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一部(四)

開著他又破又小的嘉年華,孟殷發著牢騷,「…最可怕的不是無知,而是那種一知半解,不懂裝懂的傢伙。看了幾本破書,就以為有通天的本領。若是這些破書都編的,那還真是幸運呢。但是有些破書東抄抄西抄抄,真的假的好的爛的都亂抄在一起,這才是最壞的…」

劉非奇怪的回頭看他,「你說什麼?」幹嘛沒頭沒腦的發這堆牢騷?

【Google★廣告贊助】

「『瞋病』啦。」孟殷沒好氣的回答。他討厭人多的地方,偏偏要開很久的車,到一個又擠又亂吵得耳朵受不了的大都會,讓他很吃不消。「沒人咀咒,難道這種怪病會自體發作?又不是癌細胞。」

咀咒?劉非咽了口口水。她是知道「夏夜」有單位專門研究這個,但那屬於高危險的研究題目,她是最基本的練習生,連劉師傅留給她的使魔都還不能召喚,更不要提研究咀咒。

現在她卻要跟著不可靠的師傅去解決這麼危險的題目。

她很想說她不去,但是張了張嘴,還是沒說什麼。

三個鐘頭後,她還是忍不住開口了。「師傅,這個郵局我們經過五次了。」

「有這麼多次嗎?」孟殷看了看地圖,搔了搔頭,「反正地球是圓的,早晚會開到。」

…家裡的病患有辦法撐到我們環遊世界八十八天嗎?!

她一把搶過地圖,沒多久,她的火氣越來越旺盛,忍不住尖叫起來,「我說右轉!你往左邊轉去做什麼?!」「你上高速公路幹嘛?我們要去桃園嗎?!」「紅燈!紅燈啊!!你看不懂交通號誌?你的駕照是怎麼考上的啊~」

在她把聲音吼啞了以後,忍無可忍的逼孟殷停在路邊,堅決的拉著他招了計程車。

「我的愛車會被偷!」孟殷大聲抗議。

「那麼破的車誰要啊?」劉非疲倦的抹了抹臉,「除了喇叭不響,每個零件都會響。」她的心都提到咽喉了,一路上好怕車門掉在大馬路上。剛剛開到一半,後照鏡就隨風而去了。

加上一個路痴、開車宛如烏龜慢爬的糊塗駕駛。完全人車合一的實現了殺人兵器的要件。

「我討厭搭別人的車。」苦著臉,孟殷報了醫院的名字,「不是自己開,我都會暈車。」

半路上,孟殷就很不賞臉的吐了。劉非簡直無語問蒼天,雖然他好歹也撐到緊急停到路邊才吐,但是她的球鞋差不多都完了。

她這個師傅到底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毛病啊?!

好不容易抵達醫院,臉都黑了的司機老大把他們趕下車,將找的錢一丟,絕塵而去。

「真不親切。」吐得有點虛的孟殷抱怨,「現在的司機怎麼這樣…」

…我若是司機,早就把你丟出車外了。一路上拼命呻吟和乾嘔,哪個神經正常的人受得了?

劉非瞪了他一會兒,又無力的放棄。這個時間不早不晚,剛過了十點。醫院出入的人少了,巨大的建築少了人氣,在生死輾轉的場所顯現出一種嚴肅的壓迫感。

其實已經過了探望時間。不過,當孟殷慢條斯理的從背包裡拿出白色長外套穿上,居然醫院沒有人過問,警衛還說,「大夫好。」

「…大夫?」劉非看看遠處的警衛,又看看這個一點都不可靠的師傅。

「這是實驗室的外套。」孟殷笑著,笑容顯得非常清純溫和,「和醫生的衣服很像吧?」

…這算是詐欺吧?

她悶悶的跟著孟殷走入了一間病房。那是一個四人病房,這個時間,除了昏迷不醒的病人,幾乎都還沒睡著。

孟殷從口袋掏出一個罐子,然後往空中撒了一些黑粉…本來詫異的看著他們的病患,昏昏的閉上眼睛,都睡著了。

一把摀住自己的口鼻,劉非實在被魚中毒事件嚇怕了。她根本不知道異想天開的孟師傅會撒些什麼東西,或者會有什麼後遺症。

「這是什麼?這是什麼?!」她尖著嗓著喊起來了。

「蒙汗藥啊。」孟殷覺得很奇怪,幹嘛這麼緊張,「不用怕妳也跟著睡著啦。剛剛我幫妳下了預防用的蠱…」

…什麼時候?天啊~她還可以活多久啊?!

看她張大了嘴,呆在那兒一動也不動,孟殷推推她,發現沒反應,只好把預備的墨鏡幫她戴上,自己也戴上了墨鏡。

然後拿出一根細細長長,有點像是錄音筆的銀製金屬棒子。

「喂!」劉非氣急敗壞的說,「你要幹什麼?你想幹什麼?!你不要騙我沒看過MIB呀~」

「MIB?」孟殷有點糊塗,「我也看過啊。」他望了望手裡的棒子,哦了一聲,「不是啦。不是妳想的那樣…這屋子的人都睡著了,我是要消除誰的記憶啊?」

他笑笑的按下開關。

點端開始發亮,越來越亮,越來越亮。亮到連墨鏡都幾乎無法抵擋那樣強烈的閃光…

嬌媚卻陰森的笑聲,在睡眠如死的病房裡迴響著。劉非瞪大眼睛,嘴巴闔不起來。

光亮中,湧出一團更為輝煌的霧氣。漸漸凝聚成形,銀髮、綠眸,貓爪。長著巨大的蝙蝠翅膀。渾圓的大腿…膝蓋以下卻是馬的腿脛、蹄子。

白皙柔軟的臉龐,有著嫣紅的唇,血艷著。

她知道這應該就是蠱使魔了。雖然「夏夜」的師傅們幾乎都有一隻,但是他們對使魔抱持著敬意和戒心,不會隨便的召喚出來。

「呵呵呵呵…」妖豔的使魔嬌笑著,銀白的爪子輕輕點著下巴,「你怎麼還沒死?親愛的孟?」她飄飛於空,巨大的貓爪在孟殷的臉上輕滑,「你死了我才有自由呢…」

「妳都還沒死,我怎麼敢先死呢。」孟殷笑瞇了眼睛,滿是溫柔。「狂夢啊,我有事要請妳幫忙。」

被喚為狂夢的使魔在孟殷耳邊呼著氣,「你先解除我的束縛再說。」

「妳先完成我的事情再說。」孟殷依舊笑咪咪。

狂夢的臉沉了下來,原本嬌豔如春的容顏,籠罩著恐怖而陰暗的殺氣。她尖嘯一聲,日光燈管應聲而破。

「吃掉她的惡夢吧。」孟殷不為所動,指著躺在床上的瘦小女孩。她闔目躺著,全身纏著各式各樣的維生儀器。

還在發抖的劉非看了她一眼,覺得有點眼熟…

是她。那個抄襲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