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未必寂寞 第三話(五)

第三話 香染上海 之五

回去傳真了辭呈,她開始將這裡的工作做個了結。已經建立起來的制度應當不會輕易被毀滅,小惠能把這裡撐下去。

這個舞臺,她留下一個漂亮的句點。我將回去,回去我曾經憎惡,現在卻無比渴望的故鄉。

「我聽說妳今天會回來交接。」在臺北總公司,遇見了世平。

他依舊溫文儒雅,只多了苦惱而懊悔,「為什麼辭職?難道是為了鄭國興?若是他對妳有任何不軌,妳可以…」

「這不重要。」染香打斷他,「本來要辭職了,這些也不當我說,本來要把這些文件寄給你,既然遇見了,這就給你吧。」她遞出一個牛皮紙袋,「這種土皇帝在上海一天,公司會蒙受無比的重大損失。我想,你應該瞭解一下那兒的情形。」

「染香!」他叫住染香,「…公司待妳不好嗎?如果妳不願意待在上海,妳可以…」

「公司待我很好。」回頭看著這棟哭過笑過努力過的宏偉大樓,「失婚以後,我在這裡站起來。或許我會抱怨咒罵,這裡卻是重建我自信的地方,說什麼都不可能忘記。」她微微悲感的笑笑,「離開這裡,我不是不惶恐的。」

看著她單弱的肩膀,想要擁她入懷,她轉過來的眼睛,卻是那麼堅毅有力。

澄澈的可以看透一切…

「我瞭解祥介為什麼被妳吸引,就像我被妳吸引一樣,」他露出感傷的笑,「妳是勇敢的。不管背轉過去是怎樣的痛哭,妳總是勇敢的站起來。我和祥介沒有的勇氣,卻藏在妳這麼嬌弱的身體裡。」

他輕輕的擁抱染香,她沒有拒絕。

「只要妳累了,我會替妳遮風蔽雨。」他輕吻染香的髮際。

「這是非常美麗的讚美,」她微微笑,「我要等祥介。」

「他還是孩子。」

「我知道。」掠掠自己的長髮,「只是,青春這麼短暫,我若不等一個人,也白白的虛度了。我若等他,我還可以抱著虛弱的希望,遙遠的國度有我的帝釋天。或許他不來,或許我不等了,這些歲月,會有美好的烙痕。」

無法忘記。

「我不能拿你當替代品。」染香輕輕吻過他的唇,像是一片柔軟的花瓣輕拂。

「恨我嗎?」他幾乎落下淚。離開這個熟悉深根的公司,她一個弱女子,準備飄零到哪裡?

「你問過了。我不恨任何人。」

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要從何恨起?

這都城,下起灰暗沈默的雨。她卻嗅到遠山傳來的乾淨水氣。

我也許等你,也許不等。在我的翅膀焦蔽之前,我等你下次千山萬水的飛奔。或許你來,或許你不來。

每個人的揚翅,都是為了往唯一的去處飛去,誰也不例外。

至少,我們都會在幽冥的那頭重逢。這就足以安慰。

行文至此,這實在不是我最喜歡的小說。但卻是我寫來最輕鬆的作品。

或許這些年磨練下來,對於寂寞和孤獨,有很深的體會吧。我也很清楚這類的作品非常容易陷入自憐的喃喃自語,只好用情節的曲折來包裝。

尤其是這樣的夜裡,我的心實在很容易被孤寂侵襲。

哭泣雖然不至於,哀傷倒是或許吧。

我的作品總是女大男小,讀者說不定都看膩了。不過,既然大家都喜歡寫男大女小的配對,我來稍微平衡一下生態,也沒什麼不好。

我不知道,幸福究竟會不會前來。我也不知道,這樣顛沛流離的生活需要到哪天才結束。

但,活著,就還有些許希望吧?我是這麼期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