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楔子之一 孟殷的獨白

當我安然的沈浸在知識的海洋中時,大師傅打擾了我的寧靜。

閱讀到一半被打斷其實是我人生少有的痛苦之一,但是在大師傅面前,我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書放下來。

並不是因為我對大師傅特別尊重,而是不這麼作,等等我可能要聽三個小時的精神訓話。

【Google★廣告贊助】

十分鐘和三個小時,我選了十分鐘。

「怎麼有空來呢?」我站了起來,把散落在桌子附近的青竹絲和響尾蛇踢進桌子下面,「大師傅,好久不見。」

饒是我踢得快,大師傅還是可怕的皺起眉,隱隱的像是準備打雷。他咬牙了一會兒,又瞧了瞧身後的女孩,勉強把氣忍了下來。

「跟你說過多少回,蟲蛇這類的生物要好好的關在籠子裡…」

「坐牢也是有放風時間的嘛。」

他惡狠狠的瞪著我,像是要在我臉上瞪出幾個大洞。若不是他帶著人,大概精神訓話要延長成七個小時到十二小時不等。

唔,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他身後有個女孩子。雖然我不太會辨識女人的年齡,不過從乾扁四季豆似的身材看起來,大約十三還是十四歲吧。

這倒讓我有點訝異。

「劉非,這是妳的新師傅。」他沈重的嘆口氣,「他呢,有點不懂人情事故,但是作學問是挺好的…」大師傅盯了我幾眼,頹下了肩膀。「沒辦法了,誰讓劉師傅出事了呢?所有的師傅能帶的學生都滿額了,妳也只好跟他…」

消化了一會兒,我才了解大師傅的意思。

「等等,等等!」我叫了起來,「大師傅,這兒只有我一個人在做研究!不管她多小…孤男寡女的,你就不怕…」

老天!快把這女人弄走!哪怕是多小的女人都是惹不起的麻煩!

大師傅一直認為我是個闖禍精(其實哪有那麼嚴重),送到我這兒的學生幾乎都是短期研修的,而且自從我弄哭了幾個女生,他也就不再送女學生過來。

其實我真的沒作什麼,不過是讓她們試著和後山養的小愛打交道而已。那條叫做小愛的蜥蜴真的很小,不過兩公尺高,根本不到恐龍的程度。再說,牠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人來瘋,不小心在那些女生的胳臂和大腿上留了些牙印,流了一點血而已。

她們就哭著跟大師傅打小報告,我和小蜥蜴挨了好長一頓訓,還被迫要把牠拴起來。

我是拴了。但是皮繩很容易咬斷,牠這會兒不知道歡到那座山去了…希望牠不要吃掉太多台灣黑熊,那是保育類動物呢。

大師傅疲倦的看了我一眼,更沈重的嘆了口氣,拍了拍我的肩膀。

「孟殷,你是我最有才華的學生…不過天才總是有點瘋,這我了解。」他對著我點點頭,「你不用怕孤男寡女的問題。若是她願意,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又沒啥大不了…但若是她不願意,你最好還是克制一點。」

我突然有了不祥的預感。

「我剛幫你下了降頭。」我就知道,大師傅這麼和藹的時候一定有鬼。「如果你試圖未經同意推倒劉非,降頭是會發作的。」

不用照鏡子我也知道,我的臉慘白了。「…萬一是她試圖推倒我呢?」別開玩笑,真的發生過這種事情啊!要不是我逃得快,小愛又剛好睡在我臥室,我的貞操可能早就完蛋了!

「那是你的福利。」大師傅聳聳肩,「剛好替你轉大人。」

「大師傅!」我要抗議,我絕對要抗議!我不要跟女人有什麼瓜葛啊~「劉師傅是出了什麼事情?他會來把學生帶回去吧?!」

大師傅更疲倦的抹了抹臉,「…他喝醉了,誤把硫磺放進研究的煉丹爐裡…把自己炸上天了。拼都拼不起來,你說他能來帶誰呀?早就叫他戒酒了…為什麼我最優秀的學生不是書呆就是酒鬼?就沒幾個像樣的…」

啊?劉師傅,你沒事把硫磺扔進煉丹爐作什麼?

