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未必寂寞 第四話(三)

第四話 蝴蝶養貓 之三

「Dear 祥介:

我回到台北來了。以前曾經非常討厭過這個污濁的城市,現在才發 現,污濁的外表,往往有著純淨的內裡。

我大約再也不會回去屏東,那個讓我難受的地方。或許,這樣也好 。父親曾經放逐過我,我也從此從他眼前消失,大家扯平,誰也不 欠誰。

我不願意為了所謂孝道勉強自己。對於無情跋扈的父親,我沒辦法 有半絲同情。

或許,男人都是自私的吧。為了自己的方便,隨意的續弦,隨意的 生子,卻也隨意的糟蹋女人委曲求全的愛意。

希望你長大不至於變成這樣的男人…算是為了你未來的終身伴侶求 情吧…

雖然那個女人一定不是我。我還是希望你幸福…而你終身伴侶無法 幸福,你也幸福不了…即使她屈從於你。

因為,我是這樣愛你,才不樂意你變成這樣的大人。

是的,愛你。 染香」

「好了,妳再擦下去,地板要破個洞了。」楊靜看著染香的憔悴,「怎麼回去渡假度成這樣?沒睡好?」

她搖搖頭,頹然的嘆了口氣。

「這樣的假,休來作什麼?」她坐在染香身邊,「有心事?」

「我不懂我繼母。」她開始娓娓道來。

「有的女人認為屈從就能夠穩定婚姻,有的女人以為強悍就能穩定婚姻,」靜搖搖頭,「事實上,兩種人都會成功或失敗。合夥人若是沒有意願,怎樣都會失敗的。」

染香勉強笑笑,「說得讓人不敢結婚。」

「我是不敢。」靜坦承,「下次連假,我們去日本小樽吧。我一直很想去看看那種小酒館風情。」她眼中有淡淡的憧憬,「不知道跟我們蝴蝶養貓像不像。」

「我們兩個一起去,月季會宰了我們倆。」靜聽了笑起來。

月季倒是沒有意料中的柳眉倒豎,只是說,「唷!靜要去日本玩?我勸妳別去當電燈泡,她可是有小情人在那邊的。」

她想到祥介,臉紅了起來,「呃…呃…靜有男朋友?常來的那位學弟先生呢?」

「彥剛?得了,那傢伙早有女朋友了!不曉得靜跟他耗啥…靜有個年輕帥勁的這個唷~」她比比小指,「可憐沒辦法相認的男朋友唷…」月季撢了撢倉庫的灰塵,「她男朋友是以前的家教學生,現在是日本黑社會的老大…相差十來歲哪…」

「妳又嚼什麼舌頭?」靜冷冷的,「妳那攝影師在外面桌子坐得脖子都長了,妳就躲在這裡?」

跟這兩個女人比起來,自己的故事,顯得很平常。

或許,現在的女人想平安活到這種歲數,已經變成奢望了。我們只能接受生命給我們的種種傳奇,寂寞或不寂寞,都是演義故事一般。

前一代的女人只能忍受命運的撥弄,說自己是油麻菜籽,現代的女人多了點行動力,但,逆風還是得翩翩飛舞。這是我們獨有的命運。

這種波濤洶湧…她望望兩天空盪盪的 e-mail 信箱,若是祥介就此失去連絡,她或許只會哀哭一陣子,還是站起來抹乾眼淚,繼續前行。

只能這麼做…

準備開店。她邊看書,邊等第一個客人進來。

丁東一聲,進來一個戴著墨鏡的高大男子,英挺的鼻子和優美的唇看起來年輕,靜卻摔破了一個盤子。

她詫異,這樣冷靜的楊靜,居然會失手。

那男子拿下墨鏡,擁住呆掉的靜。

就是那個…她忍不住唇上的笑意,撿著地上的碎片。

當客人戳了戳她的背,回頭時,她又摔了碎片第二次。

「祥介?」

他疲倦的容顏露出陽光般的笑容,擁住呆掉的染香。

剛走進來的月季睜大了眼睛,打了個呵欠,一大早大家搶著表演限制級。她出去,在門上掛著「休假中」的牌子。

正好回去補眠。

或許我也該去補個小情人?有著光滑皮膚,清澈的心智,還沒有污穢成大人的少年。

雖然不可能長久,但是…啊…他們堇花似的乾淨眼睛,可以洗滌我們疲憊破蔽的心靈…

在他們長成大人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