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未必寂寞 第三話(四)

第三話 香染上海 之四

撫摸著祥介柔軟的頭髮,這孩子睡著以後,像是一個天使。

多少思念和疑問,在他無邪的睡顏中,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這裡。「為什麼又哭了?」疲勞的他半睡半醒,「我雖然喜歡妳的眼淚,卻不喜歡妳這樣傷心。」

「不是傷心才有淚。」她回答,將他的手輕輕的覆在自己的臉頰上,「你…」千言萬語,卻不知道從哪裡說起問起。

「妳的飛機起飛,我也被拎到美國去了。」輕輕的將她攬在懷裡,嘆口氣,「叔父說,我若不聽話去美國,他就要將妳開除。違逆他不是聰明的事情。他沒收了我的手機。警告我要記住不能和妳連絡。」

的確不聰明。她很清楚這個疼愛祥介的「叔父」會不惜一切的斷她後路。不管他對自己怎樣的憐愛…不,更可以逼迫自己屈服。那斯文俊逸的外表底下,有顆善算計的心臟。

「妳瘦了。」他皺起眉毛,「連肋骨都跑出來。吃不好還是太操勞?」

「都有。」她淡淡的,難得的相聚,她不想談那些不相干的事情,跟他比起來,這世界沒有任何重要的,「那你怎麼來了?」

「我騙他要去韓國旅遊。」他惡作劇的笑笑,「我是去了--只是轉搭飛機又來了上海。」

擁著他,像是擁著一個幻影。明明知道和他不會有未來,但是她無法放棄這個溫柔的少年。像是乾淨清爽的風,洗滌她汙穢疲憊的心。

看多了職場的妖魔鬼怪,就算是個清新的幻影,也甘願為他等待。

若是青春一定要虛擲,就虛擲在他身上吧。在他長大成妖魔鬼怪之前,我還擁有他純淨美麗的少年時期。

「我並不純淨,不知道上過多少女人的床。」他的聲音低沈哀傷。

「每個女人你都願意搭幾十個小時千里追尋嗎?」染香微微的笑著,虛弱的新月染白她的容顏。

「只有染香。只有阿普沙拉斯。」他輕輕的吻染香的唇,像是一隻蝴蝶呵護著嬌嫩的花瓣,恐怕一使力,嬌柔的花朵就要凋零殆盡。

只為你凋零哪…染香輕輕的嘆息。

「等我。」哀傷的少年,這幾個月未曾忘記她嬌白的臉龐,那哀傷的微笑,「我知道不公平,但是等我上完大學,我就能自立了。那時候…我一定…」他匆匆抄下一個 e-mail,「這裡!天涯海角,妳都可以找到我。」

叫了計程車,一直送到機場。即使晨光這麼燦爛,終需一別。

憂傷與狂喜交纏。是呵,他不曾忘記我。

轉頭,卻看見鄭國興在她背後冷笑。

「公司規定,公司宿舍禁止外宿。」他欺近一點,「沒想到妳有戀童癖,這就是妳下放的理由嗎?」

染香冷冷看他,不發一語。

「我想,我沒必要跟你報告任何事情。」染香的眼神冷淡,「至於外放,已經停止了。」

深吸一口氣,我終於知道,我在等待什麼。只覺得自己終於呼到自由的空氣。

他一把抓住染香的手腕,「妳忘記了,我是妳的上司。」他憤怒的表情底下是更多的慾望,「我有妳的生殺大權。」

冷笑著,「你還能怎麼樣?強暴我?你連接吻的技巧都那麼爛,做愛的技巧又能高明到哪裡去?你連剛走的小男生都比不上,還想跟什麼比?」

甩開他,噙著笑,「你開除不了我。因為,我要辭職了。」

以為自己予取予求的男人,張著嘴,不能明白這樣氣派稱頭的自己,為什麼會輸給一個來去匆匆的孩子。

「你愛過人嗎?」染香回頭,「你被愛過嗎?有誰願意為你飛幾十個小時千里追尋?或是你願為誰飛幾十個鐘頭?沒有這樣的人之前,你不懂你輸了什麼。」

是的,我將回去臺北。我要回到和帝釋天相遇的淫靡街頭,在骯髒卻魅惑的空氣裡,等待他的歸來。

或許他永遠不歸來,或許我不會等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