留下這個麻煩,我不要幫你收啊~

大師傅根本不理我的驚慌和哀號,很瀟灑的走了。剩下我和女孩面面相覷。

「妳…」我真的欲哭無淚,「一定還有其他師傅可以收妳…妳這麼小的孩子來『夏夜』作什麼?」

她緊張的抱著背包,小小聲的說,「我叫劉非。」

可憐兮兮的表情,很像是被遺棄的小動物。我對這種表情最沒有抵抗力了。會養了一大票跟研究沒有任何關係的小動物,吃掉我大半的薪水,就是因為缺乏抵抗力。

我心軟了。

「…妳去二樓找個空房間住吧。」我有氣無力的說,「打掃用具在樓梯間。」

事實證明,我根本是被她可憐的表情騙了。女人,永遠不要相信她的可憐兮兮。

***

我所在的「學術組織」叫做「夏夜」。

這個名字沒有任何意義,只是當初的研究小組隨口取的。而且這個學術組織的歷史不算很長,大約可以追溯到抗戰期間。一群學者意外的取得了日本人體實驗的部份資料,退到重慶時,又因緣際會留在苗疆研究了一陣子的蠱毒。後來隨著政府遷播來台,帶了整套的研究資料,就附屬於國家研究機構之一,只不過算是作黑的,見不得光。

之所以會如此,當然是因為我們研究題材的緣故。

大師傅對這個名字一直很不滿意,不過當時的召集人不是他,但是,他卻是最初小組成員之一。至於他的年紀,我勸各位最好不要多做聯想。反正他看起來宛如三十幾歲的壯年人,罵起人來中氣十足,看起來還可以活個幾百歲…至於他是怎麼辦到、是不是妖怪,最好不要去研究。

身為他的傳人、又負責教導新進的學生,我們多半把重心放在不那麼科學的蠱毒上面。這題目遠比別人想像的安全,起碼比研究「大師傅為什麼這麼年輕」安全太多了。

除了蠱毒外,我們研究金丹、降頭、召喚,還有一些雜七雜八胡說八道可以上報騙經費的東西。當然,拿國家的經費作研究,還是得有些貢獻。「夏夜」要負責消滅莫名其妙的奇怪疾病、傳染疫,有時候甚至要跟「異類」打交道。

換句話說,我們是領國家薪水、外表包著「科學」糖衣的道士或術士,解決的通常是比較離奇的疾病或現象。

傳承到我這兒,算是第三代學生。我也是劉師傅帶出來的,然後大師傅親自教導我。這兒的傳承很特別,往往是大師傅去挑人。他的標準我也看不出來,總之,他喜歡一些怪人來當學生。

像是對生活絕望,或者願意放棄一切完成心願的人。有些家族為了挽救事業或生命,也會獻出家裡的孩子當學生。

當了這裡的學生就要跟外界斷絕關係了,畢竟這裡的研究是祕密。但是也不像流言說得那樣,想脫逃就會被滅口。

至於要離開的程序…唔,我只能說,我看到MIB拿出消除記憶的閃光棒,我笑了。其實「夏夜」最大的成就不是表面上那些滿科學的論文或防疫。

我們最大的成就是,完成了有靈魂的「蠱」。

每個研究員都可能自己創造,或是由師傅那兒繼承這種「蠱」。要仔細說明很困難(那可是好幾本論文的量),簡單說,我們創造了蠱的殼,而將游離的鬼魂或者是魔、妖這類的「異物」納入殼裡,成了可以召喚的使魔。

所以,很多時候,我覺得我們是國家養的魔導士,而不是什麼研究員。

這也是為什麼「夏夜」見不得光的緣故。

再怎麼科學理性的世界,背後總有些虛幻的陰影。而這些陰影,就是我們的領域。

當劉非抵達我的私人研究所時,其實我很認真的想過,不知道她又是為了什麼理由,來到這個幽暗而隱密的「夏夜」。

畢竟她是這樣的年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