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未必寂寞 楔子

惡夢侵襲,像是一條條的爪痕抓過已經殘破不堪的睡眠,染香緊緊的抓住被單,用力睜開眼睛。

天花板的水光蕩漾。養在琉璃水盆的睡蓮發出孤清的芳香,盈盈。

這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套房,她的傢具只得一床一桌一椅,壁櫥還是住進來時房東體貼的設計。然而,除了會皺的幾套套裝掛在裡頭,其他的衣服,嚴整的折疊起來,井然有序的只有隨身換穿的擺著,其他的,都放在皮箱裡,像是隨時都準備出門似的。

一年前,她離開家裡,帶的就是這個皮箱。

怎麼會夢見以前的事情呢?她已經離開前夫那麼久了。她的心,不應該現落在那個恐怖的經歷裡。那些不捨,那些痛楚,那些愛情摧毀也摧毀自尊與一切的日子,都該遠離了。起床洗澡,她卻趴在洗手台吐了起來。

刷刷的水聲沖去嘔吐物,也沖去了不應該的驚惶。洗過澡,她像個嬰孩一般赤裸純淨,細細的挑選今天上班要穿的套裝,仔細的化著妝。

穿著套裝如盔甲,細細描繪的妝如面具。她用這樣的打扮武裝自己,好在斷垣殘壁的生活裡重建自己的一切。

今天是她升上會計課長的第一天。難得的,她沒有遇到什麼樣的忌妒和險阻。在婚姻嚴重的挫敗,讓她學會了小心經營工作的所有一切。

因為離婚婦女會被當成單身公害,除了上司,幾乎沒有任何人知道她的過去。她一直是個單身女郎,合理而溫和的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不推卻任何工作,也不事事獨攬,她在工作上一直是個人緣好,做事認真,聰明俐落的辦公室女郎。

到了公司,她仰望高聳氣派的辦公大樓,突然覺得這樣的安心。

只要認真就好。只要認真,公司就不會虧待她,對於她的認真,相對的照顧。這和婚姻的投資多麼不相同。

正想走進辦公室,卻聽到有人大聲喧譁的聲音,她好奇的轉過頭來,發現一個激動的年輕女孩,纏著人事部主任爭辯哀求。

「給我機會!我想進來亦達已經很久很久了!面試那天我不是蓄意不來的…我有醫生證明,得了盲腸炎也不是我希望的呀!…」

想這麼走過去,女孩聲音絕望的堅決,卻讓她停下腳步。

「林主任,給她一次機會吧。」不知道為什麼,開了口,「我記得你應徵得是行銷人員吧?行銷人員最重要的不就是永不放棄嗎?」

向來寡言的她居然開金口,讓林主任驚訝了一下。不過…的確的,行銷最重要的不過是如此…

「好吧。既然我們公司最年輕的課長都開口了,」林主任點點頭,「那,破格補面試吧。不過,妳要知道,就算面試通過,妳也只是備取的…」

林主任大約也想起染香曾經是備取資格。沒想到今天成了公司資歷最淺,卻最得力的財經人才。

她也不曾忘記那一天。當她被前夫趕出門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一無所有。

技術學院的學歷不如自己想像的吃香,滿街的大學生、碩士博士都失業,亦達企業這個老招牌想招考個成本會計,居然蜂擁了這麼多強悍的對手。

她氣餒了,卻不能放棄。

通過了筆試和幾場口試,在最後一關,她居然以些微的差距被刷下來。因為,別人的學歷比她漂亮。

站在門口不知道該怎麼辦,茫然的望著宣佈名單的主考官。也是一個其他部門的主管吧,「給這位小姐一個機會吧。」他看了看主考官的評估,「讓她當備取。」

就這樣,她才不至於流離街頭,有了可以安身立命的經濟來源。

呼出一口氣。惡夢的寒氣似乎還在身邊流竄著,她覺得冷。

「喂?新傑?」渴望人的溫度,讓她少有的打了私人電話,「晚上能不能先陪我一下?我知道…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結婚紀念日…幾個小時,一兩個小時就好…」

今晚不要讓我一個人。

不要讓孤獨侵襲我。

雖然是借來的虛偽溫暖,總比一個人去抵禦的好,比一個人來得好。

孤獨,往往就會寂寞。而寂寞是損毀人心的烈酒,總是令人穿腸而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