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未必寂寞 第六話(三)

之三

接到一整個郵包,她愣了一下。

打開來,滿滿都是祥介從美國寄來的信。她搖搖頭,覺得有點好笑。世平當然是好人,只是這樣的天真。

這些東西寄給我做什麼呢?他這樣努力也不能夠破解的心防,難道會為了幾封信又被傷害第二次嗎?

我已經過了那樣的年紀。我,已經安靜的走進三十。

但是夜裡,關上店門以後,她會打開這些信消遣臨睡的時光。

男孩子的愛情像是火焰,很容易熊熊,卻也容易消失冷淡。也跟火焰一樣,靠太近絕對會被傷害得體無完膚。

她已經學乖了。

如果是一年前,接到這些信,她會多麼狂喜。但是男人不重視已經獵捕到的獵物。他們的眼睛,還是游移在地平線飛躍的羚羊,那才是他們終生無法停止的目標。

她停下來,不願意被追捕。

這些信,這些信。他的熱情可以燃燒多久?她的臉上帶著嘲弄。不會太久的,相信我。

所以,下個暑假來臨,祥介在她面前出現的時候,她的心卻連一點漣漪都沒有。

呵,他長高了,也長壯了許多。看見他過得不錯,她點點頭。

就是這麼多了。她實在沒辦法做出更多更好的反應。

他也幾乎認不出染香。原本緊張的啃噬內在的她,現在卻變得沈穩而安靜,她胖了許多,原本枯瘦的四肢圍著圓圓粉嫩的肌肉。這樣的圓潤讓她原本惹人發狂的身材,轉得沒有攻擊性。

只有眼睛。眼睛和那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一樣,那樣清冷沒有情緒,像是可以倒映一切的冰湖。

「好嗎?」她溫柔的問。

如果她裝作不認識,如果她落淚或罵他,祥介的心裡會覺得好些。

但是她卻只說,「好嗎?」

無聲的沈默填充著陳珊妮嘲弄的歌聲,客人來借書還書,她靜靜的登記。

他的心裡慢慢的播映著所有的過往。舞池裡的驚豔,輕忽的追求,得到時的狂喜,被迫分離的悲傷,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麼的輕狂。

她的笑她的淚,她那燃燒的豔光。和現在,什麼都不再有的安靜和蟄伏。

我不知道我好不好。

我只知道,發現染香離去的時候,我的心像是出現了一個極大的黑洞,什麼也填不滿。

回到美國,所有的情緒都沈澱下來。再也沒有染香的等待和 e-mail,接下來的秋葉和冬雪,除了悽愴,再也沒有什麼。

這些來來往往,心思淺薄的小女生,撒潑著她們的青春,卻也只有青春而已。

她們缺乏染香真正的熱情,和那種濃郁的憂傷。

淡淡的揮發著辛辣苦澀的香氣,在他們的相愛中。

「我不好。」他開口,「沒有妳…是我不好。不要拒我於千里之外…」

「我沒有。」她有點詫異,有什麼不快的表示嗎?沒有吧?「四海之內皆兄弟。歡迎你來。」

只有她的溫柔沒有變。

那只是空空香水瓶子殘留的香氣。隱隱的,即將揮發殆盡。是不是冷氣太強?祥介的心裡有著悽楚的微寒。

染香只抬起頭微微笑著,給了他一杯熱騰騰的咖啡。氤氳白氣中,她的眼睛,仍然住著一個粼粼冰湖,自己卻沒有發現。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