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一部(六)

「有什麼話好好說嘛。」孟殷拿出一枝粉筆,朝地上畫了條線。血肉模糊的女鬼像是遇到什麼障礙,徒勞無功的對他吼叫。

「叫也不能解決事情,是不是?」孟殷好聲好氣的勸著,「妳是哪裡看到『怨瞋咒』的呢?這不是第一次吧?二十年前…妳也用了自己的性命引爆一次,對不對?」

【Google★廣告贊助】

女鬼停了下來,血紅的眼睛精光大射。

「我說對了吧?」孟殷想上前一步,無奈被嚇得發僵的劉非抱得死死的。「我知道妳很恨,很怨。」他仔細的觀察女鬼,「李佳欣…是妳的女兒?」

聽到這個二十年前就自殺的名字,女鬼突然激動了起來,什麼杯子茶壺,可以飛的東西都在天空亂飛,孟殷還被砸了好幾下。

「不是!我不是!」糜爛的臉孔滑下混著膿血的眼淚,「我若是她的母親,怎麼會不知道那個畜生對她做了什麼?我怎麼會因為她懷孕把她打得死去活來還讓她離家出走?我有什麼資格當她的母親?我不是~」

「後來呢?」孟殷的聲音很溫柔,「妳怎麼還能發動『怨瞋咒』呢?一條命發動一次。而且還指定直系血親才行呢。」

「…我殺了那個畜生。」溫柔的聲音起了很大的作用,女鬼安靜下來。「因為他也想對我的小女兒…我殺了他。我沒有後悔…」她呆滯的拿出一顆頭骨,「我只後悔沒有早一點發現、沒有早一點殺他…」

沈默在病房裡蔓延著。劉非勉強咽了口口水,張開閉得太緊所以發酸的眼睛。但是,她又不敢看「那個」,只好盯著孟師傅看。

像是察覺了她的眼光,孟殷轉過頭,側著看差點嚇暈的學生,和藹的對她笑了笑,拍拍她緊緊摟著自己的手。

劉非幾乎是馬上漲紅了臉,耳朵一陣陣的發燒。這個時候…她覺得這個非常沒常識、神經不太正常的師傅,真的很強大,令人信賴。

「她是妳的外孫女吧?」孟殷的聲音越發溫柔,「她的苦楚和傷害觸動了妳的舊痛…但是妳要知道,她並非沒有過錯。」

「她的過錯應該死嗎?」女鬼陰側側的,「你們、你們…你們等著看戲、看血腥的戲!你們在等待她死,巴不得她死!人言可畏人言可畏人言可畏~」

她尖嘯著跨過了粉筆畫下的界限,全身立刻起火燃燒。但是她卻猙獰的撲過來,完全不顧身體的焦黑。

劉非整個嚇軟了,但她沒有逃走,反而掙扎著要往前竄,孟殷訝異了一下,環著她的肩膀,溫和的阻止她,輕喚著,「狂夢。」

一隻巨大的貓爪突然從昏迷不醒的女孩身體裡竄出來,殘忍的抓住女鬼的腦袋,逼她的眼睛從爪縫裡擠出來。

「輕點,放輕點,狂夢。」孟殷輕聲呵斥,「女士,請妳冷靜聽我說。殺人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法。再說,若是殺掉那個可恨而狂妄的人,卻賠上了外孫女的命…那不是很不值得嗎?」

女鬼停止了吼叫,掉出眼眶的血紅眼睛瞪著,「…你胡說!我明明有這個…」她激動的舉起手裡的頭骨,「我明明有!我留著這畜生的腦袋就是為了…」

「咀咒不像妳想像的那麼簡單。」孟殷搖著手指,「他死太久了,而這種貪婪而黑暗的咒,要求的是新鮮的生命啊…」

他想往前走,但是抱著他側腰的劉非已經石化了。他只能費力的拖著她一起走向前。

示意狂夢放開她,孟殷掏出一把木梳,撫慰似的幫女鬼將額前的髮梳上去。「放手吧、寬恕吧…不為了別人,為了妳一再回顧的小女兒和外孫女啊…」

隨著梳上的頭髮,女鬼糜爛的臉孔漸漸恢復成生前的模樣。劉非看過李佳欣的照片,那個宛如天使般的可愛女孩,卻沒有繼承到母親一半的美貌。

她臉上有著勞苦的風霜,卻依舊那麼美,美得非常悲愴。「…我沒資格愛她們。我只顧著賺錢養家,完全沒有注意到那個畜生正在毀滅我的女兒…難道她還不夠不幸嗎?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樣殘忍的逼死她…」

