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二部(一)

第二部 「痴病」是絕症

劉非躺在床上,非常的絕望。

她已經快一個月沒闔眼了…當然,她的身體並沒有出什麼狀況,但是需要「睡眠」,是人類的本能。

她真的很想睡覺,很希望可以睡覺。

【Google★廣告贊助】

深夜裡,萬籟俱靜。靜得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還有…隔壁房間的鼾聲。

這個可惡的罪魁禍首、一切災禍的來源!劉非的怒氣高漲起來,恨不得立刻衝進師傅的房間…把他拖起來,惡狠狠的痛打一頓。

她會非自願的失眠一整個月,都是孟師傅完全沒有常識濫用蠱毒的緣故。

就是那個該死的蜻螟蠱!為了抵抗蒙汗藥,孟師傅偷偷的在她身上下了所謂預防用的蠱,卻沒想到她的體質對這個特別過敏,以至於什麼樣的解法都無效,反而讓她過敏的更嚴重,長疹子、拉肚子…甚至還長出濃密美麗的…

鬍子!

「…五綹美髯欸。」孟殷張著嘴望著她,即使是這樣驚慌失措的她看起來,也不得不承認她這個腦袋缺角的師傅很漂亮…但是這樣漂亮的師傅居然抓起數位相機和筆記拍個不停也寫個不停,再美麗也沒辦法澆熄她的怒火。

「你給我想辦法!」她一面大聲的哭,一面追扁到處亂竄的孟殷,「我、我怎麼見人?我不敢出去買菜了啦…哇~」

被揍得鼻青臉腫的孟殷也覺得情形很嚴重。雖然長出五綹美髯這樣的副作用很值得研究,但是比起劉非不能去買菜,這種研究題目真的隨時都可以拋棄的。

他很認真的尋找解法,終於在劉非被整掉半條命之前,讓鬍子停止生長了。雖然每天早上劉非都哭著刮鬍子,刮了一個禮拜才平息不再生長,起碼是可以出門見人的程度了。

「呃,副作用是解決了。」孟殷苦惱的看著他的女學生,「但是蜻螟蠱還得再研究研究。」

「不要過來!」劉非逃遠些,「蜻螟蠱是怎樣?是終生有效還是代謝得掉的?」

「可以代謝掉啊。」終生有效的蠱很難做欸,他哪有時間去弄。「短的話一週。」

早就不知道過了幾週了…劉非顫著聲音,「長的話呢?」

「半年吧。」孟殷不太肯定。

劉非深深吸了一口氣,即時的性命之憂和半年不睡…她寧可半年不要睡覺。

不過這個時候,她又不是那麼肯定了。

嘆了口氣,她翻身。天氣越來越涼了,山裡的風又特別大,總是拍著窗戶,發出類似嗚咽的聲音。

「嗚…」若有似無的啜泣聲,讓正想起床的劉非為之一僵。那不是風聲。

她想轉頭,但是身體不聽使喚,只能微微偏著眼睛,瞪著聲音的來源。在她的床尾,一雙幽怨的大眼睛看著她,又啜泣了一聲。

這裡只住了她和孟師傅,每天她都很當心的把門窗鎖好才去睡覺。臨睡前,她還巡邏了一遍才上床…

她是誰她是誰她是誰她是誰她是誰她是誰?!

她慢慢的漂浮起來,白洋裝、長頭髮,蒼白的臉頰沒有半點血色。慢慢的、慢慢的逼近劉非的臉,被她陰森的鬼氣一逼,劉非的臉孔凍到刺痛。

「睡不著啊…我睡不著…」

大腦輕輕叮的一聲,但是劉非很痛苦的發現,她沒辦法昏倒。甚至因為驚嚇過度,連聲音都不見了。

她愣了大約五秒(這大約是她生命中最長的五秒鐘了),霍的一聲跳起來,完全忘記自己還拖著被子,踉踉蹌蹌的衝進孟師傅的房間,連被子帶人跳到孟師傅的身上。

被嚇醒的孟殷還搞不清楚狀況,意識不清的摀著自己的臉,「說好不打臉的!妳買的白木屋蛋糕是小貓吃掉的,我只吃了一點點屑屑…」

劉非根本沒聽懂他說啥,只是火速鑽進孟師傅溫暖的懷抱,死死抱著他,拉都拉不走。

「我要死了…我快被妳掐死了!」孟殷拼命掙扎,「怎麼了啦?」這下子,他終於清醒了,「幹嘛?看到鬼了?」

聽到那個她死都不敢想的字,劉非終於得回她的聲音,發出非常淒慘恐怖的「哇~」

孟殷後悔來不及掩上耳朵。高分貝的噪音果然容易造成類似暈車的暈眩效果。他的聽覺神經不知道有沒有受損…

佛家獅子吼,我家劉非叫。說不定這兩者有相同的功效…他相信,就算有什麼妖魔鬼怪也被嚇跑了。最少睡在他床底下的貓全部從沒關上的房門跑了個無影無蹤,還有跌到樓梯下的聲音。

一根一根的將劉非快掐進他肉裡的指頭扳開,「…我去看看。」

「不要不要!」劉非像是發瘧疾一樣狂抖,「萬一她來怎麼辦…?我、我…」雙眼一翻,她因為過度驚駭和恐怖昏倒了。

看起來蜻螟蠱自動分解了,時機還真是剛剛好呢。他打著呵欠,走到隔壁房間看看,已經「人」去樓空。

現在呢?抱著胳臂,他苦思著該去劉非的房間睡覺,還是把劉非抱回去睡…一陣冷風吹來,打了個哆嗦,他鑽進被窩裡。

被窩多個人是比較暖和。擁著劉非,他睡熟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