事情。」

他反射性的摀住臉,「說好不打臉的!」

「大師傅讓你好好醫治這個病患吧?!」

孟殷含著食指,淚眼汪汪的,「我能不能直接開死亡證明書?」

「不行!!」劉非的聲音蘊含著豐富的暴風雨。

…大師傅果然不安好心的。孟殷沮喪的在地上畫圈圈。他幹嘛送這樣一個麻煩的女人來?簡直像是女性版的大師傅嘛!

「這是很麻煩的病例,」孟殷無力的抗辯,「那是根中指欸。」

「中指又怎麼樣?」劉非不懂了。

「憤怒的中指啊。」孟殷苦著臉翻著病歷,「其實二十年前發生過類似的病例。」

不用馬上動手治療讓他心情好了些,酷愛閱讀的他在塞滿書籍和資料的圖書室翻了半天,翻出一疊泛黃的病歷。

「這是我在本部圖書館找到的。」他很熱心的指點,「當時覺得這種病太有趣了,所以認真的看過所有資料…」

「病人有痊癒嗎?」劉非知道什麼樣的事情發生在「夏夜」都不奇怪,但這也太稀奇了。

「唔,」孟殷漫應著,「他現在還在本部標本室裡。」

………

「那個在標本室的病人撐多久?」劉非一陣陣的膽戰心驚。

「據說大師傅親自照料他,從病發到病故,大約七天。」孟殷愉快的宣佈。

七天?!劉非蒼白著臉孔掏出病歷。病發的日期是…十月九號。

「今天十月十三號了欸!」劉非吼了起來。

「所以開死亡證明書比較快呀…」

劉非毫不考慮的痛扁了她的師傅一頓。「人命關天,你還不趕緊動手跟我扯什麼扯啊~」

孟殷含著眼淚,「這種『瞋病』的病人有什麼好醫的嘛…」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