「我恨那些人!」她美麗而悲傷的臉孔,縱橫著瘋狂的淚。「我恨那些用語言殺人的人!」

「啊,儘管恨吧。」孟殷溫柔的幫她梳頭,「等妳盡情恨過,再也不恨的時候,如果需要人幫忙,請來找我。」

他的眼神這樣悲憫,「哪怕妳已經死了,妳的小女兒還是需要妳,妳的外孫女也需要妳。」活著的人需要祖先的庇佑,哪怕只是一種安慰。

「我沒資格…」摀著臉,她發出悲鳴,「我沒資格當媽媽…」然後消失了。

初秋的風從破掉的玻璃窗吹進來。滿地狼藉,但是病人們卻依舊呼呼大睡。

孟殷在劉非的眼前晃了晃手,發現她沒昏倒,但是愣著眼睛,僵住了。她…還真的很怕鬼。

把心不甘情不願的狂夢收回來,並且打電話給大師傅,要他派人來善後。等忙完了,還抱著孟殷側腰的劉非動了一下。

「呃,我突然想到。」她的大腦好不容易能夠運轉。「咀咒解除了?」

「對啊。」很久沒有這麼認真工作,認真到肚子餓了。這個時間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吃飯呢…去吃港式飲茶?

「那病人會痊癒吧?」劉非轉動了一下脖子,發出咖咖的聲音。她僵住太久,脖子都發疼了。

「嗯,大約兩個小時左右就會立刻恢復原來的尺寸吧。」孟殷心不在焉的回答,還在盤算哪家的港式飲茶比較好吃。他算是出差,經費可以報帳的。此刻不噱,更待何時…

劉非忘記全身僵硬的酸痛,瞪著孟殷的臉。兩個小時?也就是說,還在恐龍蛋裡頭飄啊飄的手指,兩個小時後會恢復正常人。

那個恐龍蛋可是「夏夜」研究院的得意研究產品,號稱穿甲彈也打不穿。在那個小小的容器裡…能夠塞得下一個成年男人嗎…?

「決定了,吃福華的港式飲茶好了。」孟殷很開心的招計程車。

「飲茶?」劉非的手指快要掐進孟殷的手臂,「師傅!兩個小時後那個病患就會恢復正常啊!」

「我把他治好了不是嗎?」孟殷困惑的看著她,「大師傅只要我把他治好。」

「…你覺得,他在恐龍蛋裡恢復成正常男人的體積…」

「會被擠成一團肉醬吧。」孟殷點著下巴,「這算是併發症死亡。」死亡證明書就這麼開好了。

鐵青著臉,劉非拉著他在大馬路上硬攔了一輛車,十萬火急的趕回研究所,並且在最後五分鐘打開恐龍蛋,將那根手指撈到病床上…

幾乎是一撈上病床就砰的一聲,恢復成正常的體積尺寸。

劉非跪坐在地上,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欸。

「妳怎麼這樣,我都想好死亡證明書怎麼填了…」孟殷眼淚汪汪的,「我想去吃飲茶呀…嗚…」

望了望一點常識也沒有的師傅,劉非把臉埋在手掌裡。

其實,她比較想哭。

雖然很考驗心臟,不過,她又成功的在孟師傅手底搶救了一條倒楣的人命…這也算是一種功德吧?

***

「你騙她。」一個月後,在圖書室看書的劉非,扁著眼睛拿書給孟殷看,「她的咒根本用不到她外孫女的性命。」

「對啊,我騙她。」孟殷臉不紅氣不喘,「談判本來就含有善意的欺騙成份。」

「喂,你連鬼都騙啊!」

「因為妳要我治好病人啊。」孟殷支著頤,「我也不希望她再殺人。」他嘆了一口很輕的氣,「因為她一直在哭。」

劉非望了望窗外,秋天了,滿山的槭樹豔紅。白芒蒼蒼,風聲一陣陣的呼嘯,讓她想起那位李女士悲愴而瘋狂的哭聲。

「你要吃什麼點心嗎?」劉非關上了窗戶,「我只會烤小餅乾喔。」

「我還要紅茶。」他馬上追加。

「好。」

女人,不管是多麼小的女人,都是可愛又可怕的。或許他不是討厭女人吧?相反的,他還很喜歡她們。

但是,女人。她們溫柔的時候越可愛,瘋狂的時候就越可怕…

能夠保持多久呢?可愛的劉非?在妳長大之前…能夠保有多久的清明呢?他實在很想知道。

(第一部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